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八】看破 三

【all八】看破 二

【all八】看破 一

【all八】看破 序



003


       。。。。。。。。。。。。。。。。。。。。。。


      不好意思,因为某些原因,不可描述部分先撤了, 如需要,请留邮箱。

 

       。。。。。。。。。。。。。。。。。。。。。。。。。。。。。。


  第二天上午,张启山开完了列会坐着车来到医院。一开门,就看到齐八靠坐在床上,看着当天的报纸。

  

  张启山脱下披风和手套,递给张日山,然后走到床边站着。

  

  齐八抬眼看了张启山一眼,哼了一句:“来啦。”

  

  张启山看着齐八血色极好,红润有余的脸,伸手去摸他的额头,关切的问:“还痛吗?”

  

  齐八手中的报纸又翻了一张,任由张启山的触碰:“早没事了。”

  

  看着齐八说话,嘴一张一合,小小的虎牙似乎又尖锐了不少,张启山突然掐住齐八的下额,制住他的快要闭合的唇,手指却探入其中。齐八看了张启山一眼,没有说话,虎牙直接咬住他的手指。张启山皱了皱眉,抽出手指,已是破了皮流了血。齐八抬眼看了张启山一眼,眼中闪着妖异的光,转瞬即失,舌尖却扫过唇上沾着的血,一脸嫌弃的吐了出来:“呸,难吃死了。张副官,给我削个苹果。”

  

  张日山从一边探出头来,忙道:“好好,我的爷。”

  

  张启山总觉得眼前看报的人有那么点不一样,但哪里不一样他一时又说不上来。

  

  又过了一会,二月红和解九也到了,看着齐八咬着苹果一副精神极好的样子也都挺高兴,齐八嚷着要出院回家,解九去问下了主治医生,肯定他没事后,便让张日山开车送齐八回去。

  

  张启山,二月红和解九,相互看了一眼,古墓里的事,倒是默契的谁也没说。

  

  长沙最近的局势有些棘手。先不说日本人瓜分了不少长沙的商业分额,堂而皇之的做起了生意;再来南京政府派过来的一个王长官,说是监管长沙部防,但人却不老实,一直打着长沙附近外族群寨的主意,让解家和张家好一阵忙碌。

  

  回了齐宅,但被下了禁足令的齐八,却是最为悠闲的人,没事赏花逗鸟也是过的自在惬意。

  

  张日山每隔两三天便会过来看看,明面上说是受张启山的指示,但暗地里是给齐八送血来的。当然,除了喂血,他也没要求什么。

  

  就这么过了半个月,张日山嘟着嘴看着站在院内树下逗鸟的齐八,靠在他身边,讨好的问:“八爷?要不我们找个地方聚聚?”

  

  齐八撇了张日山一眼,逗着笼里新买的小绣眼:“先说啊,我不去什么不干净的地方。”

  

  张日山歪着脑袋想了半天,然后说:“我明天来接你啊。”

  

  齐八哼了一声,算是回答,也没放心上,他能带他去哪?

  

  第二天,张日山开着小车把齐八带到长沙城西,一个独门独院的私宅里。

  

  齐八下了车,抬头看着院里的两棵高大的银杏树,问:“这房子谁家的?”

  

  张日山从车里拿出钥匙,准备去开屋门:“我的啊。”

  

  齐八想着昨天的话,脸都在抽:“你不会昨天才买的吧。”

  

  张日山说:“不是。前几年我妈担心我娶媳妇没地方住,就买了呗。后来部队忙,就一直在佛爷那住,这里也就一直空着。昨天你一说,我才想起来,忙叫人来打扫干净了,这下好了,刚好可以金屋藏娇。”

  

  齐八忙怼过去:“滚滚滚,谁是陈阿娇。”

  

  张日山开了门,拉着齐八往屋里走:“是是是,你不是陈阿娇,你是我的卫子夫。”

  

  齐八:“这也不对啊。。。”

  

  进了屋,张日山根本没有给齐八说话的机会,直接把他压在床上,然后两人纠缠在一起。

  

  对于齐八来说,血液是一种毒,喝了会上瘾的毒,所以他会隔几天都会到这里来溜一溜,而张日山总是会在落日前掐点过来,喂饱他的人。

  

  张日山很喜欢看齐八喝血的样子。他伸出手,齐八的手指轻轻摩擦着他的手腕处的暴露出的静脉血管,再用舌头轻轻舔舐着血管上面的细嫩皮肤,然后尖利的虎牙会咬穿血管,把血吸进嘴里,吞咽下去,滋养着身体里的那个小小的蛊虫。每到此时,张日山的另一手会去轻轻拨乱他细软的发,齐八抬眼看着他,眯着的眼睛里全是迷离与虚幻。未了,齐八深吸一口气,发出如猫咪般满足的气声,张日山凑到他面前,亲吻他还沾着血的嘴唇。

  

  这一切都如此美好,美好到他宁可他天天吸他的血,吻他的带着血气的唇,哪怕他会因为失血过多而死。

  

TBC



评论(26)
热度(102)
©搅基个铲铲啊 | Powered by LOFTER

想不完的脑洞,填不完的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