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鼠】日暮苍山远 03 (改名了,原,断章)

---------------------------------------------

      不好意思,因为某些原因,不可描述部分 点 这 里

 ------------------------------------------


  第二天早上,风和日丽,阳光晴好。


  白玉堂睡在床上,睁着眼睛看着窗外树上嬉闹的飞鸟。昨晚那一觉睡的很好,数日醉酒的阴霾就这么一扫而空。


  有人轻轻推门进来,掀开纱帘,向内看着,看到白玉堂睁着眼,便问:“金爷,醒了吗?需要兰花服侍您梳洗吗?”


  白玉堂转过脸,看着兰花。他现在精神很好,就是身体却像是被什么东西撵过,重的不行。估计是昨晚的睡姿霸道了点。不过白玉堂还是决定起来,他没有赖床的习惯。


  穿上里衣,披上外衫,漱洗过之后,兰花拿起梳子给白玉堂梳头。


  兰花问:“金爷,今天想梳什么样子的?”


  白玉堂说:“与昨天一样。”


  兰花把梳子上的沾了点油,慢慢的梳着。


  白玉堂总感觉镜子里的他与昨天有些不同,但要说出哪里不同,又说不上来。


  发髻梳好,兰花放下梳子准备给白玉堂插上发箍。


  这时,白玉堂终于发现哪里不对。


  发箍不是昨天那只。


  白玉堂猛然转身,手紧紧握住兰花的手腕,几乎要把它给掐断。


  兰花吃痛,带着哭腔哀求:“金爷,您这是。。。”


  白玉堂问:“昨天晚上谁来过?”


  兰花说:“我不知道啊。”


  白玉堂说:“你一直陪我,怎么会不知道?”


  兰花说:“昨天晚上爷睡了后,我被妈妈叫去陪其他客人,至直今早才回来。”


  白玉堂脸色发白,狠狠的推开兰花,怒道:“滚。”


  兰花吓的甩开手便跑出门,发箍掉在地上。


  白玉堂弯身拾起,紧紧的握在手里。


  这只发箍是在汴京被展昭拿去的那只。


  “今晚的与你缠绵的人,是展昭。”


  有个声音在脑中出现,如同一支魔音。


  白玉堂混沌的站起来,扒开里衣,肩膀至锁骨全是淤血的痕迹。


  他明白了,什么都说的通了。


  白玉堂感觉着胃液在翻滚,哇一口吐出来。


  展昭。


  昨天夜里的那人,居然是展昭。


TBC




评论(38)
热度(90)
©搅基个铲铲啊 | Powered by LOFTER

想不完的脑洞,填不完的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