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越/AU】烙印 05

5


  百里屠苏再一次拜访陵宅是在八月里的一个午后。


  轻敲雕着藤蔓与花朵的实木大门,不一会一个年轻的男仆走来为屠苏打开了门。


  “百里先生为何而来?”男仆异常礼貌的寻问屠苏的来意。


   屠苏认识这个男仆,名叫玉泱,便回答:“上次芙蕖小姐托我去寻找某样东西,现在找到了,便给她送来。”


  玉泱的眼神里露出一丝意外,似乎是猜错了他的来意,不过他还是很有礼貌的带着屠苏先到会客室稍做等待,便去通知巽芳姨。


  屠苏并没有坐下,他看着玉泱离开后,打开了会客室的门。刚才进门的时候,屠苏就听到有人在弹钢琴,流畅的音符如同两个小精灵在这座古老大宅的空旷空间里肆意追逐玩闹,轻快的调子让屠苏轻笑出声,不自觉的寻着音乐而去。


  穿过一条走廊,屠苏找到了那间忘记关门的琴室。


  八月午后的阳光透过被风吹起的白色窗纱,照在钢琴的一角,陵越背对着门坐在那里,衬衫的袖子卷到关节,手指在琴键上肆意滑动着。


  屠苏走进琴室,地上铺着的上好的波斯地毯吸走了足音,让他的步子静谧无声。右手的矮桌上放着一本曲谱,夹着一支铅笔放在那里。屠苏停下脚步,拿起翻看,铅笑夹着的那页所写的正是陵越现在所演奏的曲子,在五线谱下方的空白处,写着相应的歌词,可能是写的并不满意,歌句被陵越涂改了数次,最后可能改的烦了,索性全部划掉,随手丢在矮桌上。听少恭说过,原来陵越是在维也纳深造音乐,屠苏本以为陵越只是像着寻常的贵族子弟在继承家族事业之前花点钱渡个金,好以后成为宴会里的谈资,却没想到陵越是真学了些东西。


  突然间音乐停止,屠苏以为自己不请而入的行为被主人发现,正想着要说些什么圆场,却看到陵越坐在琴凳上,看着窗外的天空发了一会呆,然后轻轻叹了口气,又一次奏起那段曲子。屠苏犹豫了一下,但还是在前奏结束后跟着音乐哼唱起来,歌词还是以陵越先写的为主,他自己更改了一些,让前后更为连贯。


  陵越听到琴房里传出其他人的声音,先是愣了一下,侧头望去,却看到走到钢琴边,依琴而立的屠苏向他做了一个手势,示意他继续弹下去。


  这次陵越所做的歌剧名为《夏日幻想》,描写了一个贵族小姐爱上贫苦少年,不顾家族的反对与之私奔,却被少年无情抛弃,最后自杀的悲剧故事。本来这种情节的作品并不是陵越所擅长,他之所以写这样一部戏完全是为了他在求学期间所认识,后来关系很好的一位女歌者。这位被大众看好的女歌者一直在二线徘徊,缺一部脍炙人口代表作上位,于是便拜托陵越帮忙。陵越答应后便开始撰写大纲,因为是专门为女歌者量身定作的歌剧,所以情节全是为了烘托女主而设定,当时大纲写的还算顺利,但在真正填词时,陵越才发现自己完全无法写出那种陷入其中,对爱情充满幻想的小女生的微妙心境,想着问问芙蕖吧,又拉不下这个面子,正郁闷着呢,屠苏来了。


  屠苏口齿伶俐,满腹的甜言蜜语正是合了这个角色,加之他的嗓音清澈,低吟时像是一位情人在耳朵边轻轻私语:“哦。。。我臂弯中的,美丽的爱人。。。”


  屠苏哼完最后一支音,陵越的手也离开了琴键,虽然音乐已经结束,而琴室里似乎还留有两人配合的残音。


  陵越抬头看着屠苏,脸颊因为兴奋而略显潮红:“没想到你的声线那么好。”


  屠苏笑了,把曲谱递还给陵越:“小时候跟着老师学过一点。”


  陵越接过曲谱打开,回忆起刚才屠苏的唱词,一一记录着,随口问:“那怎么不继续学?你真的很有天赋。”


  屠苏听了,愣了一下,似乎在思考着要怎么回答,过了半晌才悠悠开口:“当时学声乐完全是父亲喜欢附庸风雅,想在他几个老兄弟面前显摆,就非让我去学音乐,但是可悲的发现他儿子并不是什么学习音乐的料。很不甘心的准备放弃时,却意外的发现我嗓音倒不错,便请了老师来教,那阵子的确学了不少东西。。。可惜后来父亲去世,家到中落,便作罢了。”


  陵越第一次听到屠苏说起自己家中的事,一时不知道要怎么接下去,只得机械的书写着刚才的歌词。正写着,屠苏凑到他身边,扶着他的肩膀,伏身向前指着一段歌词,轻语:“这里。。。改成‘夜半’更为好点。”温湿的空气窜入陵越的耳廓,让他的指尖一阵发麻,忙转头看去,却看到屠苏的嘴唇几乎要贴上自己的面颊。陵越下意识的向后仰去,动作太急,一时无法掌握平衡,差点摔倒。屠苏扶着陵越肩膀的手快速下移支撑起他的身体,在陵越还未反应过来时,便吻了过去。


  屠苏的牙齿一点一点的轻咬着陵越的嘴唇,似乎在品尝着上好的甜点,陵越似乎都可以感觉到屠苏口腔里挥之不去的奶油的味道。屠苏的手从陵越的后背处慢慢向前,轻轻划开他的衣领领节,解开扣子,手指在锁骨处肆意流连。


  微风轻抚,阳光向前探了探,连着空气都无比灼热。


  “哥哥。。。”


  芙蕖的声音在大厅里触不及防的响起,如同一声惊雷,惊醒了意乱情迷的陵越,他猛然推开屠苏,一边用手背狠狠的擦拭着嘴唇,一边整理着散乱的衣领,慌忙回应。


  接着,便听到芙蕖的脚步声由远而近,“嘭”的一声推开门,芙蕖急切的问道:“哥哥,你有看到。。。”话没说完,她的目光便扫到了百里屠苏,一时红了脸,立即收了大步,缓缓走到屠苏面前,轻声细语:“百里先生。。。”


  “芙蕖小姐。”看着芙蕖前后的两种反应,屠苏笑了。


  芙蕖拉着屠苏的手,急切的问:“东西找到了?”


  “怎么这么没规矩。”看到芙蕖的样子,陵越微微皱眉,轻声责备。


  芙蕖转头向着陵越做了一个鬼脸, 猛然发现了什么,便问:“哥哥,你的脸很红。。。现在天气很热吗?”


  陵越愣了一下,似乎想起了刚才发生的事情,脸更加红了。


  屠苏忙把话头给引了过去:“芙蕖小姐,您的东西我找到了。”


  芙蕖立即被屠苏的这句话吸引过去,也管不到陵越的脸是红是白,扯着屠苏的手左右摇摆:“真的?真的?快点给我。”


  屠苏做了一个手势,示意芙蕖不要着急,便从身后不知道哪里抽出一只精致的檀香木盒子,双手递给芙蕖。芙蕖看到木盒,眼睛里闪着光,她忙接过木盒,轻轻打开,然后深深吸了口凉气。


  陵越看着芙蕖那种被吸了魂魄的样子,也好奇盒中之物,便也凑过去看。只见细长的檀香木盒子里放着一把精致的折扇。芙蕖轻轻的拿出折扇,把木盒塞到陵越手中,忙不迭的打开扇子,就听到清脆的一声响,折扇应响而开,一朵艳丽的荷花也开放在众人面前。这把扇子以乌木为扇骨,表以画上精美荷花图案的真丝扇面,只是轻轻摇动,便有荷花清香四溢散开,这古色古香的扇子倒是很合芙蕖的清雅气质,怪不得她会如此期待。


  芙蕖看的入了神,不竟赞道:“真美啊。”


  “嗯,是很漂亮。”陵越也在一边附和,然后像想起什么,说着:“价格应该不便宜吧。”


  芙蕖一双大眼睛忽闪忽闪的看着陵越又看看屠苏,猛然收了折扇,扇子的尖端轻触左耳,然后向着两人行了个礼,仪态万千的退出了琴室。


  贵族小姐们经常出入各种社交场合,挨着身份又不能接触过多的男性,于是她们手中拿的扇子也渐渐形成了各种衍生语言,像是刚才芙蕖的动作,应该是“别跟着我。”


  “这个家伙。。。”陵越轻笑,对于这个妹妹他简直没有办法管教。轻叹一口气,却还发现手里还握着那个檀木盒。木盒制作精美,上面雕刻的鸟兽羽羽如生, 一看也是上品。陵越刚想盖上盒盖一会给芙蕖送去,便听到屠苏带着一丝戏谑的声音在一边响起:“你不再看看?”


  盒子里已经空了,陵越便摇了摇,听到盒子里还有轻微的声音,显然还有个暗格。陵越的手指摸向盒内,发现木盒的底板可以轻微的移动,再仔细研究会, 陵越直接把木盒的底给卸了下来。有什么东西在木盒分离的时掉落出来,陵越忙接住,摊开手掌,掌心里安静的躺着一把钥匙。


  这把钥匙陵越见过, 它可以开启教堂边那座私宅的大门。


  陵越忙抬头,琴室里已无人,就像屠苏未曾出现过一样。


  TBC  


评论(3)
热度(25)
©搅基个铲铲啊 | Powered by LOFTER

想不完的脑洞,填不完的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