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鼠】ABO系列 -- 跟他还是跟他 上

这两天有时间,多写点。

同个ABO系列,

这是好久好久以后的故事。


【猫鼠】ABO系列 -- 本能 END


【猫鼠】ABO系列 -- 无关 END


【猫鼠】ABO系列 -- 小江医师的诊疗笔记 END


ABO系列 -- 跟他还是跟他 上


  这天早上,展堂漱洗完毕,哼着小曲走到饭厅。

  

  管家白茶已经让人做了早饭放在桌上。几道常吃的江南小菜,一大碗白粥,一盘包子,色香味聚全,看的展堂口水直流。

  

  屋外阳光明媚,鸟雀齐鸣,应着展堂心情极好,连着等待家人一起吃饭也格外有耐心。

  

  第二个进入饭厅的是他的弟弟,白云瑞。

  

  白云瑞比展堂小三岁,从小生的眉亲目秀,深得陷空岛几个伯伯婶婶喜欢。本来是相当讨喜的性格,却不知道为什么,最近变的分外内向,都不怎么说话了。

  

  展堂向着白云瑞打了招呼。

  

  白云瑞看了展堂一眼,道了声:“哥,早。”说完便坐下盯着饭桌中间那盘包子,任凭展堂怎么逗他说话,他都不说半个字。

  

  展堂无奈的看着那盘包子,心里很不是滋味。

  

  兄弟十来年的感情,还比不上一盘包子。

  

  片刻白玉堂牵着小雪走了屋。

  

  小雪才五岁,正是活泼好动的年纪,看到展堂便扑过去要抱。

  

  展堂忙接住妹妹,抱在腿上,一边哼着小曲,一边顺着小雪柔软的头发。

  

  白玉堂坐下,看着白云瑞。

  

  白云瑞继续盯着那盘包子。

  

  展家的当家,展昭最后进的屋子,看着一家人都坐好等他,便笑着说:“吃饭。”

  

  白玉堂站起来给除了展昭外的每人都盛了碗粥,然后坐下吃菜喝粥。

  

  展昭本以为白玉堂也会给他盛上一碗,举着空碗在那等着,但没想到那人就到他面前停了手,把木勺往碗里一丢,眼里显然没把他当人。展昭的笑尴尬停留在脸上,只得自己动手添了一碗。

  

  展堂夹起一点小菜,放到雪儿碗里,看着她吃。

  

  白云瑞眼观鼻,鼻观心,机械的动着嘴,心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没有人说话,只能听到咀嚼食物的声音。

  

  展昭看不下去了,便在那说着他在开封府里遇到的案子,末了还不忘记赞扬一下帮助他破案的贤内助。可惜,贤内助不理他。他便继续说,从第一个案子,说到第二个案子,第三个案子。

  

  说着,说着,终于,白玉堂“啪”的一丢筷子,对着桌上的两个孩子说:“那件事,你们想好了没?是跟我还是跟他?”

  

  展堂和白云瑞同时停下筷子,看着双亲。两人都没说话,到是一边的小雪“咯咯”笑起来,嘴里裹着饭嚷嚷:“我要爸爸,我要爸爸。”

  

  这里的爸爸当然指的是白玉堂。

  

  白玉堂得意的看了展昭一眼,然后眼光从展堂和白云瑞身上扫过。

  

  气压很低,明摆着是想让两人快点表态,但是两个儿子却像是吃了哑巴果一样,就是不说话。于是白玉堂挑选了比较听话的大儿子开刀,问:“你呢?”

  

  展堂嘿嘿笑,学着展昭的样:“我啊,吃饭吃饭。”说着便去拿包子。

  

  就当展堂的手快要拿到包子时,白玉堂的手打到了他的手背:“跟着你爹,可没肉包吃。”

  

  展堂一脸诧异,缩回手,瞪着眼睛看着展昭:“爹,你堂堂一四品武官,俸禄少到连肉包都买不起?”

  

  展昭看着展堂,意味深长的反问:“你觉得呢?”

  

  展堂撇撇嘴,似乎知道了答案:“嗯,肉包就算了,三餐里能有一餐有馒头吗?”

  

  展昭还没回答,白玉堂先怒了:“没有,你跟他三餐只能喝米汤。。。”

  

  白云瑞果然是被人称为脾气最像白玉堂的人,早听不下去,丢了筷子站起来:“我吃完了。”也不管在场人的反应,说完就走。

  

  展堂包着小雪不好追,只得先放下小雪,抓起两个以后可能都吃不到的肉包子,跟着白云瑞出了门。

  

  门外阳光灿烂,鸟语花香,本是让人心情舒畅的好天气,只是展堂的心情冷到了谷底。

  

  如果,不是他爹和他爸在闹离婚的话。

  

  学堂上午的课,展堂没心思听,老师提的问题,让他回答的乱七八糟差点闹出笑话。一直到了中午,一群人聚在一起吃中饭,才让他心情好了些。

  

  徐良问起缘由,展堂叹了一口气,说:“我家双亲,在闹离婚。”

  

  卢珍在一边说:“得了吧,谁都知道展叔对五叔那个死心踏地,言听计从的几乎要丢尽Alpha的脸。。。他怎么可能会休了五叔。。。”

  

  展堂看了卢珍一眼,说:“谁说是我爹休我爸,明明是我爸要休了我爹。”

  

  韩天锦在一边听着忙嚷嚷:“什么什么?这Omega能休了Alpha?这Omega敢休了Alpha?简直是天下奇闻。”

  

  卢珍用筷子敲了敲韩天锦的碗,示意他说话小声点,然后说:“你也别说,展叔和五叔之间的事,真不能用单纯的Alpha,Omega来形容。”

  

  徐良说:“那到是。说起展叔,明明是名闻天下的大英雄,偏偏在家里被一个Omege治的死死的。”徐良年纪在几个小子里最大,且已经分化成了一个Alpha,所以说起前辈的种种,有点恨铁不成钢的感觉。“作为一个能力强大的Alpha,他怎么能让自家的Omega骑在头上欺负,看看你那弟妹,都跟着五叔姓了。”

  

  展堂说:“这个可是他们俩以前约好的。生单数的孩子姓展,生双数的孩子姓白。我老大姓展,云瑞老二姓白。。。”

  

  还没说完,徐良在一边说:“你那妹妹,就不应该姓白。”

  

  展堂吃着饭,很不以为然:“哦,那个啊。我爸说展姓配女孩的名字不如白姓好听,于是就姓白了。”

  

  徐良冷哼一声说:“看看看看,这还不是被自家Omega骑头上?”

  

  卢珍胳膊扛了徐良一下,说:“人家夫夫有那情趣,你管那么多干什么?”他从小跟着白玉堂长大,自然会帮着他说话。

  

  徐良说着讨了个没趣:“最后,不还快要落了个空。”

  

  卢珍不再理徐良,便问展堂:“展叔和五叔的感情不是一直很好,这次到底是怎么回事?”

  

  展堂耸耸肩:“我哪知道。反正前几天突然就问我离婚跟谁这种话。”

  

  卢珍低头,想了一会,自语:“不应该啊。”自家母亲八卦嗅觉灵敏,展昭和白玉堂每次感情方面有问题都逃不过她的鼻子,但最近几天没听他妈妈说起这事。

  

  坐在一起一直没说话的艾虎突然开口,说:“这个。。。我到听到一个八卦。”

  

  众人立即都看向艾虎,齐声问:“什么八卦?”

  

  艾虎说:“展叔在外面,有小三。。。据说,还让白叔逮了现形。。。”

  

  这个八卦像是一个炸弹,足可把展昭一直以来树立的好男人形象炸成碎片。

  

  “不会吧。。。”

  

  众人哀声四起,引起周围吃饭的众人一起侧目。

  

  徐良向着艾虎方向靠了靠,低地声音问:“捉奸在床?哪家姑娘这么大胆?”

  

  艾虎又往嘴里巴拉了两口饭,说:“不知道,我也是听说。”

  

  展堂追问:“谁说的?”

  

  艾虎说:“不能告诉你,我答应朋友的。但是你放心,消息来源还是很可信的。”

  

  卢珍看着展堂,问:“那是你爸,你最熟。说说看,你看出什么蛛丝马迹没?”

  

  展堂低着头,想了很长一段时间,才摇摇头,异常肯定的说:“没有,完全没有。”

  

  卢珍的八卦之魂在燃烧:“怎么可能没有?都那什么了。。。”

  

  还未等卢珍说完,韩天锦踢了他一脚突然叫道:“哎呀,我忘记了,下午有武术排名赛。。。”说完还直向他使眼色。

  

  卢珍转头去看,却看到白云瑞脸色惨白站在离他们几步远的方面,他扫了几人一眼,然后快速的转身离开。

  

  展堂看了心里暗叫一声不妙,自己这个弟弟心思本来就重,这下听到这个消息肯定要出事,于是剩下的饭也不吃了便去追,可是他追出食堂之后却怎么也找不到白云瑞的身影。展堂叹了一口气,慢慢走到一边的台阶边坐下,思想也还在刚才没有回魂。

  

  一切的开始,原来是展爸有了外遇啊。

  

TBC




评论(12)
热度(99)
©搅基个铲铲啊 | Powered by LOFTER

想不完的脑洞,填不完的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