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越】(生子)十 年 38 全文完

写了两年,终填坑的38


  悦灵醒来的时候,天已经亮了。他动了动手指,感觉身体很重,缓了好半天,才撑着床沿慢慢坐起来。


  窗外,几只小鸟从远处飞来落在树上,嬉闹了一会,才离去。嫩绿的叶子从刚才小鸟嬉闹的枝上飘下,还未落地便被风吹去视野之外。


  悦灵看着窗外树枝上新抽的嫩芽,估摸着已经到春天了?


  门外传来轻微的脚步声,接着门被轻轻推开。


  悦灵传过头去看,来人穿着淡紫色的衣袍,很是眼熟,但就是记不起来。于是,悦灵问:“你是谁?”


  那个人听到悦灵的声音,猛然一抬头,眼睛大睁。


  悦灵看着如同被施了定身法术的小道士,略为不奈的说:“问你呢,小道士。”


  小道士向后退了一步,转身就向外面跑,边跑还边大叫:“师傅。。。师伯。。。师叔哎。。。悦灵。。。悦灵醒过来啦。。。”


  悦灵?


  悦灵。。。


  这个名字如同一把钥匙,打开了记忆的大门,前程往事如同开闸的洪水般呼啸而来,几乎要把悦灵淹没。


  “我是悦灵。。。”悦灵极为肯定。但是,这巨大的洪水吞噬了周围的一切,把他带到一个空旷的陌生环境里,有什么东西从洪水中伸探出来,紧紧的跟随在悦灵的身后,侵蚀着他的记忆,竟然让他肯定的事情产生了一丝犹豫:“我不是悦灵,我是。。。”


  “悦灵,甩开她。。。”


  极为熟悉的声音传入悦灵的耳朵,悦灵猛一转身,便看到一个年轻的女人趴在他的身后,一双白骨般的手正紧紧的掐着他的脖子。悦灵心里一颤,本能的向着那女人就是一掌,女人显然没有料到刚刚醒过来的悦灵能挥出如此有力的一击,躲不及防被震的老远。就听到“砰”一声,一圈白色的烟雾弥漫开来,把女人紧紧的包裹住。等着烟雾散尽,女人早已不见踪影,只有一只白色的小猫正卷着身体缩在那里。看到悦灵走近,小猫抬起头,灰色的眼眸转了转,低声的“喵”了一声。


  “猫?”悦灵看着猫儿可爱便弯身抱起:“哪来的?”


  “悦灵。。。醒醒。。。悦灵。。。”


  男人的声音又传来,悦灵一个机灵闭了眼,等着再次睁开时,便看到陵越站在他面前,扶着他的肩。


  “父。。。亲。。。”悦灵眨了眨眼睛,看了看周围,又回到了刚才的房子里,似乎刚才的情况并没有发生。


  “刚才怎么了?”陵越问。


  “猫,有只猫。”悦灵说着把怀中的那只猫举了起来,但是他双手中什么都没有:“哎?猫呢?跑了吗?”悦灵四下望了望,并没有在屋子里看到那只小猫的影子,便跳下床向着门外找去。他真的很喜欢那只猫来着。


  屠苏跟在后面想去追,却被陵越拦了下来。


  “三魂已定,七魄已收,应该没事了。”陵越松了口气,放下了心中大石。


  悦灵跑到屋外,外面阳光和煦,轻风抚过,如同一双细嫩的手轻轻的滑过着他的脸。悦灵呼出一口气,心情放松下来。可这心情一放松,他立即就感觉身体重的厉害,双腿只打颤,于是悦灵索性坐在地上,抬头看着蓝天白云,看着小鸟飞过。


  “师傅。”悦灵开口,声音不大。


  雀阴不知从哪里晃出来,站在悦灵身后的一棵树的阴影里。


  “醒啦?真不容易 。”


  悦灵转头看着雀阴,目光从他的身上扫过,虽有衣物遮挡悦灵也能感觉着到有什么东西在腐蚀着雀阴的身体。悦灵不动声色的把目光移开,继续看着天空,手指却不停的绕着衣角。他记得与屠苏一同去找陵越魂魄的时候才刚入冬,而现在却已大地回春,他真的很想知道,这消失的四个月到底发生了什么。于是悦灵问道:“这段时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雀阴从怀里掏出一只苹果,在衣服上擦拭干净,一边咬着苹果一边说:“你怎么不去问你爸和。。。嗯。。。你爸?”


  悦灵抿了抿嘴,指着屋里的双亲说:“你觉得他们会说实话吗?”


  雀阴挑了挑眉,算是同意悦灵的话,继续咬着苹果,说:“这是一个长长的故事,你确定要听?”


  悦灵说:“别卖关子了,快说。”


  雀阴说:“你和屠苏下黄泉是怎么找到陵越的魂魄的事,我也是听他们的说啊。。。就是,你爸和你爸用爱的力量拯救了你,拯救了他们自己,从黄泉平安归来。而我和陵掌门去秘境寻到一个被封印的魂魄,和你的身体刚好合适,于是我们就用了归魂之术,让你愿来身体里不属于你的魂魄归位,让这被封印的魂魄直接归了你的身体,但是还是因为魂魄排斥的问题你昏睡了几个月,但现在你已经把三魂七魄都收了,安全醒过来。。。嗯,完美大结局。。。”


  听着雀阴吐出最后一个字,悦灵又等了等,肯定雀阴没有其他话后,才说:“这。。。这就完了?”


  雀阴说:“都完美大结局了,你还想干嘛?”


  悦灵几乎暴走:“这才几个字,都就跟我说是个长长长长的故事?”


  雀阴丢掉苹果核,拍了拍双手:“怎么着,你咬我啊?”


  “你。。。”悦灵想站起来直接给这个一直没有正经的家伙来上一拳,但是久坐的腿完全不听他的指挥,刚站起来又软了回去,但嘴上还在逞能:“你给我等着。。。”


  明绝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打横抱着悦灵往屋里走。


  悦灵急的直嚷嚷:“你。。。你干什么呢。”


  明绝说:“外面风大,你一姑娘家身体刚好,不能受凉。”


  悦灵一愣,发现的话不对,忙说:“你说谁姑娘?”


  明绝还未回答,到是雀阴说:“丫头,不要挣扎了,人家小道士照顾了你好几个月,该知道的都知道了。”


  悦灵脸一红,忙紧抓住衣领,咬牙道:“师傅,你给我等着。”


  雀阴嘿嘿一笑,向着抱着悦灵的明绝背影摆了摆手。


  雀阴收了笑,拢了拢手抬头望去,空中有候鸟排队北飞。


  春天,就这么到了。


  


  悦灵一晚都没睡,反正睡的时候太长,一时也睡不着。她琢磨着最后看到的雀阴的表情,那种淡然到放空一切的样子,感觉着人要消失。悦灵一拍头,如醍醐灌顶:“对啊,我怎么没想到,师傅这是要走了。”


  想到这,悦灵从床上小心的爬起来,推开门看着对面房间,对面陵越和百里屠苏的房间灯灭着,没有半点声音。


  看来陵越和百里屠苏都已经入睡。


  此时不走,更待何时?


  悦灵关上门,盘算着自己要带些什么走。房间里很整齐,感谢明绝这个收拾控,虽然睡了四个月,但她的东西倒都是分门别类的放在柜子里。匆匆的理了一个包裹,悦灵蹑手蹑脚的走出大门,转身关门的时,抬头就看到客厅的供桌上架着一把剑,那把剑在暗夜里,依旧闪着寒光。


  焚寂。


  悦灵一眼看认出了焚寂。本来她还以为这把老是惹麻烦的剑会被封在天墉城某个不被人知的密室里,没想到,却在玄古居这么简单的放着。悦灵笑了,依旧都放这了,她也没有不拿的理由。想都没想,悦灵拿起焚寂背在身后关上了门。


  看着悦灵离开玄古居的院子,屠苏才问陵越:“她这一走不知道要什么时候才能回来。”


  陵越轻轻叹了口气:“这是悦灵自己选择的道路,不论如此,她都会走下去。”说完,他端起桌上已经冷掉的茶,送到唇边,苦涩从唇角传到舌尖,弥漫在心里。做父母的虽然都是希望孩子早点长大独立,但真的等到孩子展开翅膀,翱翔于空时,心里却又是不舍。


  屠苏走到陵越的身后,伸手握住了陵越微微颤抖着的手。


  陵越拍了拍屠苏的手:“放心,我没事。”


  屠苏的另一只手也握了上去,顺势把陵越搂入怀中:“以后,换我陪你,一生一世。”


  靠在屠苏怀里,异于常人的体温在初春的夜里是如此的温暖,陵越的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微笑,这十年间他经历了无数的困苦,但能得到现在的生活,一直都是值得。  



  

  

  天还未亮,东边映着白光,雀阴一个人走出在天墉城居住的小院。他一个人孤独的活了很长时间,生死离别早看淡,所以也不想与天墉城诸人告别,一个人就着夜色,想着走,便就走了。


  “师傅,这天没亮是要去哪?”悦灵的声音从一边传出。


  雀阴一愣,笑着转过身,看着从阴影里走出来的悦灵,说:“你不也天没亮就在这蹲着呢?”


  悦灵说:“别转移话题,这招不管用。”


  雀阴也没理悦灵,摆了摆手说:“到你爸那待着去,没事别跟着。”


  悦灵只当没看到雀阴的动作,跟着他后面走:“在这多无聊,要什么没什么,还天天吃素。”


  雀阴笑出声:“天墉城是道家修仙之地,当然吃素。”


  悦灵吐了吐舌头,低声嘀咕:“吃的我舌头都没味了。”


  雀阴说:“这下山得先找个馆子,好好吃上一顿。”


  悦灵附和:“对的,去德顺楼,那的酱牛肉很地道。”


  雀阴停下脚步,转身看着一边的小跟屁虫,说:“我没说带你走。”


  悦灵说:“这可由不得你。”


  雀阴说:“你就不想在你爸和你新爸身边多待一会?”


  悦灵捂着眼睛:“不要说了,你以为我这几天都是怎么过的?说多了都是泪,那两人腻歪的我眼睛都快瞎了。”


  雀阴笑了:“你也得理解,他们分开十年多。。。”


  悦灵点点头:“懂的,干柴烈火。。。”


  雀阴敲了敲悦灵的头:“哪学来的乱七八糟东西。。。”


  两人边说边走,不一会已经看到了下山台阶。雀阴停了脚步,停了话语,看着向下延生的,似乎没有尽头的黑色台阶,未来如何,连他都没有底。


  雀阴说:“你真的想好了?以后的日子可没陵越在一边照顾你了。”


  悦灵没有回答,只是转身,向着玄古居的方向跪下,“咚咚咚”就磕了三个头,未了轻声道:“父亲,女儿不告而别,恕女儿不孝。”


  初升的太阳把黑暗打破,光明降入人间。


  雀阴走下石阶。


  悦灵最后看了一眼清晨的天墉城,头也不回的顺着阶梯一阶一阶的走下去。


  如同跟随着十年前陵越的影子。


  全文完



评论(30)
热度(152)
©搅基个铲铲啊 | Powered by LOFTER

想不完的脑洞,填不完的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