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越/AU】烙印 04 (维多利亚时代背景下的英伦悲歌)

  04 


 

  舞会很成功。

 


 

  陵越可以从来宾们碰撞香槟的频率和他们脸上洋溢的笑容中看出来,但是与尽情享受美食的来宾们不同,他则过的无比煎熬。

 


 

  一曲华尔兹结束,陵越牵着某个伯爵家的小姐走到舞池边,带着歉意的在她的耳边轻语,对于他刚才在舞蹈中险些踩到她的脚而抱歉。伯爵小姐抽出丝扇遮住了半边脸,晃了晃,示意不要紧,随后便跟着自己的好友去一边聊天了。这种舞会进行到后半的时候,大多数人都不太会关注主人,反正大家基本都认识,贵妇小姐们各自组成圈子聊天,而先生少爷们则会找个小房间一边抽着上好古巴雪茄,一边围坐一圈,玩几局有着丰厚奖品的牌类游戏。

 


 

  陵越顺手从身边路过的男仆手中的托盘里端起一杯香槟,一饮而尽,他松了口气,无声的走出大厅。陵越穿过大厅,向着后庭的一个走廊走去,走廊的尽头有一个小休息室,因为位置有点偏,所以知道的人不多。

 


 

  打开门,休息室里烛火摇曳。

 


 

  为了让庄园在黑夜里看起来更为壮观,白福早点令人把庄园里所有房间里的蜡烛点亮,这到省了陵越在黑暗里摸黑点灯的麻烦。

 


 

  陵越靠在沙发上,扯开领结,顺手丢在一边,闭目养神。

 


 

  门轻轻打开,又合上。

 


 

  以为是玉泱进来送水,陵越说:“放在门边的矮桌上就行。”但是他没有听到门再次开启的声音,只听到一声短促的“吧嗒”声。

 


 

  门被锁上了。

 


 

  陵越睁开眼睛,却看到百里屠苏背靠着门站在那里,手刚从门锁上松开,脸上又是那天晚上的表情。

 


 

  “你进来干什么?”陵越不悦的问,他今天很累,实在没有力气和屠苏纠缠。

 


 

  “当然是进来干你。”百里屠苏回答。

 


 

  陵越被屠苏直白的回答惊的无言以对,他张着嘴,却不知道说什么,半天,才咬着牙说:“出去。”

 


 

  屠苏笑了,伸手去掐蜡烛的火芯。

 


 

  房间里顿时黑下来。

 

----------------

      不好意思,因为某些原因,不可描述部分先撤了, 如需要,请留邮箱。

----------------

 

  片刻后,屠苏开门进来,一只夹着一瓶红酒两支高脚杯,一手捧着一套干净的衣物,他看着陵越说:“换上。”

 


 

  陵越接过,认出是自己的衣物,便问:“你从哪里拿的?”

 


 

  屠苏耸耸肩膀,回答:“刚才放在门外的。”

 


 

  陵越想起那三声敲门声。

 


 

  屠苏走到陵越身边,凑到他的颈边吸了吸,然后深深的叹了气,似乎面前是一道色香味俱全的佳肴,却无法下口。

 


 

  陵越着看屠苏的表情,学着样也抬起衣袖闻了闻,一股着须后水夹杂着情欲的味道扑面而来。陵越脸色发青,如果被那些八卦的贵妇闻到了他身夹带着的味道,他简直不敢想象在这个小城里会平添多少相关于他的风流韵事。

 


 

  屠苏舔了舔嘴唇,放下玻璃杯,在杯子里倒上红酒。

 


 

  “其实,也不是没有办法。”

 


 

  “你有什么办法?”陵越忙问。

 


 

  屠苏笑着没说话,端起酒杯喝了一口酒,扯过敞开的陵越衣领,把他拽到身边,在他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咬上了陵越的唇,陵越吃痛,微微张开嘴,屠苏的舌如同一条鱼直接就滑了过去,带过去的,还有口中带着温度的红色液体。

 


 

  陵越推开屠苏,咽下红酒,喘着气。

 


 

  “我是在帮你。”屠苏说着,拿起酒杯向着陵越身上淋去。

 


 

  红色漾开,酒香四溢。 

 


 

  “你。。。”陵越有点恼怒的扯开衬衫。

 


 

  屠苏靠在一边,看着陵越拿着干布用力的擦拭着自己的身体,说:“醉了酒和干过头,你觉得哪个更好点?”

 


 

  陵越停下手, 似乎明白了屠苏的意思,他停止擦拭身上残留的酒渍,换上了新衬衫。被太阳暴晒过的干净衬衫透着的皂香,混着酒气倒是把其他的味道遮盖的干净。目前为止,也只能用这个办法蒙混过去。

 


 

  屠苏解下那件已经被红酒粘湿的衬衫上的袖扣,他托起陵越的手,把袖口的褶皱抹平,扣上袖扣。

 


 

  陵越收回手,让屠苏流连在他手背上的手指空悬在那里,接着推门而出。

 


 

  后面的事情如同屠苏预料的一样,在陵越站在门廊下送客的时候,许多贵妇们用扇子遮住嘴唇,凑陵越的耳边轻声嘱咐他要小心身体,饮酒伤身。陵越微笑着把最后一位男爵夫妇送上马车,转身便看到屠苏正与芙蕖站在一起,他小心的弯下身,托起她的手,轻轻吻了上去。芙蕖微微一笑,眼里全是甜蜜。

 


 

  陵越皱眉,不动声色的让玉泱提醒屠苏离开。

 


 

  屠苏接过玉泱递过来的大衣,穿上。他站在廊下等待马车,陵越站在一边,两人都面对着庄园夜景,一时无言。一阵风过,陵越身上的酒气引的他心痒,于是他问:“少恭呢?”

 


 

  “欧阳先生找不到您,就先回去了。”玉泱在一边代替陵越回答。

 


 

  “哦。。。”

 


 

  看到陵越没有开口,屠苏也失了说话的兴致,倒是玉泱在一边接着说:“由于您的马车已经离开,主人吩咐让庄园的马车送您回去。”

 


 

  “那真是感谢子爵大人。。。”

 


 

  屠苏还想说什么,一辆小型马车已经停在了他的面前。

 


 

  玉泱打开门,屠苏坐了上去,马车载着他离去。

 


 

  陵越站在那里,直至马车融入黑暗之中。

 


 

TBC

 


 


评论(6)
热度(20)
©搅基个铲铲啊 | Powered by LOFTER

想不完的脑洞,填不完的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