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越】(生子)十 年 35

忘记前面也忘记后面的 35 章


  黑色的沙石旋风中探出一只苍白的手,接着一个白衣男子从沙石旋风里跨出。白衣人站在阳光下舒展了一下身体,然后从腰间抽出一本连封面都没有的破书,呼啦啦的翻到某页,无血色的手指划动在纸页上,当他确认了某个信息之后,便把那本破书向后摔到风洞里,接着旋风“啪”的一声消失不见。


  白衣人看了看四周,发现玄古居外现在并没有人后,便背着手走向内屋。 


  内屋里很安静,白衣人就这么晃晃悠悠的走到陵越的床边停下,向着床的四周仔仔细细看了又看,在确认这房间里竟然没有任何防措施之后,白衣人几乎不相信自己居然也会有这么好的运气。既然天时,地利都有,那他没理由不来人和凑个锦上添花。白衣人伸出他那只皮包骨的右手,那手白的几乎不像是人类所能拥有的颜色。那只手绷住了劲,向着躺着的陵越就伸了过去。但这只手没有落下,或者说没办法落下,一道黑色的气如线般直接拉住他的手腕,控制了他的行动。


  白衣人紧皱眉头,他想看看到底是什么人有胆子可以阻止他的行动。但控制黑气的人几乎没有给他回头的时间,在白衣人转头的那一刹那,一股杀气迅速从那团黑气中透出,拉着他被制住的手腕向后拖去。白衣人没有惊叫,反而很冷惊的伸出左手,手指并拢如刀,直接斩断那股气丝。


  “没想到,你还有点本事。”后面有声音传来,懒散中带着一丝漫不经心。白衣人拍拍衣上的灰尘转过身去,看到一个年轻人正靠着门框,站在那里张着嘴,等着他长长的一个哈欠打完,慢悠悠却一字一句的说:“打扰我睡觉的人。。。都的死。”


  白衣人的目光在那人身上来回扫了几眼,便看穿了那人一直隐藏的身份:“没想到在这里能碰到只地狼。”


  二狗子手一挥,眼露凶光:“知道我是地狼还不快点滚?”


  白衣人怪笑出声:“谁滚。。。还不一定。。。”


  “是吗?”二狗子话音未落,右手握成爪状,出奇不意的向白衣人扑了过去。


  白衣人抬眼看了,并未躲避,他抬起手臂,轻轻松松的防住了二狗子的攻击。一时间,二狗子和白衣人隔着一条手臂,冷冷的对视。二狗子用力,压着白衣人的手臂向着他的胸口靠过去,就在离白衣人胸口还有一寸距离的时候,二狗子右手指甲瞬间变长,如同锋利的匕首直接刺向白衣人的胸口。白衣人见防御不急,只得卸力向后跳去,但还是被二狗子的利爪撕破了胸口的衣服。


  二狗子看着明明刺的很深,但却没有流血的白衣人, 使把指尖伸到鼻下闻了闻,一股充满着烟灰和死亡的味道让二狗子的脸上明显露出不可思议的神情。


  “浑身腐朽的味道。。。”二狗子放下手,侧头看了看屋外刺眼的正午阳光,问:“你是鬼差?”


  “不才,在下正是一名鬼差。”白衣人与二狗子对视,非但没有一点慌张的神色,竟然还像模像样的作了一礼。


  二狗子知道这白衣人绝对没有他样子那般赢弱好对付,双手握拳,骨骼啪啪作声,看来,又是一场拆房子的硬仗。


  鬼差早就听说地狼不好惹,这种妖物本来攻击力就极强,发起狠来更是六亲不认,他没傻到先冲送死,也不先动手,两人就这么僵持着,耐心的等待对方先露出破绽。


  屋外日晷上的影子慢慢的移动着,当石针的影子刚过午时的刻度的时候,有人推开了院子的门。


  二狗子直盯着鬼差,并没有看院门。


  而鬼差则偏了偏头,像是看到了什么后,突然发力向着院门方向狂奔过去。


  二狗子暗骂一声,紧跟着鬼差奔向院门。


  明绝捧着几床干净的被单进了院子,他拿的被单多了些,遮住了视线,并没有看到向他冲过来的鬼差。


  眼看着明绝就要着了鬼差的道,二狗子大叫提醒:“小心。”


  明绝一愣,立即感觉有一股阴寒之气扑面而来。


  本能的,明绝在鬼差扑过来的那一刹那,快速的抱头蹲下。


  白色的床单扬在半空,迎风展开,直接隐去了鬼差的身影。


  二狗子没管鬼差,先把明绝扯到一边。


  “那。。。那人是谁?”明绝站在二狗子的身后,紧张的问。


  “索命的鬼差。”二狗子回答。


  “什么?那东西不是太阳下山后才会出现吗?”明绝脸色苍白。


  “也不一定。”二狗子眼睛紧盯着前方:“我听说有的鬼差拥有强大的力量,可以白天出现。”


  现在发生的事情已经超越了明绝本来的认知,他看了看正午明媚的阳光,倒吸了一口气:“能在正午出来的差鬼,得有多强大!”


  二狗子听了没有回答,算是默认了。


  此时不知从哪里吹来一阵大风,把快要落地的床单重新卷到空中,床单在翻滚,可是却听不到任何声音,这异与常理的情况,让气氛变得异常诡异。


  二狗子紧紧皱眉,冷冷道:“滚。。。”


  明绝愣住,不知道说的是不是自己,便转头看向二狗子。只见二狗子瞳孔泛着红光,一股子妖气从他的身体里快速的溢出,如同潮水。明绝被这股子妖子吓到,瞳孔缩小,牙齿不停的打颤,努力吐出几个字:“怎么。。。滚。。。”


  二狗子不语,一掌飞出,明绝就感觉着腹部一阵钻心的痛,身体便向后飞去,等着飞到玄古居院外,才被一棵树给档下来。明绝挂在树枝之上,看着一团黑红色的妖气从二狗子所站的位置四散开来,把玄古居紧紧包围。


  得去找救兵。


  这个道理明绝明白,但是里屠苏与悦灵下了幽冥地府,雀阴和陵端去了昆仑迷境,他所知道的厉害角色全都不在天墉城,找谁去?猛然想起自家师傅 ,虽不靠谱,但现在也只能去找她了。明绝解开外衫从树枝上跳下,向着大殿飞奔而去。


  二狗子感觉着明绝的气息越来越远,嘿嘿笑出声。


  结界包围着整个玄古居,让这个空间里变的异常诡异。日光泯灭,重力失常,空气成为红色的半固态可见体,附着在床单上,床单吃重,直接掉在地上。


  看着鬼差终于从最后的一张床单后走出来,二狗子的嘴角快要裂到耳根,他尽情释放着被压抑很久的妖气,低沉着说:“欢迎来到‘血池炼狱’。”


TBC

评论(12)
热度(45)
©搅基个铲铲啊 | Powered by LOFTER

想不完的脑洞,填不完的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