【all八】看破 十八

 十七 十六  十五 (一八开车。。。)  十四 (一八副本。。。)   十三 (一八副本进行中)   十二 (一八副本上线)

 十一 (九八副本END)  十 (九八副本进行ING) 九  (九八副本上线)

 八  (二八副本结束)  七  (二八副本拉灯)  六 (二八副本继续中)  五  (二八副本开启)

 四  (副官副本结束) 三 (副官副本进行中)  二 (副官副本开启)  

 一   序


已经沦为奇幻版的 十八


  从有意识以来,血蛊一向认为自己可以很轻易的蛊惑人心。他躲在寄主内心的阴影里,慢慢的看着那些不可告人的秘密在那里凝结成一个胎芽,他小心的呵护着欲望的小兽,并看着它长成无法消除的巨大怪物。遇到适合的机会,血蛊就把这只怪物释放出去,看着它吞噬掉寄主最后的良善。那时,寄主的魂魄将会异常脆弱,血蛊会乘机扼杀寄主的魂魄,彻底地占有寄主的躯体。

  

  血蛊用这个办法生存了很多年,他更换人的肉体如同衣服一样随意,或许并不等肉体死去,只是厌倦了,他就开始物色下一个目标。

  

  男人,女人。

  

  孩子,青年。

  

  只要人类有欲望,就没有他杀不死的灵魂,没有他得不到的躯体。

  

  至到上一个寄主,血蛊遇到了意外。

  

  寄主的父亲竟然找来了一个道士,以女儿的永世沉睡为代价封印了血蛊,他被关在地下墓穴里,永无天日,只能在无尽的黑暗里挣扎,嘶吼,最终沉睡。

  

  时间过了百年,终于有人打开了那个墓穴。

  

  新鲜血液的味道如同一剂强心剂让血蛊苏醒,他在那具已经干瘪僵硬的女人身体里轻轻吐出些声响,引诱人触动了暗间的机关。当有人触摸到女人身体的同时,他终于可以抛弃原来的寄主,转移到新的躯体里生根下来。

  

  新的寄主是一个年青男子,叫做齐八,虽在壮年却异常虚弱,但并不影响他对这具年青肉体纯粹的吸引,他想完全占有它,至于他的灵魂,就如以前一样,让他消失好了。

  

  血蛊躲在齐八的背后,偷偷窥探着他的一切,终于在他看似平淡的内心里嗅到了一些不同的味道。

  

  生。

  

  齐八对于“生”有着常人难以企及的执念。

  

  血蛊笑了,只要知道了人类的欲望,他有的是办法让他屈服。不过在这之前,他需要这个躯体强健起来,最简单的方法就是用精血重筑。本来大量的新鲜血液异常难得,但他还真是小看了齐八的魅力,他只是略施小计,竟然就有人伸头脖子送上门来,至于肉欲嘛,就当是额外的利息好了,反正那些人类都乐在其中。

  

  齐八的身体一天天的变的健康,同时也沉溺于肉欲里无法自拔。

  

  血蛊在暗中窃笑,这便是他需要的效果。

  

  。。。。。。

  

  齐八轻轻拉下血蛊抚在他脖颈的手,把他拉到面前,打量着眼前的少年。不知道是血液滋养的原因还是灵魂同化的关系,面前的这个少年比起前几天又像了他几分,就是这越来越一样的外貌让齐八慢慢放松了警惕,开始听取血蛊的话语。齐八几乎要忘记了,这个看似少年的生物其实是一个已经生存了数百年的寄生怪物,他所说的每一句话,做的每一件事都是为了得到这具肉体。

  

  血蛊说:“什么事?”

  

  齐八说:“我知道你想做什么。”

  

  血蛊撇了撇嘴,满不在乎的回答:“那有如何?”

  

  齐八说:“我们之间需要一个了断。”

  

  血蛊哼笑一声:“过河拆桥?你也不想想,如果没有我,你那快要进棺材的身体能活过而立之年吗?”

  

  齐八的眼神暗了下来:“本来我还贪生,但现在才发现,比起被你控制,死亡倒也痛快。”

  

  血蛊说:“控制?真是笑话,不要把自己说的像是朵白莲花,难道那些欢爱你不享受吗?我可是看的清清楚楚,那些男人抚摸你的时候,你身体的欢愉可是骗不了人的。”

  

  齐八闭上眼睛,紧咬下唇,他知道血蛊说的是事实。血液的滋养让他现在的身体比出生起的任何时刻都要强健,他迷恋着这种感觉,所以每当身体出现不适的时候,他本能的去寻找可以供给他血液的人,先是小副官,再是二月红,解九。。。每次欢愉之后罪恶感不断累积,他总是告诫自己,这是最后一次,最后一次。。。但血蛊总会适时轻语,你舒服,他们快乐,这是双赢的事,何乐而不为?

  

  既然如此,那为什么不让一切继续下去?

  

  齐八照着做了,直到张启山出现。

  

  张启山的血液与他人不同,他的血液里似乎蕴含着更为强大的力量,这种力量让血蛊看到了希望,他可以利用张启山的力量让齐八的灵魂直接去死。

  

  这种想法让血蛊兴奋,他第一次控制住了齐八的身体去勾引张启山。张启山很轻易的入了局,心甘情愿的割开了自己的手腕。只可惜棋差一着满盘皆输,而最糟的是,齐八已经看穿了他的计划。这次齐八叫他出现显然是抱着同归于尽的决心。

  

  血蛊绝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他必须在齐八行动之前除掉他。血蛊脸上虚假的笑容瞬间消失,乘着齐八闭眼的功夫,他快速伸出双手紧紧掐着他的咽喉,并越来越紧:“你应该去死。”

  

  齐八没想到血蛊会突然发难,毫无防备中只能挣扎的去扯开血蛊的手:“要死也是我们一起,你休想占有我的身体。”

  

  “呵呵呵,我可是差点就成功了。张启山的血,可真是比其他人的都要热烈。。。”血蛊裂嘴笑出声,似乎又品尝到了那滚热血液的味道,但下一秒他眼露凶光,猩红的眼眸如同野兽:“都难那个二月红坏我好的好事。等得到你的身体后,我第一个就去吸干他全身的血液。”

  

  血蛊的手劲很大,不管齐八怎么挣扎都无法摆脱。齐八感觉思绪越来越飘渺,心中暗骂自己怎么没跟着二月红学一点防身的本事,如今折损在这里。正恼着,就感觉身体一轻,然后被重重的甩在地上。齐八咳嗽了几声,感觉咽喉好了些,全身剧痛想站又站不起来,只得蜷曲着身体低声呻吟。

  

  “你没事吧。”一个女声传来,清脆如铃。

  

  齐八睁眼看去,却见一个穿着淡蓝色衣衫的年轻姑娘正蹲在他身边,眼睛里透着担忧,见齐八睁眼,姑娘犹豫了一下,伸手去触摸他的额头,似乎是她有什么特殊的能力,在此之后,齐八就感觉身体的疼痛全部消失。

  

  “没,没事了。”齐八晃了晃脑袋,笑着说:“谢谢。”

  

  姑娘也笑了,伸手摘了一朵花在手里把玩。

  

  那是一朵曼珠沙华,与平时齐八看到的没有什么不同,只是花朵更大更鲜艳些,红色的花瓣弯曲垂下如同一把小伞,花柱从花瓣中伸出,闪着微光,像要把人的魂魄给吸引过去。齐八忙别过头去不想再看,但这一转头却让他心里一冷,他的周围铺天盖地的全是曼珠沙华,一朵连着一朵无边无际。齐八的嘴唇动了动,好半天才挤出几个字:“这是什么?”

  

  姑娘忙拉住齐八的手,用力拽了拽,说:“回魂回魂,别被这东西影响了。”

  

  齐八拽回手,微怒:“我为什么要听你的?你是谁?”

  

  姑娘听了脸上露出不悦的神色,伸手就向着齐八的前额用力拍过去:“齐家小子,出息了啊,连我都忘记了。”

  

  这姑娘看着细胳膊细腿,但力气极大,打的齐八的前额痛了半天,他倒吸了口气,抚着前额揉了又揉,眯着眼睛看了半天,确定没有见过,最后不得不小心的问:“我们见过?”

  

  姑娘点了点头,然后抬起衣袖在脸上滑过,如同川戏中变脸的绝技一般,露出另一张脸,那是一张苍老的脸,虽是满脸皱纹但美目依旧。

  

  齐八猛吸了一口气,张着嘴却不知道要说什么,因为他认识这个人,还极为熟悉。齐八狠狠的咽了咽口水,颤声问:“霍。。。霍奶奶??”

  

  霍奶奶秀眉一挑,衣袖一遮一放又恢复了年经的模样,说:“知道了?”

  

  齐八嗯了一声,小心的问:“霍奶奶,我们怎么在这的?”

  

  霍奶奶脸色微变,眼中失去了刚才的光彩,隔了好一会才悠悠开口:“这里是忘川。”

  

  齐八面色一变,说:“忘川河?我这是死了嘛?”

  

  霍奶奶摇摇头说:“暂时没有,刚才你很危险,我现在已经没有力量去帮你,无奈中只能才把你带到这里一避。”

  

  齐八一听笑了:“没想到霍家还有这种本事。。。不过此地不易久留,我们要快点回去才行。”

  

  霍奶奶说:“是你要回去,不是我?”

  

  齐八不明,问:“为什么?”

  

  霍奶奶轻轻叹了口气,手指向下指了指。

  

  齐八顺着手指向下看去。

  

  霍奶奶已经伸手拉起了裙摆,蓝色的裙摆在满地的曼珠沙华中晃了晃,曼珠沙华向着四周倾斜过去,露出了霍奶奶的双脚,她的脚上穿着一双绣花鞋,上面绣着鸳鸯戏水的图案,此时那对鸳鸯正在水里浸着。

  

  齐八忙向后退了两步,双脚踩倒了脚下的曼珠沙华,奇怪的是他的鞋云却是干的。

  

  霍奶奶放下裙摆,说:“你没事的。”

  

  齐八问:“这是怎么回事?”

  

  霍奶奶向着齐八走了两步,她的脚所踏之处,水如同盛开的花,从土里渗出,没过她的绣花鞋。

  

  齐八也试着走了两步,但不管他怎么移动,地面依旧是干的,没有半点水份:“这。。。这也太奇怪了吧。”

  

  霍奶奶看着像小孩子一样的齐八,说:“没什么奇怪的,因为你是未死之人,而我是将死之人。”

  

  齐八一愣,半天说不出话来。

  

  霍奶奶用脚尖轻轻拨了拨水,说:“这一片花海的下面是忘川河,我们现在其实是站在忘川河的上面。未死之人到不了忘川,只有故去的人才能进入。我的身体还存留有最后一口气,灵魂还没有完全归于地府,所以才会是现在这种状态。”

  

  齐八问:“您的病,真的没有办法医治了吗?我认识一个从海外留学归来的医生,学西医的,或许可以。。。”

  

  霍奶奶摇摇手,深深叹了口气说:“不用了。人老了,都会走到这一步的。”

  

  齐八听了不再说话,霍奶奶只是侧头看着远方,两人间突然沉默下来。

  

  不知从哪里传来一丝古琴的音,有人单拨一下琴弦然后哼唱出一个单音,在幽暗的空间里传的很远。

  

  霍奶奶一听,脸色一变,说:“时辰到了,我要走了。”

  

  齐八一时没明白过来,忙问:“去哪?”

  

  “笨啊。”霍奶奶伸手就准备向着齐八脑门再来一下。

  

  齐八忙闭眼躲着,但好半天那计爆栗也没到来,他睁开眼睛偷偷看去,就看到霍奶奶的手停在他的额前,眯着眼睛对他笑。齐八愣愣的看着,霍奶奶突然伸手勾住他的脖子,红唇轻轻的印在他的脸上,没等齐八回神,便紧紧的抱着他。

  

  霍奶奶把脸埋在齐八的怀里,闷声说:“你和你太爷爷真的好像。”

  

  齐八身体震了震。这话听起来,似乎是霍奶奶年经时与太爷爷有过一段旧情?霍奶奶年轻时的样貌上乘,加之霍家姑娘身上都带着一股英气,比起那些柔柔弱弱的小家碧玉肯定自有一番风情,相当吸引人。自家太爷爷被这么个姑娘吸引也不是没可能。只是齐家人娶妻不看貌不看财,看的是生辰八字,要够硬才能震的住齐家当家的八字,才能娶进门。霍奶奶的八字齐八是看过的,夏末下山虎也是霸道,配齐太爷爷的八字也成,可惜不知道当年发生了什么,霍奶奶并没有嫁进齐家,但这个老人却是以自己的方法保护着齐家的安全。想到这里,齐八抬起手,轻轻的拍在霍奶奶的背上,像是安抚一般,喃喃道:“谢谢。”他的这声道谢是对霍奶奶说的,对于齐家这个短命家族她在她的能力范围之内给予了太多的帮助,而现在,在这个女人将要离世时,他也只能给她如此单薄的慰藉。

  

  “好好活着,给你太爷爷留个念头,还有。。。”霍奶奶挣脱齐八的怀抱,她眼里带着泪,嘴角却是扬着的:“如果可以,帮帮霍家。。。”

  

  齐八口中的好字还没说出口,他看到霍奶奶突然弯腰捂住胸部,大口大口的吐出血,血落下与她脚边的水洼混合,形成一个漩涡,漩涡里伸出一只枯骨扯着霍奶奶的腿向下拉去。霍奶奶连尖叫声都未出,就被拉入水里。齐八本能的想伸手去拉,他的手在河水里盲目的寻找着,一无所获,正当他想抽身离开时,水里有什么东西抓住了他的手腕。那个东西的力量极大,齐八瞬间被他拉入水里。河水冰冷刺骨,齐八憋着气向上寻找离开的空洞,但那只手又扯住了他的脚踝,他低头看去,那个与他长的一样的怪物正双眼血红,裂着嘴向他笑。

  

  血蛊。

  

  齐八心里一惊,没想到这东西追他追到了忘川。

  

  血蛊一脸的得意,他挥了挥手,水里的怨灵从四周集聚而来,被泡的腐烂的手扯掉齐八的衣服,撕掉他的血肉,好填入已经腐烂的嘴里。

  

  齐八双脚用力的踩着血蛊的手,但那只手如同钉在他脚踝上一般,怎么也甩不掉。口中的氧气越来越稀薄,胸口的压迫感越来越重。齐八想,绕了一大圈,自己还是要死掉。

  

  一声巨响,水纹荡开,又有什么东西入了水。红光让阴暗的水面突然有了光亮,齐八努力睁开看,只看到一团燃烧的火球向他这边俯冲过来。

  

  怨灵看到火球如见到天敌一般,迅速放开手潜入幽暗的水里不见踪影。

  

  齐八顿时感到胸口轻松了不少。

  

  血蛊放开齐八,尖叫着冲向那团火球,火球瞬间吞噬了他。

  

  齐八看着火球潜入到自己的身下,重重一顶,他整个人被抛入空中,然后摔在花海里。齐八的身体被怨灵撕扯的全是血痕,想动也动不了,只得翻身坐起来,不断咳嗽,想要把肺里的液体全部排出。

  

  火球冲出忘川漂浮在半空,齐八眯着眼睛从火光的阴影里看出那似乎是一只四足的异兽。那异兽动了动脖子,嘴里叼着的东西甩到齐八面前。那是血蛊,被咬掉了双腿和一只手臂,剩下的躯干如同一个残破的玩具娃娃般随意的丢弃在地上。血蛊仅剩的一只眼睛不断的转动,看到齐八如同看到希望,他的脖子扭曲成一个人类无法办到的形状,对着齐八哀求:“救救我。。。求求你。。。”

  

  齐八想动却不能动。

  

  异兽从天而降,左前蹄踩进血蛊的躯体。

  

  血蛊惨叫出声,随即垂下头不知是死是活。

  

  异兽抬起头,金色的眼眸直直的看着齐八。

  

  齐八被这眼神震的无法行动,但奇怪的是他竟然没有半点惧怕,一人一兽就这么对视着。最终,齐八挣扎着站了起来,向着异兽走进了一步。

  

  “我们是不是在什么地方见过?”齐八站在异兽面前问。

  

  异兽没有动。

  

  齐八伸出手,手掌触到异兽的皮肤。冰冷的皮肤突然升起一阵火炎燃上他的手臂,接着包裹住他全身。

  

  四周的景色随着火炎开始破碎。

  

  齐八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坐在卧室的地上,一切就像是一场梦,他想起那只异兽,忙爬起来冲到镜子前面,扒开衣领,肩胛骨那里一片血红,像是一块初生的胎记。齐八伸出手,手指在那块胎记前停住,想去触碰,但突然失了勇气。

  

  屋外突然传来一阵脚步声,接着有人用力的敲声的门。

  

  “爷,八爷。”是小满的声音。

  

  齐八舔了舔唇,他不知道睡了多长时间,口腔里干的要死:“什么事?”

  

  “八爷,你终于醒了。”小满的声音里带着喜悦,但这份喜悦没有持续太长时候,他接着说:“出事了,爷,霍家奶奶。。。霍家奶奶,没了。”

  

  齐八手一抖,正压在那处新的胎记上,他身体一颤。

  

  痛。

  

  TBC



评论(37)
热度(56)
©搅基个铲铲啊 | Powered by LOFTER

想不完的脑洞,填不完的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