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八】看破 十九

十八 十七 十六  十五 (一八开车。。。)  十四 (一八副本。。。)   十三 (一八副本进行中)   十二 (一八副本上线)

 十一 (九八副本END)  十 (九八副本进行ING) 九  (九八副本上线)

 八  (二八副本结束)  七  (二八副本拉灯)  六 (二八副本继续中)  五  (二八副本开启)

 四  (副官副本结束) 三 (副官副本进行中)  二 (副官副本开启)  

 一   序


前面18章打包地址如下

链接  密码: tkak


19


  齐八匆匆梳洗之后,未急休息便出了门。

  

  门口停了一辆车,齐八认得是二月红家的那辆。

  

  小满正站在前门边和陈皮说些什么,看着齐八出来便八迎上来说:“八爷,陈皮说一会送我们去霍家。”

  

  陈皮绕过车子,小跑到齐八面前,说:“八爷,我师傅说,您这几天身体不适,不易累着,他让您先在府上稍做休息,等他园子里的事一了,便过来接您,到时一同过去。”

  

  齐八看着陈皮,一些时日不见,这小子的嘴皮子越发的利索,但这甜腻的话听着有些刺耳,于是反问:“我像是会昏倒的样子嘛?”

  

  陈皮的眼珠从上到下转了转,看着齐八的脸色比前几天刚送回来样子要好了许多,于是摇摇头。

  

  齐八说:“既然如此,那我先去。”

  

  小满急了:“八爷,您急什么?元宝蜡烛我还没备呢。”

  

  齐八打开车门:“我记得霍家临街就有一家香烛铺。”

  

  小满只得回去锁上门,跟着齐八钻进车。

  

  陈皮麻利的发动汽车向着霍家行驶而去。

  

  齐八坐在车后排,不如为何,窗外的光亮让他有一丝畏惧,于是便向小满身边靠了靠。

  

  小满扶了扶齐八的胳膊,开始倒豆子般说着这几天发生的事。

  

  齐八听着感觉有些虚幻,他现在的记忆混乱一片,根本不知道哪些是真哪些是假,便问:“我昏了几天?”

  

  小满想都没想,伸出右手五根手指:“五天。”

  

  陈皮在前面听了,接话道:“这五天可让二爷急死了。”

  

  小满附和着:“是啊,二爷几乎天天来,不过都让我给拦在外面。”

  

  陈皮接着说:“还好八爷您平安无事,否则二爷都准备硬闯了。”

  

  齐八想起了几天前二月红送他回来时的表情,起了一丝愧意,轻轻哦了一声,然后问:“还有谁来过?”

  

  小满说:“五爷,九爷都来过。。。倒是佛爷没见着人,连着副官也没看见。”

  

  想起张启山,齐八身体颤了下,恐惧夹杂着绝望紧紧包裹着他,锁骨前的那块红色胎记突然热起来,像是燃了一把火,迅速烧遍全身。忘川边的记忆扑天盖地而来,他看见那只不知道叫什么的异兽把血蛊甩在地面上,看着血蛊向他伸出手。。。

  

  小满看着齐八突然惨白的脸,忙扶着他问:“爷,您怎么了?”

  

  齐八吸了口冷气,缓了缓神才微怒道:“你们俩叽叽咋咋的吵的我头痛。”

  

  小满向着后视镜里的陈皮撇了撇嘴,便不再说话。

  

  车一路开到霍家门前停下。

  

  小满麻利的下车去帮着齐八开车门,末了还伸手想去扶齐八一下。

  

  齐八抬头瞪了小满一眼,道:“快去买东西。”

  

  小满应了便向着临街的香烛铺跑。

  

  陈皮麻利的接了小满的班,站在门边侯着齐八。

  

  齐八挥开陈皮伸过来的手:“去接你师傅去。”说完拢了拢脖间的围巾下了车。等着陈皮的车开的没了影,齐八才深吸了一口气,迈开腿向霍家大门走。步子有些浮,但还算稳,他哪怕是再虚弱,也不想让这些人面前示弱。

  

  霍家的门房认得齐八,老远便迎了上来把他往厅里领。

  

  齐八还未进客厅,就看到一个青衣老者急匆匆的从厅里向外走,而霍家管家霍威在后面紧跟着。

  

  这个老者齐八认得,也算是他的同行,在长沙南门边摆摊算命看风水的谢知命。

  

  谢知命看着老态龙钟的样,平时走路一步三晃,总感觉再走一步他就能这么倒下去,但此时却是健步如飞,走的飞快,他看到齐八像是看到救星一般,忙回头对霍威说:“霍管家,不是老生我不帮,是我真没那本事。你看齐八爷到了,要说这长沙城里哪个风水先生最好,那当然要属这齐门八爷了。”说着便扯过齐八的衣袖,把他往霍威身边推。

  

  齐八一个踉跄差点摔倒,霍威忙伸手扶去,谢知命乘机溜出大门,门房连拉带拽都没扯回来。

  

  霍威无奈的笑了笑,问:“八爷,您没事吧。”

  

  齐八稳住身体问霍威:“哟,霍管家,二爷还没到,你们这唱哪出戏?”

  

  霍威皱着眉:“真是奇了,这已经是第七个风水先生,却没一个人愿意给老夫人批殃榜的。”

  

  批殃榜。

  

  古时人死之后,其家人便会找来风水先生根据死者的生卒年月择日择时安排具体的出殡下葬时间,叫做批殃榜。霍家乃是长沙城大户,霍奶奶寿终正寝,这批殃的红包肯定少不了,按理说应该是个十年难见的大美差,谢知命和前几个风水先生怎么会跑的这么快?

  

  齐八问:“那真是奇了,他们来了就走的?”

  

  霍威说:“看了八字后走的。”

  

  齐八忙说:“把霍奶奶的生卒八字给我看看。”

  

  霍威说:“老夫人的生辰八字,八爷您是知道的。。。她老人家是天午时三刻走的。”

  

  齐八掐指一算,立即明白此中原因,霍奶奶的生卒时辰相互犯冲,若批此榜,怕是要折批榜人的阳寿,怪不得那些风水先生跑的如此之快。

  

  霍威看到齐八的脸色有变,忙问:“八爷,老夫人的生卒八字有什么问题吗?”

  

  齐八叹了口气,说:“何止是有问题,而且是天大问题。”

  

  霍威问:“那八爷可有什么破解之法?”

  

  齐八问:“现在霍家何主事?”

  

  霍威说:“我家大爷。”

  

  霍家与平常人家不同,族长之位一向是传女不传男,而且霍奶奶生有四个子女,二男二女,也并不是没有继续人,怎么会是霍奶奶的长子做主?

  

  齐八疑惑的问:“怎么会是他?”

  

  霍威是霍家老仆,从小跟着霍奶奶很是忠心,这霍家里面的事他也是知道大半,前院仆人来来往往布置庭院,实在不是说话的地,于是说:“八爷,我们一边说话。”

  

  齐八点点头,跟着霍威往内院走。

  

  霍奶奶有四个子女,长子霍如风,长女霍如花,次女霍如雪,次子霍如月。霍家家族规定,族长之位只能传给女子,但霍奶奶的两个女儿空有野心,没有实力,实在撑不起霍家的门脸,倒是长子能力不凡把家族外部生意照顾的井井有条,还乘着战乱给霍家新开了不少业务,赚足了银两,让霍奶奶很是满意,但家族规矩在那,她想改也改不了。前段时间霍奶奶身体不好,这家族里的事索性就放手先让长子照应。有着霍奶奶撑腰,族里人自然不好说什么,但也会劝霍奶奶早点立继承人,省得以后闹腾,可她一直挂念着在欧洲留学的次子,想等着他回来再定,可惜终没有等到那天。

  

  霍威说:“八爷,霍家里的事想必您也从老夫人那里听了些,老夫人怎么都要等我家四爷回来,上半年便去了信,我家四爷也回信说明年开春就带着夫人小姐回来。。。”

  

  齐八问:“霍奶奶为什么非要等四爷回来?”

  

  霍威眼光一闪,左右看了看,确认了周边无人,才附在齐八耳边轻说:“我听老夫人的意思要跳过老爷夫人这辈,直接在孙女辈里选继承人。”

  

  齐八吸了一口气,四兄妹正值壮年,这跳辈选择不添乱嘛,忙问:“这事还有谁知道?”

  

  霍威摇摇头说:“这事老夫人没对其他人说过,我也是从她平时说的话里猜的。”

  

  齐八沉默了一会,想来想去没有头绪,刚想再问,便看到有两个女仆捧着白绢准备布置灵堂,于是挥了挥手说:“先不说了,先带我去见大爷。”

  

  霍威点点头,做了请的动作:“八爷,请随我来。”说着引着齐八向霍如风住的小院走。

  

  齐八想起奈河边霍奶奶临走前说的那句话,抬头看了看天,这恩情啊,终归要还的。

  

  TBC





评论(32)
热度(57)
©搅基个铲铲啊 | Powered by LOFTER

想不完的脑洞,填不完的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