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鼠】ABO系列 -- 小江医师的诊疗笔记 END

昨天本来要去编辑前一篇ABO格式的

但是头痛,就直接睡觉了

今天补一篇吧

写的比较急,图个乐


这个故事的时间线

应该在《本能》的后面

-------------------------------------


  小江医师的诊疗笔记


  小江喜欢歌星,不,那时还应该叫歌姬,每每看到帝都有什么歌姬表演就心痒痒。那年月交通没现在这么方便,去一次汴京来来回回需要好几个月时间,经常是去了这场,错过另一场。终于,他感觉跑的太麻烦,关了江南的店面,把医馆搬到了帝都汴京。


  反正他是医师,到哪不还是医人?


  只是没想到,却碰上了小白。


  小白因为盗三宝的事被包黑收了编,在开封府里供职,这事江湖人都知道,所以当小白找上门继续在他这开药的时候,他没太在意。


  反正生意要做,多个回头客总比没有客人好。


  夏末的某天早上,小江开了店门就在院里坐着。


  昨天晚上白福过来拿药时留下口信,第二天他家爷要过来坐坐。


  呵呵,坐坐。小白性格风风火火,来去如风,常喝的药是定期让小王送去城西白府,或是白福上门来取,如果小白要亲自上门坐坐,那一定是出了不得了的事。


  小江这天无事,也就等了,不过这一等从早上等到中午,小白才风风火火的过来。


  小江拍了拍沾满草药粉末的手,说:“哟,我看看是不是约的明天,白爷早来了大半天。。。”


  小白知道小江在说他迟到的事,没回嘴,他的确是迟到了,于是就自己倒了杯水,自顾自的喝。


  小江坐回一边的诊台,问:“白爷能自亲过来,发生了什么事?”


  小白放下杯子:“我感觉最近身体像有点不对劲。”


  小江忙收了笑脸,拉起小白的手腕,指尖已经触到脉搏。小白是夏玉琦亲自交代要好好照顾的人,不能有闪失。。。只是。。。这脉搏跳动虽然强而有力,还真是与平常有点不同。小江放下手,又看了看小白的脸色,意味深长的问:“怎么个不对劲法?”


  小白说:“有时候好好的,突然内力就没了,休息一会就有了。而且最近很容易瞌睡,一睡就醒不了。就像今天,明明是想早点过来,但是睁眼就是中午。”


  小江问:“最近有吃抑制药吗?”


  小白眨了眨眼睛。


  小江说:“没吃就没吃,没什么不好说的,反正那副方子现在也不能再吃了,我给你开其他的方子。”


  小白一听要换方子,知道身体出了问题,忙问:“那方子我都喝好几年了,为什么要换?”


  小江说:“你身体里多了一个东西,所以要换。”


  小白脸色变白:“什么东西?”


  小江用手指比划了一下蚕豆大小,说:“不大,只是这小东西会寄生在你腹腔,等着过十个月就会从你的身体里脱离,成为一个单独的个体。”


  小白脸色煞白:“这是种毒了?还是种蛊了?还有没有的救?”


  小江一听,刚喝进去的半口水,直接喷出来,这都哪跟哪:“我说爷啊,你这是喜脉啊。”


  小白懵B:“哎?喜脉?”


  小江白了小白一眼,一脸鄙视。这货的成人X教育是谁教的?Omega会怀孕的好吗?这点常识都没有?


  小白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呆了。


  于是小江开始写安胎的方子。


  突然,小白转过身,就这么直直的盯着小江看,小江被看的头皮发麻,问:“又怎么了?”


  小白结结巴巴的说:“我能不能。。。不要这个。。。小。。。东西。。。”


  小江停下笔,眯着眼睛看着小白:“不想要啊,叫你家Alpha过来谈谈。”


  小白说:“我肚子里的东西为什么要他过来?”


  小江说:“我不想几个月后,有个愤怒的Alpha过来拆我的店招牌。”


  小白直接拍桌子:“你就不怕现在有个愤怒的Omega直接拆你的店招牌?”


  小江看着小白愤怒的脸,咽了咽口水:“怕。”


  小白摊手:“那你快把点药给我。”


  小江摇摇头,他指了指上边供奉着的观音菩萨说:“我信佛,不杀生。”


  小白突然间失了力气,又坐回椅子上,失魂般的自语:“早知道会这样,当时就不该说那种话。”


  小江看小白的样子的确有些可怜,便说:“要不叫你Alpha过来,大家谈谈。”


  小白说:“他忙。”  


  小江说:“连你这个开封府忙的一天到晚看到不人的三品带刀护卫都有空过来坐坐,他没时间?我就不信这世上还有比开封还忙的人。”


  小白白了小江一眼,没说话。


  小江看着小白的眼神,明白了:“不会吧,那个Alpha也在开封府?”


  小白脸青。


  小江知道自己猜对了,于是他继续说:“开封府也就那几个Alpha,包黑太老,四柱你看不上,就只剩下那只猫了。”


  小白没说话,脸色依旧发青。


  小江知道自己说对了,他叹了一口气,明白了小白的意思。那只猫啊,一个月前刚刚和丁三小姐订婚,现在正在准备婚礼,当然很忙。


  两人就这么在院里坐了一下午。


  晚上临走时,小白问:“是不是我找个Alpha来就行。”


  小江扶额说:“你现在的处境太尴尬了,我也没办法。”


  本来是敷衍的话,但是第二天,小白还真找到一个Alpha过来。


  小江看着那个Alpha不厚道的笑了。


  颜查散,新科状元啊,给小白拉来做这种事,他敢打赌,这货绝对不知道具体情况。于是小江问:“我说状元郎,你知道小白让你过来是干什么吗?”


  颜查散摇头。


  小江把昨天的事跟颜查散说了。


  颜查散回头看着小白。


  小白在那翻白眼,一脸要你多事的表情。


  颜查散说:“小白,要不我们成亲吧,反正颜府还差个夫人。”


  小白说:“你一大男人怎么这么婆婆妈妈?”


  颜查散把小白拉到一边,不知道跟他说了什么,反正一盏茶时间之后,小白居然同意了。


  两人走时,小江站在店门口,挥着小手帕送客:“婚礼记得来张喜帖。”


  二周后,小江还真收到了小白的请柬,一看日期刚好和他要去看的一场歌姬见面会撞了日子。小江权衡了一下,决定还是去见面会。


  但是后来,小江后悔了,很后悔很后悔很后悔。


  重要的事要说三遍。


  因为他错过了一场好戏,天大的好戏。


  那天,展喵去婚礼上抢亲了。


  据说那天晚上,展喵带着开封府的四大门柱和一堆衙役横穿了整个帝都去新科状元府去抢亲,那场面是何等壮观,何等的吸引眼球,整个汴京都在沸腾。  


  小江有现场头排的票,别人求都求不来,他竟然没有去,他怎么想都怎么后悔。


  后来,小江还想从小白嘴挖出点当时的现场情况,但是小白很长一段时间没来,估计是养胎生孩去了。小江也慢慢忘了小白的事,继续追他的歌姬见面会。


  一年后的某上午,失踪已久的小白依旧风风火火的冲了进来,怀里还抱着个小糯米团。


  小江眯着眼睛看了看小糯米团,又看了看满脸着急的小白,问:“怎么了?”


  小白说:“他流口水,一直流一直流,是不是傻了?”


  小江的脸抽了一下,哪有说自己家小孩子是傻子的,于是抱过糯米团查看。小糯米团不哭不闹,没有任何生病的样子,就是一直流口水。小江翻开糯米团的舌头,看到舌头下面压个小小的白芝麻,不注意看还真看不到,他顺手粘出来,小糯米团咯咯直笑,好了。


  小江说:“他才多大,呛到气管怎么办?”


  小白难得没有回嘴,一脸愧疚。


  小江抱着小糯米团玩了一会,问:“他叫什么?”


  小白还没说话,就听到后面有人回答:“展堂。”


  小江抬头看去,那只猫无声的站在廊下阴影里,小江心赞,好轻功,走路都没声音,都不知道什么时候到的。


  小白狠狠的瞪了展喵一眼,然后,一句一顿的说:“白。展。堂。”


  小江一副了然的表情,再看看展喵,后者一脸无奈。


  娇妻难驯,以后展喵的路还很长。


  小江逗了糯米团子一下午,小白就坐一下午,展喵也就站了一下午。终于糯米团子睡着了,展喵顺手接过去,站在小白身后,小白很自觉的向后靠了靠,就着阳光,也睡着了。


  小江被这两只比阳光都刺眼的恩爱光线刺的眼睛发痛,单身狗捂胸吐血:“开封府现在没事了?你们都很闲嘛。”


  展喵顺了顺小白的发,说:“这段时间,小白吃了不少苦。本来回京后一直想让他过来看看,但他一直不愿意。”


  本来男性Omega怀孕生子就是极为危险的事,加上小白的个性使然,不可能会在江南专心养胎,中间肯定是出了事端,最后孩子是平安生下,但是身体也应该虚亏不少。


  小江皱着眉,搭着小白脉搏,好一会后才松了口气:“气血两亏,不过还好没伤到底子,好好养些日子应该能恢复。”


  听到小江这么说,展喵也算是松了口气。


  小江侧头避开秀恩爱的光芒,一边写方子一边说:“小白嘴硬,有什么事只会硬撑着不说,他现在身体还在恢复阶段,别太折腾他。”


  展喵笑,带着宠溺。


  傍晚的时候,白福赶着马车来接人。


  展喵把小白和小糯米团子安顿好了后向小江告别。


  小江看着面前这个彬彬有礼的人,但是就是这么个人,却还不如小白来的真实,于是忍不住问:“喂,你准备标记小白吗?”


  男性Omega在未标记情况下也可以怀孕生子,在其孕期也会有暂时性的标记出现,只是随着婴儿的出生,这种暂时性的标记就会消失,最后还原成无标记个体。一年前小白来时,小江就发现他并没有被标记,后来听说展喵抢亲,想着应该会标记吧,结果一年后,小白依旧没有被标记。虽说Omega被标记之后就无法再选择Alpha,所以小白很小心,但是一直拖着不标记,总感觉让人不放心。


  展喵说:“这次抓住他就不准备再放手。”


  小江点点头,说:“搞定记得来请帖。”


  展喵点头。


  二个月后,还真送了请帖来。


  小王看到小江坐在太师椅上拿着请帖笑,便问:“师傅,笑什么呢?”


  小江说:“小白和展喵的婚期订了。”


  小王不解。


  小江继续说:“你不知道,丁三小姐又杀回京来报上次退婚之仇。所以,这场婚礼一定很精彩,很精彩。”


  小王凑过去看了下日期,忙说:“师傅,这日子不是和雪梅的见面会撞上了?”


  小江挥了挥手:“雪梅那,你去吧。。。这次好戏我不能错过。”


  于是,到了请帖上的好日子,小江拎着礼,带着看戏的心情去喝喜酒,但是失望而回,整个仪式平平静静,一点波折都没有。倒是雪梅的见面会热闹无比,雪梅不但多唱了三支曲子,而且还吻了小王的脸,那个位置原来应该是小江的。


  听到真相的小江,眼泪流下来。。。他只想去凑热闹,为什么热闹都神奇的避开他。


  小江怒了,对小王说:“白爷下个月的药还送过去了?”


  小王摇摇头,他实在不知道他家师傅打的什么鬼主意。


  小江说:“药柜右下角那个抽屉里的药丸,磨成粉加到那些药里去。”


  小王想着右下角抽屉,突然道:“那不是‘万子千孙热情大补丸’吗?这能加吗?”


  小江阴着脸:“吃不死人的,叫你加,你就加,啰嗦什么。”


  小王按着小江的吩咐把药搀了进去,也送到了白府。


  只是因为某些原因小白并没有喝,这药却被其他人拿了去,发生了意想不到的事。


  不过,那又是另一段故事了。


END










评论(22)
热度(174)
©搅基个铲铲啊 | Powered by LOFTER

想不完的脑洞,填不完的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