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合同人】【百物语系列】第一个故事 白猫

混合同人,无关CP,只是把人物拿出来说个清凉故事。。。



夏天了,让我们清凉一下。

  

  百物语系列

  

  这几天古城大雨,江边的水位早就超过了警戒线,上级单位的红色预警通知早就下达到这片警区。

  

  包老大早上从市里开会回来脸色就不好,像是这天气一样,一直阴雨,不见晴。


  这片警区周围都是新建小区,排水系统做的还不错,加上小区边上还有一条河,可以分洪,相对来说不需要太多警力;但是天气预报早就通知今晚后半夜会有一场强降雨,雨量之大,十年难见,这就需要全员出动。

  

  到底会不会加班?众人揣测了一下午,快到下班的时候,通知终于贴了出来,全局留守,通宵防汛。

    

  看到通知,众人也都了然。从当警察那天起,加班加点早就成了家常便饭,冬天防冻,夏天防雨,一切为民。

  

  有家有口的都打了电话,没家没口的自然没那些问题。

  

  因为留守人多,床铺先仅女同志用,肯定不够。公孙策决定把刚翻新的室内篮球场当成大通铺,供人休息。

  

  在食堂吃了晚饭,大家都领了睡袋到篮球场。

  

  因为是后半夜大雨,公孙策就让大家先休息,好给后半夜的工作作准备。

  

  都是年轻人,哪个会八点多睡觉的?于是众人便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打牌的打牌,玩游戏的玩游戏,剩下的人没事,便天南地北聊起来。

  

  不知道谁提了一句:“夏天,夜半,我们来说些自己遇到的,不可思议的事吧。”

  

  本来只是说说,但真有人附和,几分钟内,就聚起了十来个人。

  

  蒋平看了一下围过来的众人,问:“既然这样,谁说第一个?”

  

  白玉堂举手,说:“我来吧。前两天刚遇着一个。”

  

  


  第一个故事  白猫

  

  白玉堂养了一只猫,黑的,所以叫小黑。

  

  小黑会开门,还会开空调,智商算是猫是比较高的了。

  

  前两天,小黑不知道吃了什么东西,吐的厉害,白玉堂便带着小黑去常去的那家宠物医院看病。

  

  车出了地下车库开了两条街,便遇到了路面积水。积水大概十来厘米,够淹到排气管,很多小轿车都调头往回开。

  

  白玉堂的车是越野,排气管比其他车要高,那点积水他的车不在乎,于是就直接开了过去。

  

  开着开着,白玉堂就感觉不太对劲,本来四,五分钟就可以开完的一条街,他四十码开了十来分钟还没到头,而且更让他奇怪的是,街道两边一个人都没有。

  

  雨依旧在下,但还没有大到路边没人的地步。

  

  白玉堂心里虽然不舒服但也不能把车给停下来,只得继续开。

  

  突然就听到车后排宠物包里,小黑轻轻的喵了一声。

  

  白玉堂就看到街边,有个人。

  

  那人打了一把黑色的大伞,站在一个公交站台前,手里拎着一个竹编的宠物篮。

  

  想着这段路根本不会有交公车经过,白玉堂便放慢了速度,在公交站台前停了下来。

  

  白玉堂放下副架的车窗,对那人大叫:“你去哪?”

  

  那人的伞似乎抬了抬,但依旧挡着脸,说:“谢谢,我等那班车。”

  

  白玉堂说:“前面路有积水,公交车开不过来。我带你一程吧。”

  

  那人没说话,考虑着。

  

  白玉堂几乎都以为那人不会上车的时候,那人说话了。

  

  男人说:“谢谢。”

  

  但就在男人说话的同时,暴雨从天而降。

  

  男人看着大雨,说:“他不同意我上车。这样吧,你帮我把小白送到医院,我晚上去取。”说完打开车门,把那只竹编宠物篮放进了车里。


  白玉堂忙往后排看去,只见那个竹编宠物篮干干的,竟一点水都没有。他很奇怪,想问问男人,但车窗玻璃外,只有重重的雨幕和一个黑影。

  

  男人说:“麻烦了,谢谢。”

  

  声音不大,却穿过雨声而来。

  

  白玉堂应了一声,便开动汽车,继续向前,还是四十码的速度,一分钟后,他便看到了路口的红绿灯。

  

  到了宠物医院,白玉堂提起竹篮才看到那人说的小白是只白猫。

  

  宠物医院的医生认识白玉堂,给小黑看过之后来看小白,还奇怪他怎么又养了只白猫。


  白玉堂笑笑说是朋友的猫,一起过来看看。

  

  医生给两只猫都看了下,说没事,只是受凉。便给两只猫各打了一针。

  

  白玉堂把小黑和小白放上车,突然想起他没问男人联系方式,而且也想不起来那人长什么样子,对那个公交站台也没映像。


  于是开着车原路反回。回去时,他开的很慢,三十码左右,可是那条有积水的路,五分钟便开到了头。

  

  白玉堂没办法,只得把小白先带回家。

  

  晚上吃过饭,白芸生在客厅看电视,白玉堂去洗澡。

  

  等着他洗好澡擦着未干的头发走出卧室的时,听见一声猫叫。

  

  轻轻的一声“喵”。

  

  小黑的声音白玉堂常听,有点沙哑,这声猫叫明显不是它的。

  

  估计是小白的声音。

  

  白玉堂这才想起来,这一下午到晚上,他还是第一次听到小白叫。

  

  于是他停下来,向着猫叫声地方看去,却看到自家大门开着,两只猫一左一右站在门边上。

  

  白玉堂惊了,问白芸生:“芸生,你开门了?”

  

  白芸生从沙发上站起来,伸了个懒腰,说:“没。”

  

  白玉堂忙过去关门。他的手刚放到把手上,就听到门外有个男人的声音。

  

  “谢谢你,我来接小白。”

  

  白玉堂吓的,差点叫出来,但他还是迅速调整好情绪,打开门。

  

  走廊没有开灯,只有客厅里的灯漏了点到门外,照着男人的半截身体,看的有些渗人。但走廊的触摸灯在电梯边上,手碰了之后才能亮,现在那个位置刚好给男人挡住。于是白玉堂问:“你怎么不开灯?”

  

  男人说:“我接了小白就走,不需要太长时间。”

  

  白玉堂便低头看着小白。

  

  小白站在门边,它看看小黑,又看看白玉堂,轻轻喵了一声,便走出了门,弓起身体在男人腿边蹭着。

  

  男人说:“谢谢你照顾小白。”

  

  白玉堂还未及说话,便听到脚边传来一声:“没关系。”那音调很像小黑的。白玉堂低头看去,小黑正端坐那里,抬头看着他。白玉堂呼出一口气,抬头再看,大门已经无声关上。

  

  白芸生到厨房拿冷饮,问:“叔,你在跟谁说话?”

  

  白玉堂说:“小白的主人。”

  

  白芸生露出一种奇怪的表情,说:“小白?什么小白?”

  

  白玉堂说:“我下午带和小黑一起带回来的白猫。”

  

  白芸生说:“你就带回来小黑,哪有什么白猫?”



  

  

  众人沉默。

  

  终于,张龙开口:“那到底有没有白猫?”

  

  白玉堂说:“我说有,芸生说没有,可惜小黑不能说话,否则它能回答。”

  

  赵虎问:“那男人呢?你就没看到他到底长什么样?”

  

  白玉堂耸耸肩。

  

  中央空调突然启动,冷风从天而降,众人都感觉背后一凉。

  

  蒋平抖抖身上被冷出的鸡皮疙瘩,问:“谁来第二个?”

  

  展昭吸了口气,说:“我。。。”

  

  TBC


  

  


评论(3)
热度(8)
©搅基个铲铲啊 | Powered by LOFTER

想不完的脑洞,填不完的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