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鼠】日暮苍山远 04 (改名了,原,断章)

出了原创人物的04


  菩提寺这几天来了个怪人。


  怪人在正殿的如来佛像前,不说不动,跪了两天一夜。


  小和尚怕出事,就去找老和尚。


  老和尚走进正殿,轻咳一声,然后作揖道一声:“阿弥陀佛。。。”


  怪人没动。


  老和尚在怪人前面盘腿坐下。


  怪人一身白衣,年轻英俊,只是脸色苍白,嘴唇毫无血色,看起来已是虚弱无比,但不知道是什么力量能让他支撑到现在。看着白衣怪人的面前放着一只制作精致的发箍,看起来颇为重要,于是老和尚便伸手去拿。这一下,怪人终于动了,他用手握住发箍,看向老和尚。


  老和尚正色说:“身外之物,一切皆为虚幻。”


  怪人的眼睛突然就亮了,他说:“大师的意思是,若放下身外之物,便可得轻松自在?”


  老和尚呵呵一笑说:“施主若想继续在这跪下去,老和尚不反对,但好歹留个东西下来做包场费。。。”


  怪人愣了一下,抢回发箍放入怀中,站起来想走。


  老和尚一个不防倒在地上。


  怪人抬腿想踹:“哪来的恶霸,假装和尚在这寺里讹人钱财。”


  老和尚倒在那里没动,到是从后堂里冲出一群半大不小,衣衫褴褛的小和尚,麻溜的把怪人围在圈里。


  怪人心想,完了,进贼窝了。刚想拔剑抵抗,就觉得腿一弱,眼一黑,晕了过去。


  小和尚们吓呆了,这还没动手呢,这人怎么就倒了?都看着老和尚。


  老和尚慢悠悠的爬起来,走到怪人身体,拉起他的手腕,摸了下脉搏,虽然跳动的比较虚弱,但是正常。就对着小和尚们说:“别怕,他没事。”


  其中一个小和尚问:“那要怎么办?”


  老和尚说:“还能怎么办?先把人扶进去再说。”


  小和尚得了令,七手八脚的把怪人给抬到后堂。


  


  不知过了多久,白玉堂才悠悠醒过来,头很痛,耳边嗡嗡直响, 全都小孩吵闹的声音。


  “你们别吵了。”


  不知道是谁吼了一声,四周安静下来。


  白玉堂转头去看,自己躺在一个通铺上,铺边一群小和尚都伸着脑袋望过来。


  老和尚凑过来摸了摸白玉堂的脉搏,说:“没事了。”


  白玉堂看着老和尚,想不起来前因后果,便问:“刚才我是怎么了?”


  老和尚眼光暧昧:“你饿昏过去了。”


  白玉堂在百花楼里喝了三天的酒,没吃什么东西,后来出了百花楼就到菩提寺连着跪了两天,滴米未进,怪不得会晕。还好这里没有人知道他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白玉堂,否则还不被四哥笑死。


  老和尚没有管白玉堂的苍白脸色,自言自语:“本以为陈州大旱只有穷人受饿,没想到这施主锦衣华服也能被饿个半死。。。看来这陈州是呆不下去了。。。”


  有个十来岁的小女孩端着一碗粥,站在铺边,看样子是给白玉堂送来的。


  老和尚看着白玉堂,问:“要我扶你起来吗?”


  白玉堂说:“不了,我自己来。”说完便撑坐起来。


  小女孩把碗递给白玉堂,白玉堂接过看了看,碗里盛着半碗米汤一样的稀粥,上面浮着几根鸡丝和菜叶,连点油花都没有。


  老和尚说:“将就的吃吧。”


  白玉堂没说什么,饿的时间太久,他也故不得许多,低头三两口便吃完一碗。


  小女孩在一边咯咯笑,拿过碗又给白玉堂添了一碗。


  白玉堂接过碗,笑着对小女孩说:“谢谢。你叫什么名字?”


  小女孩脸一红,低着头跑开了。


  老和尚说:“小桃儿不会说话。”


  白玉堂还想问什么,就听到房门突然被撞开,一个少年抗着一包东西走进来。小桃儿看到少年立即跑了过去。白玉堂看向少年,少年十二,十三岁样子,乱糟糟的头发胡乱的绑在脑后,像是很长时间没有去打理的。那群小和尚看到少年肩膀上的东西,立即围了上去。少年把那布包递给小桃儿,小桃笑着接过去打开,包里都是些糕点,馒头,每个小和尚都分到一个,都坐到一边就着米汤粥开心的吃着。


  老和尚侧着身子看着那个装糕点的布包,说:“小子,你又跑去偷了?”


  少年白了老和尚一眼,不宵的说:“就指望酒肉和尚你那点香火钱,我们早就饿死了。”


  小桃儿分到了一块糯米糕,捧在手里跑到白玉堂身边递到他面前,白玉堂笑着摆了摆手,小桃儿便坐在白玉堂身边小口小口的吃。


  白玉堂休息了一会,感觉身体好了些,拿起剑站起来准备离开。


  老和尚说:“天气晚了,我下午让小桃儿收拾了一间房,你睡过今晚再走吧。”


  白玉堂停下脚步,想了下现在他的确无处可去,便接受了老和尚的建议,低声说了句谢谢。


  小桃儿听了,跑过来拉着白玉堂向着禅房走。


  少年坐在一边啃着手上的馒头,问老和尚:“他谁啊?”


  老和尚看了少年一眼,说:“找不到后路的人。和你一样。”


  少年切了一声,不再言语。


  


  白玉堂跟着小桃儿在无光的寺院走廊里穿行,七绕八转的才走到一间禅房前。寺里除了刚才小和尚住的屋子有灯,其他地方都黑暗一片,如果不是小桃儿带着,他肯定找不到禅房所在。


  小桃儿打开门,示意让白玉堂等一会,自己先进了屋,过了一会,白玉堂看到房间烛光一亮,小桃儿端着烛台走了出来,并把烛台交到白玉堂手上。


  白玉堂说了句谢谢,从衣服里摸出几颗小小的麦芽糖,塞到小桃儿手里。


  小桃儿把麦芽糖捧在怀里,高高兴兴的跑走了。


  “很会哄小孩子嘛。”老和尚的声音从天上传来。


  白玉堂抬头看去,老和尚正坐在对面佛殿的屋顶上,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白玉堂进屋放下烛台也跃上屋顶。


  老和尚看着白衣少年这么翩翩然落下,不住夸奖:“好轻功。”


  白玉堂看了老和尚一眼,刚才他跟着小桃儿走,也小心注意着周围的一切,但并没有听到有人跟踪的声音,看来这个老和尚也是深藏不露的高人,便说:“大师也不错。”


  老和尚摆摆手说:“老了,不中用了。”


  白玉堂弯身一礼,问:“还没问大师法号。”


  老和尚说:“不戒。”


  白玉堂问:“不戒什么?”


  老和尚说:“不戒酒,不戒肉。”


  白玉堂听到老和尚的答案笑出声,看来这不戒和尚也是个有趣的人。他一向喜欢与有趣的人说话:“看来刚才那少年叫你酒肉和尚也不为过。”


  老和尚说:“可惜这陈洲大旱太久,早就没酒喝,没肉吃啰。”


  白玉堂站的地方是菩提寺后殿的顶部,是寺里最高的地方,他向着四周望去,不但是菩提寺,寺院周围数十里也都是黑暗无光,没有人烟。听着不戒说陈州大旱的事,才问:“这寺院周围都没有人家了吗?”


  不戒说:“能跑的早就跑了。”


  白玉堂想着刚寺里的那些小和尚,问:“寺里其他僧人呢?”


  不戒冷笑一声:“都是些狗东西,老住持一死,跑的比谁都快。”


  白玉堂问:“老住持?”


  “老住持是个好人,旱灾刚到的时候收了些死了爹妈的孤儿,想着上天有好生之德,能救一个算一个。等着旱灾重了,化不着缘了,老住持便想着去皇亲花园的国舅爷那里求些米粮,没想到。。。”不戒叹了一口气,继续说:“老住持死后,其他和尚看着情况不对,收拾东西连夜就走了。就留下我这个酒肉和尚和一群小和尚。”


  白玉堂听了,对不戒和尚刮目相看,能在这种情况下还能带着一群小和尚不弃不离的,也的确让人敬重。


  不戒继续说:“有些事没人说,看着施主投缘,多言了几句。”


  “没事。”白玉堂想到刚才那个少年,便说:“那个有头发的少年呢?”


  不戒无奈的说:“两个月前那小子找到我,让我照顾一下小桃儿。我当时让他剃了头好化缘,但那小子会点武功,说自己能找到米粮,就是不剃,我也懒的管。。。”


  不戒的话还没说完,就听到少年的声音在黑暗里传出来:“背后说人坏话,酒肉和尚 ,你还真是小人。”


  白玉堂向下看去,大殿前的空地上,少年正抬头看着他们。


  不戒摆摆手:“我是正面说的,你以为你那点功夫我还听不出来你人到了?”


  少年也算能沉得住气,不理不戒,对白玉堂说:“小桃儿让我谢谢你。”


  白玉堂不解:“谢什么?”


  少年没说话,手里拎着的东西直接向白玉堂扔了过来,白玉堂接住,却发现是一坛酒。


  不戒和尚看着酒立即站起来,嚷道:“小子,藏着好东西不拿出来,忘记是谁收留你们的了?”


  少年理都没理不戒,继续对白玉堂说:“我讨厌欠人人情。”


  白玉堂想着应该是刚才给小桃儿的几颗糖的事,只是没料到这小子的行事风格很合自己的味口,也不推辞,拍开封泥便想喝,却没想到闻到一丝熟悉的味道。白玉堂细细闻了,竟然是那天晚上百花楼里喝的酒。那夜的事,如鬼魅般又爬上心头,心里一堵的慌,似是有气没处撒。


  白玉堂的脸色一变,酒坛向身后一丢,向着少年直跃而去。  


  不戒看着酒坛落下,急忙接住,喝了一口,美美的叹息:“好酒。”


  少年看着白玉堂向着自己去飞扑而来,想着后躲去,却不急白玉堂的速度,眨眼间就被白玉堂一手提了起来,就听着白玉堂的声音带着凌厉:“这酒哪来的?”


  少年的脚在地面上乱蹬:“不知道。”


  白玉堂又把少年再向上提了提,少年就是嘴硬不说,眼看就要喘不气来,昏厥过去。小桃儿慌忙冲出来抱着白玉堂的腰,把他向后推去。白玉堂看着小桃儿的泪水在眼眶里打滚,心一软便放了手。


  少年摔坐在地上,小桃儿立即抱着少年哭出声。少年摸着脖子上的痕迹,边咳嗽边说:“东边,东边的一座废宅里。。。”


  白玉堂向着东飞奔而去,留着少年愣在原地。


  不戒捧着酒坛跳下屋顶,站在少年身边。


  少年一边安慰小桃儿一边问:“他疯了不成?”


  不戒又喝了一口酒:“身外物可抛,但心魔还需自己除去的。。。”


  说完看着那抹白色消失在夜色里。

  

TBC

评论(26)
热度(70)
©搅基个铲铲啊 | Powered by LOFTER

想不完的脑洞,填不完的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