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鼠/E搞文】记忆宛然 序

  铲铲的废话:


  这是我很久很久前写的一篇猫鼠文,久到现在看这篇文就像是在经历一场羞耻PLAY,尴尬的想要挖个坑把自己给埋了。虽然写的时候很high,只可惜当时没有一个足够好的电视形象做为依托,慢慢的就坑了。今年这个电视的版本,编剧实在应该直接拉出去狗头铡伺候,但两个颜值高的男主还是让我支撑着看完剪辑版本。虽然晓白鼠刚出来的时候属性太过于逗B,失了书里白玉堂的帅气,但看到后面却是越看越喜欢了,连带着对陈晓也是路人转粉。突然想起这文,再从坟堆里把它给挖出来,从头到尾看了一遍,改改还是很有看头的。。。


  扯了这么多,说一下这文的设定。


  小白冲宵之后被人救了,失忆了。


  这是一个狗血的开始,但绝不是狗血的结束。


  当救小白的无名神医发现小同时拥有顺行性遗忘症和逆行性遗忘症时,绝望了。以至于当小白第44次问起自己是WHO时,无名神医告诉小白他其实是展昭。


  奇迹的是,小白竟然牢记住了这条信息,并把这条信息发扬光大,俨然以展昭身份自居。


  回到开封府的小白以展昭的身份活的风生水起,四鼠与其他人怕小白再受刺激也不点破,但开封府里不可能有两只御猫,公孙先生淡淡一句:“既然鼠成猫,那猫也能成鼠。”把展喵妥妥的给卖了。展喵只得披着白玉堂的马甲站在他的身边,看着自己种的因,吃着结的果,苦在心。不过腹黑喵永远是腹黑喵,就算改个马甲还是那样计谋满满,只要他贼心不死,就有办法再把小白骗去给他暖床。。。只是这次展喵面对的不是那个拿错女主剧本的小白鼠,而是整个开封府+陷空岛的智囊团。


  其实这文的逻辑根本经不起推敲,所有的人都是围着小白转,宠着小白玩。但何奈我就是想写这样的文,写着顺手,看着痛快,仅此而已。



    PS:起名无能,谁能帮忙想个名?



  ——————————


  序


  梦,无止境的梦。


  在这个漫长的梦中,我能听到兄长们声音,欢笑或哭泣。


  在这个漫长的梦中,我可以感觉到那轻柔的风,吹过我的脸庞。


  但我想睁开眼睛寻找这些时,触目之处,却是无边无际的铜网,这些铜网缠绕着我,想要把我困囚在网中。箭从四面八边向我飞射而来,我感觉着穿心的疼痛。


  谁,谁能救救我?


  突然,有一双手把我拉出箭网。


  他就像阳光,给我温暖。


  他,究竟是谁?


  --------------------


  一池湖水,清澈碧绿。


  湖边一片桃林,桃花开的正艳。轻风抚过,千瓣桃花纷纷飘落,煞是好看。


  桃林中掩着两座木屋。前一座稍小的木屋里散出一阵阵的药味,一个十一,二岁的小女孩端着一碗汤药推门而出,进到后面一座稍大的木屋门前,轻轻敲了敲门。听到屋内有人应了一声,才推门进城去。


  屋内摆设简单,一床一椅一竹床。


  椅子上坐着一位紫衣女子,也就二十多岁的样子,正在专心的给躺在床上的病人施针。


  小女孩说:“师傅,药好了。”


  紫衣女说:“放在床上凉着。”


  小女孩放药碗,走到紫衣女身后,等着紫衣女收了最后一根银针,才开口:“师傅,这人是谁啊?怎么伤的那么重,到现在还没醒来?”


  紫衣女站起身来,走到床边,拿起一杯已经冷透的茶水,一口喝干净了说:“伤的重,自然醒的慢。至于他是谁,等他醒来后你自己问好了。”


  两人正说着,小女孩就看到木床上的病人手动了动,慢慢睁开了眼睛,她急唤道:“师傅,他醒孩了。”


  紫衣女立即放下茶杯,快步走到床边,拉起病人的手,探起脉。


  “你……是……谁?”病人看着紫衣女,一字一顿。


  紫衣女眉一皱,反问:“那你是谁?”


  “啊……”等了好半天,病人才开口道:“我……是……谁?”


  


  半年后——


  出桃溪谷的小道边站着三个人,一男两女。


  男子正和紫衣女经行十分奇怪的对话。


  紫衣女问:“你叫什么?”


  白衣男答:“姓展名昭,字熊飞。”


  “年龄?”


  “二十五。”


  “籍贯?”


  “常州府武进县遇杰村。”


  “江湖绰号?”


  “南侠。”


  “官职?”


  “御前四品带刀护卫,供职开封府。”


  “配剑?”


  “巨阙。这剑现在开封府内。“


  “嗯,这些东西记住了没?”


  “记住了。”


  “那就好,此次出谷,路途凶险,多加小心。这里有三个锦囊,遇到危急关头,可以打开一看。”说着,紫衣女从袖中拿出三个素色锦囊递于白衣男子。


  白衣男子接过锦囊,放入怀中,微微一礼,道:“楚姑娘的救命之恩,我无以为报……”


  紫衣女挥了一下衣袖,打断了那人的话,道:“这些话暂且不提,等你找到你遗失的东西后,再作打算。”


  “那,楚姑娘。展某就此告别!”白衣男子说完,转身离去。


  看着那白抹白色渐行渐远,刚才一直没有说话的小女孩开口了。


  “师傅!”


  “嗯。”


  “刚才那人是白玉堂吧!”


  “嗯。”


  “他失忆了,是吧!”


  “嗯。”


  “那你为什么告诉他,他是展昭?”


  “我44次告诉他叫白玉堂,他记不住;但是,我只有一次告诉他叫展昭,他竟然记住了。你觉得这能说明什么问题?”


  “嗯。。。那个展昭一定欠了白玉堂很多很多的。。。钱。”


  “。。。。。。”


  TBC


评论(10)
热度(36)
©搅基个铲铲啊 | Powered by LOFTER

想不完的脑洞,填不完的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