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鼠】断章 二 END

此断章非彼断章

凡是以断章为题的,都是没头没尾,又懒的想名字但又独立成章的小短篇。

基本上都互不关联。

这篇是以前写的一个小短文,没头没尾,

有毒,慎入。


  断章 二


  “白玉堂……白玉堂……”


  无视后面人叫声,白玉堂面无表情的向前急走。他现在的脑中一片混乱,混乱到他都忘了自己还会一种功夫叫做“轻功”。


  “白玉堂!!!”一声怒吼!


  白玉堂停下来,站在那里,想到他刚刚得知的一切,心就像剑刺穿,支离破碎。身后的人快步赶来,带着他特有的气息,就这么个他以为可以掏心掏肺的人,却一直在欺骗他。


  “展……昭……”白玉堂的脸上毫无表情,他所有的喜怒哀乐都在得知真相的那一刹间全部消失不见。    


  “玉堂……你怎么就是不能相信我?”展昭扶着白玉堂的双臂,痛苦的声音从他口中溢出,他知道,这事已经没有余地了。


  白玉堂开口,连笑都是冰冷的:“呵呵,展大侠为国精忠,深陷无间,可需我相信你什么?”


  展昭想解释,后面的话被他硬生生的咽回了肚里。这事牵扯太多,太过于复杂,哪怕白玉堂只是知道其中的一点点,都会让他陷于危险当中。


  “我还在想,为什么不管是赵雄还是沈仲元都在说你展昭的好话,这南侠到底有什么魅力能让满江湖的人都念着他的好。结果呢……这些人可不都是你自己扮的……”


  展昭哀求着:“玉堂,你要相信我,我有不得以的苦衷。”


  白玉堂指着胸口的位置,说:“心若碎了,还能拿什么去相信人?”


  展昭张开嘴,一时不知道要说什么,他只有俯下头,吻着白玉堂。


  白玉堂就像是一个木头人一样,任由展昭摆布。


  展昭的吻霸道而激烈,高热的温度几乎要把白玉堂灼伤,随后,他很小心的放开了他,细致到像在呵护自己最心爱的宝物。看着白玉堂依旧没有表面的脸,展昭轻叹了一口气,把他拥入了自己的怀中。


  无奈的声音中带着展昭所剩下的唯一希望:“相信我好吗?”


  全天下的人都不信他,他都无所谓,只有白玉堂一人……


  “当然。”白玉堂的声音冷烈到让人心寒。


  不知何时,白玉堂手中的剑出鞘,冰冷的剑锋已经刺入展昭的侧腹中。


  剧烈的疼痛让展昭无法思考,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白玉堂抽出了剑,带出的血珠溅在他纯白的外衫上。


  “玉堂……”


  展昭捂着伤口,痛的跪倒在地上,他挣扎着想去拉白玉堂的手,仅此而已。


  但等待展昭的,只有无止境的黑暗。


  “可惜了。”白玉堂脱下外衫,擦干净剑,未了,他把外衫向前丢去。


  风吹起那件外衫,向前翻了翻,最后落在展昭的身上。


  



  三日后,展昭醒来,他发疯似的冲出屋去。


  却看见冲宵楼的漫天大火。


  白玉堂,命陨冲宵。



  END


评论(20)
热度(42)
©搅基个铲铲啊 | Powered by LOFTER

想不完的脑洞,填不完的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