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鼠/现代AU】头像变成了表情包 01

大学AU文,设定与以前写的“大师兄同萌会”相同,

走轻松E搞路线,各路角色串场乱入。。。


同系列文链接


大师兄同“萌”会 (现代校园。。。师兄乱斗???)


【混合同人】【大师兄同“萌”会】 01 大师兄 + 小师妹 = 标配?


头像变成了表情包


01



  白玉堂感觉,最近这段时间,他真是倒了血霉。


  一切要从一周前开始说起。一周前,侄子林平之给白玉堂挂了个越洋电话,那时,白玉堂还在美国某个鸟不拉屎的州里挖着原住民的头骨,手机信号差到感人,在满是电磁声的通话时间里,白玉堂隐约听到比赛、小师妹、回来等关键词。想着林平之难得还记得他这个舅舅,便放下手上的工作,订机票准备飞回国。本来白玉堂留了两天时间来倒时差,谁知道刚买到票,美国天气骤变,竟然遇到百年难遇的雷暴,在机场枯等了两天不说,还为此丢了实习工作。接下来改签,换机,诸多波折,紧赶慢赶终于赶上了那场辩论会,但还是因为时差的原因,在现场睡了个天昏地暗,完全不知道那场辩论赛到底说了些什么。


  白玉堂撑着头睡的正香,就感觉着有人在摇他的胳膊,睡的迷迷糊糊的白玉堂就感觉着耳边欢呼声阵阵,想着自己睡了那么长时间,没准是比赛结束了吧,白玉堂或的站起来,就着耳边的节奏,用力的鼓掌,那时,他眼睛都还没睁开。等着他拍了老半天,感觉着动静不对,猛然眼开眼才发现,四周人都坐着,个个睁大眼睛看着他,脸上的表情很是怪异。白玉堂再看看台上,比赛还在进行,站着发言的林平之正张着嘴看着他,那眼神足以把他给杀死。


  礼堂里突然响起一阵哄笑。


  白玉堂发现是自己睡糊涂了,脸抽了抽,忙坐下。


  林平之捂着脸滑回椅子上,连着没说完的辩词吞了回去。


  后面的时间,白玉堂也没法睡,揉了揉眼睛,强打起精神看接下来的比赛。


  这次辩论的正方,计算机学院的题目是“发扬酒文化要依靠文化力量。”反方经济学院的是“发扬酒文化要依靠企业力量。”不知道是什么人想出的破题,但两个学院的人都说的天花乱坠。


  白玉堂听着林平之收集来的大数据,搓着手里的文玩菩提子,冷哼一声:“说那么多有屁用,还不如一首‘将近酒’来的豪迈。”白玉堂刚说完,正方的三辩站起来,二声不说,高声朗诵“将近酒”,气势滂湃。


  一时,礼堂里掌声如雷。


  白玉堂想着,这正方算是定乾坤了。


  最后,正方胜。


  


  下午林平之倒在白玉堂的宿舍的沙发上,抱着某个网红狗图案的抱枕哭的伤心。


  白玉堂一边收拾衣物,根本不想理他。


  林平之看哭泣无效,便收了眼泪,指着白玉堂说:“天下有这样舅舅坑侄子的吗?我说的好好的,你突然站起来鼓什么掌啊,把我吓的。。。我气势一破,不就输了。”


  白玉堂哼笑:“就你们抽到的那个破题,怎么胜?看看你们学院上的几个弱鸡样的学生,哪几个喝过酒的,哪能知道这酒的妙处。再看去方那诵‘将近酒’的三辩,一看就知道是酒坛子里泡出来的,自然可以情深意切,诵出文人情怀。”


  林平之听了,不服气,小声哼哼:“我们大师兄也是好酒好到骨头里,只可惜他人不在。”


  白玉堂当然知道林平之的崇拜的师兄令狐冲是个牛人,但牛人不上场,说起来有什么用。


  林平之在一边哼哼唧唧了半天,看着天色晚了,就缠着白玉堂请客,像个小孩似的。虽然白玉堂和林平之只差四岁,但白玉堂却足足大了林平之一个辈份,所以林平之要在白玉堂面前耍个无赖什么的,白玉堂还真没办法。白玉堂知道这个侄子从小被家里人宠的惯了,也就由着他缠着,最后被闹到不行,便说:“行行,我请客,好了吧。”


  林平之欢呼一声丢掉抱枕,从沙发上跳起来:“说好了不许耍赖,我要吃西门食堂的全家福大碗面。”


  白玉堂听了,伸手过去,一个栗子弹到林平之额前:“你到会吃啊。”


  西门食堂的全家福大碗面,售价188元一碗。在6元吃饱,10元吃好的学生食堂里,算是天价了。但就是这种天价面,在古城大学里竟然还供不应求,因为这面,一天只卖十碗。卖这几碗倒不是在玩当今流行的饥饿营销,而是这面制作起来很费功夫。首先,面的底汤用的是蹄髈,火腿,草鸡,麻鸭做底,加入秘制调料,炖煮一夜,再配以当季的新鲜素菜,汤鲜而不油,回味无穷。而面更是有师傅当天现制,用手力一拳一拳打出来,爽弹可口,制面师傅一天最多锤十碗的面料,所以价格再贵,也是一碗难求。不但本校的学生想吃,外面的一堆人更是想着法子插队来买 ,这面早就预定到了二月后。


  林平之馋了很久,可惜那厨子不卖他的帐,这点,他还是要指望白玉堂。原因嘛,因为那厨子是白玉堂的结拜三哥,徐庆。就林平之那点心思,白玉堂岂能不知,便从行李里翻出两样东西提在手里,领着林平之去了西门食堂。


  这时已经快过了饭点,食堂的人不多,白玉堂老远就看到徐庆站在柜台后面跟他招手。徐庆笑的满脸褶子,将军肚一颠一颠:“哟,老五回来啦。”


  白玉堂也笑:“三哥。”


  徐庆看着白玉堂身后的林平之:“小子,想吃面啊,可惜今天的量已售罄,等明天。”说完还指了指一边‘面已售罄’的牌子。


  林平之把白玉堂向前推,一脸高冷:“是我舅硬拉我来的,否则就你那破面,请我,我还来呢。”


  徐庆哼了一声,立马把林平之当透明人,对白玉堂说:“老五,我跟你的说,你那侄子太不像话,得打。”


  白玉堂看了林平之一眼,不知道这家伙又闯出什么事。


  徐庆接着说:“这全家福你也知道的,我一天只卖十碗,可偏偏有人嘴馋啊,想来吃,但又吃不到,就想出一鬼主意。。。”


  白玉堂看着徐庆拉长音,知道他卖起关子,便问:“他怎么了。。。”


  徐庆说:“他穿着你的衣服,冒充你过来,想开后门。可惜啊,那小子虽然能模仿你的外貌,但锦毛鼠那精气神可真是没人学的来。你那侄子,最多,就是一美衣公公的料。。。”


  林平之在一边听不下去了,推开白玉堂,冲到徐庆面前喊道:“死胖子,你叫谁公公。”


  徐庆右拳直锤在大理石柜台上,振的一边的消毒筷桶差点掉地上,怒道:“小子,要不是看在老五的面子上,老西儿早就打烂你这小子的沙罐罐。”


  林平之也不示弱,白了徐庆一眼:“有本事你来啊。我看你这猪像的体型都挤不出这个柜台吧。”一边的柜台出口是后来开的,勉强能过一个瘦子,徐庆这体型还真过不去。


  徐庆说:“有本事你进来,老西儿不锤死你。”


  林平之说:“有本事你出来。”


  两人就你进来,你出来,你进来,你出来撕了个天昏地暗,白玉堂看不下去了,把林平之推到一边,从袋子里掏出一瓶酒,放在柜台上:“三哥,酒。”


  徐庆没别的嗜好,就是爱酒,这点白玉堂是知道的。果然,徐庆一看立即降了火,比王老吉都灵验。


  徐庆笑着拿起酒,肥脸还在酒瓶上蹭了蹭:“哟,还是老五有心。”


  白玉堂问:“三嫂呢?我也帮她带了东西。”


  徐庆这才想起来,高声叫道:“秋葵,全家福。”


  食堂制作间里立即传出一声:“等等,马上就好。”不一会,就看着秋葵右手托着一个大面碗走了出来。看见白玉堂便把面放到他面前的柜台上,说:“五叔久等了啊。”


  白玉堂还没来得及说话,一边的林平之立马过来端面。


  秋葵一看,急了,忙用手护住:“这可是五叔的面。”


  白玉堂从口袋里拿出一瓶香水,递到秋葵面前,说:“三嫂的礼物。”


  秋葵一看,香水小归小可是DIOR的全球限量,很难买,立即笑逐颜开,伸手去拿:“五叔来就来,还带什么东西。”


  林平之看着没人拦着了,把面端了就走。


  徐庆看着直嚷嚷:“面,面。”


  白玉堂摆摆手:“随他去。”


  徐庆看白玉堂都这么说,也没再说什么,反正这面是给他准备的,他爱给谁就给谁吧。


  秋葵说:“我以为就五叔一个人来,就留了一碗全家福,要不我再给五叔下一碗三鲜面?”


  白玉堂听了心里奇怪,自己上午回的大学,下午也没出宿舍,这徐庆两口子怎么知道自己回来了?便问:“三嫂怎么知道我回国了。”


  秋葵故做神秘的说:“五叔啊,我不但知道你今天回的大学,还知道你上午去看了那小子的辩论比赛。”


  白玉堂更奇怪了。


  秋葵呵呵一笑,从柜台里摸出手机,在屏幕上指指点点之后,摊开来给白玉堂看。


  白玉堂接过手机,看到W信的对话窗口开着,里面显示着一排GIF的表情包,逐一打开,却是看到了自己的脸。


  看背景应该就是上午去看辩论比赛时拍的。


  第一张是白玉堂侧着头睡觉,头一点一点。下面闪烁着五彩的文字:宝宝困了,要睡觉。


  第二张是白玉堂闭着眼睛站起来,一边睡,一边拼命的鼓掌。下面文字:宝宝睡觉也要赞。


  第三张是白玉堂突然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在鼓掌,一脸的迷惑。下面文字:宝宝蒙B了。


  白玉堂一连开了好几个群,每个群几乎都被这几张表情包给刷屏了。


  徐庆撑着脑袋,也看着手机屏幕,调侃道:“我说五弟,你这刚一回国就出名了啊。”


  白玉堂把手机往柜台上一拍,那力度震的坐在一边的林平之差点咬到舌头。白玉堂怒道:“太岁头上动土,找死。我不把这人给拽出来,我就不姓白。。。”


  可怜林平之心心念念的面条刚刚吃上嘴,连个汤水都没喝就被白玉堂拖着往外走。 


  “面。。。我的面。。。”


  林平之大喊着,看着离的越来越远的全家福,眼里流出了宽面条泪。


TBC

评论(21)
热度(47)
©搅基个铲铲啊 | Powered by LOFTER

想不完的脑洞,填不完的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