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九门】 水难 01

【老九门】水难 01


无关攻受,没有CP的01

另外,谁知道张副官叫什么名字?


  张大佛爷公馆里最近出了一件怪事。

  

  张公馆北厢的一间房间里,有水。

  

  最先发现的是公馆里的女仆梅香,梅香每天都会把公馆里的房间都打扫一遍。

  

  第一天,进那间房,地上只是一点点水迹,梅香以为是哪里滴落的水,也没在意,用布擦拭了去。

  

  第二天还是那间房,地上的水又多了些,踩上去还有水花。

  

  梅香找来张副队。

  

  张副队说可能是水管问题,让梅香不要着急,便吩咐亲兵去找泥瓦匠来修。

  

  第三天,梅香打开门扇门,就看见大水从门里涌了出,像是浪一样,扑了她一身的水。梅香吓的大叫,被水冲到身后的墙上,然后才摔坐在地上。

  

  众人都闻声而来,聚在门前,说什么的都有,但谁也不敢进那间房间。

  

  终于,过于吵闹的声音招来了当家张启山。

  

  张启山早就听下人说起这事,本来也以为是水管出的小问题,但以今天的事态来看,里面似乎大有文章。

  

  张副官跟在张启山身后,说:“佛爷,就是水管漏水的小事,你不用亲自过来。”

  

  张启山走的很快:“水管漏水?”

  

  张副官看着劝也没用,只得紧跟在后。

  

  地上的水越来越深,等走到那间古怪的房间前时,水已经漫过了脚背。

  

  众人看着自家主子到了,都退到一边。

  

  张启山站在房间门口向里看了看。房间不大,面里拉着窗帘,没有光亮,却不只从哪吹来阵阵阴风,吹的人心里发凉。张启山没有贸然进去,他站在门口,问:“这门,是谁开的。”

  

  有机灵的人忙把梅香推到张启山面前。

  

  梅香刚才被水淋的湿透,还未及换衣,只得湿淋淋的站在张启山面前,低着头说:“佛爷,是我。”

  

  张启山便问:“说说,刚才是什么情况?”

  

  梅香抬头看了看那间房子,犹豫了一下,然后说:“我就像往常一样,打扫房间,前几间房间都很正常,就这间房,我一打开门,一股水就倾泻下来,像是浪一样向外面涌。”

  

  张启山又问:“前几天也这样?”

  

  梅香摇摇头,说:“前天我打扫的时候,只是看到地上有些水,我也没在意。昨天水就已经很多了,我就把这事告诉了张副官,张副官说可能是水管漏水,让我不要担心,他会去找人修,哪知今天。。。”说着,倒哭起来了。

  

  张启山从口袋里抽出一条手帕递给梅香,说:“把脸擦下,去换套衣服。”

  

  梅香接过手帕,千恩万谢的走了。

  

  张启山又看向张副官,问:“你找的是什么泥瓦匠?连个水管都搞不好?”

  

  张副官看了张启山一眼,也没急着回答,只是驱赶着在四周看热闹的人。

  

  众人看着张副官白着脸,知道没戏看了,也只得散去。

  

  张副官看着下人都走干净了,才压低声音对张启山说:“佛爷,不是我找的泥瓦匠不行,而是有其他原因。”

  

  张启山看着张副官那神神密密的样子,反而被勾起了兴趣,问:“哦?那是什么原因?”

  

  张副官看了一眼黑暗无光的室内,小声说:“我去找了修这房子的工匠,可人家说,这北厢根本就没有铺水管。既然没有水管,那哪来的漏水?”

  

  张启山说:“这么邪门?”

  

  张副官说:“我原打算今天找八爷过来看看,哪知道就成这种局面了。”

  

  张启山哼了一声,脸上表情似笑非笑,看着动作像是要进那屋。

  

  张副官看着忙拉住张启山,说:“佛爷,要不等等八爷再说?”

  

  张启山看了张副官一眼,说:“那他那三脚猫功夫,骗人的。再说了,我到要看看连门口的那尊佛像都镇不住的,到底是哪路神仙。”

  

  说着便打开灯,进了那间屋。

  

  齐铁嘴一大早就被张府的亲兵王德江从床上请了起来。

  

  说是请是好听,拽才是正常。

  

  每次接齐铁嘴去张公馆的都是王德江,两人渐熟,所以说起话来也没个正型。

  

  坐在汽车上,齐铁嘴一边打着哈欠一边对王德江说:“一会到前面路口的烧饼店门口停停,我还没吃早饭呢。”

  

  王德江听了哼哼一声,说:“八爷,您这烧饼恐怕是吃不成了。”

  

  齐铁嘴靠在车椅背上,说:“怎么着,就这样把我给绑了,连着饭也没的吃?想饿死我啊。”

  

  王德江说:“饿着您八爷的事,我们可不敢。”更有说着,车慢慢停了下来。

  

  接着,车门被拉开,另一个亲兵钻进军里,拿里还拿着个油纸包。

  

  这个亲兵齐铁嘴也认识,叫梁震邦。

  

  梁震邦还没坐稳,车又开了。梁稳了稳身子,把手里的油纸包递给齐铁嘴,说:“八爷,早饭。”

  

  齐铁嘴接过油纸包,打开看了下,里面躺着三个油果子。这油果子刚出锅,炸的金黄油亮,正热乎,发出阵阵甜香。

  

  王德江说:“八爷,这可是佛爷吩咐买的,说您最爱这德运楼的油炸米果。”

  

  齐铁嘴白了脸,咽了口口水,并没有吃。他那么爱吃,当然知道这是德运楼的油炸米果,但时,他同时也知道,这米果是多么难买。德运楼每天早上只炸五十个米果,整个长沙城有钱的,没钱的都一早来排队,都不一定能买到,而张启山现在给了他三个。张启山这次叫他去肯定没有好事。

  

  但这米果又是什么意思?

  

  鸿门宴?

  

  可想着人家的鸿门宴都是一桌好酒好菜,而他的就值三个米果?想想就不值,一时不知道是伤心还是气愤,反而更吃不下了。

  

  王德江似乎一路说了什么,齐铁嘴也没心思听,就这么混混沌沌的进了张公馆。

  

  下了车,就有小兵带着齐铁嘴往屋里引。

  

  张公馆齐铁嘴常来,自然知道路怎么走,但是今天小兵却没有把他往客厅带,而是把他带到了北厢。

  

  北厢一直是用做客房,齐铁嘴只是听说,从未来过,但他心里也清楚,以张启山的个性不公容的下公馆里的任何一间房间有问题,却不会出现淹水的事情。

  

  踩着地上的积水,齐铁嘴心想,事情多办是在这了。

  

  张副官站在一间房间的门口,对着齐铁嘴笑:“八爷,你总算来了。”

  

  齐铁嘴太了解这张副官的为人,这笑对他来说也是陷阱,于是看着自己的鞋说:“哟,这水太深,鞋都湿了,我得要回去换鞋,换鞋。”说着,便向后退去。

  

  张副官忙拉着齐铁嘴,说:“看您说的,这里还找不到一双和八爷脚的鞋吗?小汪,你快去给八爷取双鞋来,要是全新的。”

  

  齐铁嘴惶恐:“哪此麻烦张大副官。。。”

  

  话还没说完,就听到房间里张启山开口:“是不是老八到了。”

  

  张副官忙回:“佛爷,是的。”说着便拉着齐铁嘴往房间里走。

  

  齐铁嘴还未进房间,就被水气给震到了,他忙挣脱张副官的铁手,跳到走廊,大口大口的呼吸,好像刚才被水淹没一样。

  

  张副官站在那里,一脸诧异:“八爷,您这是演的哪出戏?”

  

  齐铁嘴缓了缓说:“你没感觉。。。很压抑?”

  

  张副官摇了摇头。

  

  齐铁嘴张着嘴,他眼前满屋水蓝,像是一个充满水的空间。而他刚才进入房间时,刚刚感觉到了那种类似于溺水的窒息感,但看样子张副官还有稳稳坐在那里的张启山都感觉不到。

  

  张启山正在检查屋里的每样东西,却看不出半点端倪。齐铁嘴到了不来帮忙,却在门口左右跳脚,张启山微怒:“老八,进来。”

  

  齐铁嘴听了,脸上露出为难的表情,明明不想进去,但张启山开口了又不能拒绝。于是狠狠心,咬咬牙,走了进去。齐铁嘴先伸进一支脚在门内晃了晃,没感觉到什么异常之后,便把头伸了进来。他闭着眼睛,屏住呼吸,像是一个初学游泳的小孩,第一次入水憋气一般,小心翼翼试探,最后,终于忍不住,吸了一口气。但是那种窒息感并没有到来,齐铁嘴又猛吸一口气,发现可以正常呼吸后,颠颠的跑到张启山身边。

  

  张副官瞪着看白痴的眼神看着齐铁嘴:“戏演完了?”

  

  齐铁嘴没理张副官,面对张启山说:“我知道这里有什么问题了?”

  

  张启山忙问:“什么问题。”

  

  齐铁嘴说:“这里犯水难。”

  

  张副官在一边说:“废话,都淹成这样了,如果你能算出犯火难,我服。”

  

  齐铁嘴依旧没理张副官,开始依北斗七星之势,顺势而行。终于,在走到房间里那张大床前时,停住了。他回头,对张副官说:“这床,移开。”

  

  张副官说:“我移?”

  

  齐铁嘴说:“废话,难道我移?”

  

  张副官脸一沉,出门叫来几个亲兵,一起把床抬了出去。

  

  齐铁嘴走到原来床的位置,来回走了几步,仔仔观察,终于在一块青砖前停了下来。他狠狠的踩了一下脚下的青砖,对张副官说:“从这里开始挖。”

  

  这是要拆房的节奏?

  

  张副官看了张启山一眼,张启山点了点头,算是同意。于是张副官又多叫来几个亲兵,到库房铁锹开始翻砖开挖。

  

  因为砖被水泡过,地基极松,泥挖起来很快,不一会就已经挖了一米深。

  

  张启山在一起看着,问齐铁嘴:“东西吃了吗?”

  

  齐铁嘴这才想起那早饭米果子,忙从怀里拿出那个油纸包。

  

  张启山看着包的好好的油纸包,笑着说:“怎么着,转性了?连着油炸米果都不吃了?”

  

  齐铁嘴忙打开油纸包,抽出一条米果就咬。

  

  不吃白不吃。

  

  齐铁嘴刚咬第二口的时候,就听到叮当一声响,一个亲兵大叫起来。

  

  张启山和齐铁嘴立即围过去看。

  

  地下的黑泥里出现一个黑色的东西。

  

  张副官跳下坑里,拿起铁锹又挖了几下,然后用袖子抹了抹,一样东西露出一角。

  

  齐铁嘴看了,嘴里咬着的米果儿也掉了地。

  

  那泥里,竟然是一副黑色的棺材。


TBC

评论(7)
热度(41)
©搅基个铲铲啊 | Powered by LOFTER

想不完的脑洞,填不完的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