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诚/AU】彼方之月 004

001    002    003


这章有点水,歌词占了一大半。

这两天被阿呆的hello洗脑了。


004


  阿诚接到梁仲春的那通电话时,正在公司的地下车库里停车。地下二层的信号一向不好,听着梁仲春的声音如同幽灵,断断续续,只听到“好消息,坏消息”几个词。


  好事,坏事这种选择题,阿诚已经做过了很多了,他都快麻木了,也不急,便等着电梯到了公司所在梯层,出了电梯后才把电话给播了回去。


  梁仲春接着电话,便说:“小优的医疗费用,有人赞助了。”


  阿诚听了,忙问:“什么情况。”


  梁仲春说:“明氏名下的基金会定向认捐。”


  阿诚问:“明楼做的?小优的事?”


  梁仲春说:“以你对他的了解,你感觉呢。”


  以明楼谨慎的个性,他在做事前一定会把那人的十八代祖坟在哪冒烟都能调查清楚,就不要说小优这孩子了,不过还好自己小心,当初在小优出生时让梁仲春在出生证明上作了手脚,也不怕他去查。只是这人情,要怎么还?


  阿诚揉了揉太阳穴:“我知道了。”


  梁仲春似乎猜到了阿诚的心思:“人情的事,不要想了,改天买点水果,茶叶,我们带着小优去明家别墅坐坐,我也好见见明镜大。。。”


  还没等梁仲春说完,阿诚就挂了他电话,这人永远都那么靠谱。


  挂了电话,阿诚靠在椅背上,仰面看着天花板。


  办公室里,有人正在放着歌曲。。。


  ”。。。


  Hello, can you hear me  嘿 你在听吗


  I'm in California dreaming about who we used to be 我会梦到从前 美好的加州 美好的我们

  When we were younger and free 当时那么年轻 向往自由的我们


  I've forgotten how it felt before the world fell at our feet 我都快要忘了 但现实却让一切重现眼前


  There's such a difference between us 我们之间的差距愈见明显


  And a million miles 有如天差地别


  Hello from the other side 我还是想打给你 即使相隔天边


  I must've called a thousand times to tell you 即使打上千遍万遍我也想给你来电


  I'm sorry, for everything that I've done 对我从前所有的一切 说声抱歉


  But when I call you never seem to be home 但似乎我每次来电 都是忙音不断 没人接


  Hello from the outside 但这相隔千里的来电


  At least I can say that I've tried to tell you 至少能让我不留遗憾 告诉你我的想念


  I'm sorry, for breaking your heart 我想说我伤了你的心 真的很抱歉


  But it don't matter, it clearly doesn't tear you apart anymore 但也许值得庆幸的是 不会再有人让你悲痛欲绝


  。。。“


  阿诚听着差点从椅子上掉下来,他起手机向着门外走,耳边那个女人低哑的声音在风中喧嚣,最后被隔绝在玻璃门的那边。


  阿诚一直记得明楼的私人手机号码,那些个早已从手机里删除,却无法从脑海中删除的11位数字,他一个数字一个数字的输入,最后按下了接通键,他此刻多么希望可以听到机械般的女声“您所拨打的电话是空号”,但那一声又一声的长音,无时无刻的不再提醒他对方号码状态正常。阿诚几乎可以听到心脏因为紧张而快速跳动的声音,他的手指悬在“挂机”键上,正准备落下,手机那么嘀一声,电话接通了。


  “您好。请问哪位?”明楼的声音清晰的从听筒另一边传出。


  阿诚张着唇,却不知道要说什么,只是末了,微微的发出一声叹息。


  “阿诚。”明楼没有疑问,肯定的叫出这个名字。


  阿诚发现自己还眷恋着这个声音,只是这简单的两个字,便足以让他丢盔弃甲。


  “大哥。。。”阿诚闭了闭眼睛,说:“小优的事,谢谢。”


  “小优是个可爱的孩子。”明楼说:“真看不出他会是梁仲春的女儿。”


  明楼在套话,阿诚知道,但他并不准备告诉他些什么,只是回答:“我代小优谢谢你。”  


  电话那边,明楼笑了,沉默了一会,说:“只有一句谢谢吗?”


  阿诚转过头去,看着窗外飞鸟划过的晴空,白云朵朵,突然感觉心情很好,他是不是应该约明楼出来,找家像样的餐厅,当面感谢?心里盘算着时间,地点,刚想开口邀请,便听到电话那边,有个女声响起:“师兄,快点走吧,我父亲要等的急了。”


  阿诚心里突然有阵无名火把刚才的好心情烧的干净,他对着明楼说:“只有一句谢谢。”未等明楼回答,便挂了电话。


  阿诚烦躁的抓了抓头发,真该死,他怎么忘记还有汪曼春。


  

TBC



评论(12)
热度(26)
©搅基个铲铲啊 | Powered by LOFTER

想不完的脑洞,填不完的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