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八】看破 四 (小副官副本结束)

【all八】看破 三  【all八】看破 二  【all八】看破 一  【all八】看破 序


小副官副本结束,再来是九八和二八


004


  悠闲的日子一天一天的过去,二个月后,北疆出事了。

  

  两个少民的寨子为了水源问题打的头破血流,寨子中的长老请张启山做中间人进行调和,他先是带了两个部下去处理,想着以谈判的方式解决。本来已经谈的差不多了,但是其中一个寨主的儿子莫名被人杀死在山路上,现场遗留下了刻有另一个寨子纹章的刀,于是失去理智的寨主带着人就冲了过去,又是一场厮杀,张启山只能让张日山调人去镇圌压。

  

  军队集结的很快,张日山安排当天晚上就坐专列出长沙。

  

  齐八听到小满唠叨这事,挂了条围巾,拎了鸟笼便出了齐府。前段时间,他嘱咐花鸟店的黄老板帮他留了一只母绣眼和家里的这只配成对,今天刚好有空去看看。

  

  小满说:“爷,你给你叫车。”

  

  齐八摆摆手:“不用,今天天气不错,我腿圌儿过去。”

  

  那家花鸟店在北街市场里,腿过去要路过步防军的营地。

  

  齐八刚走到步防军大门,看门的小兵就向他打招呼:“哟,八爷出来溜鸟啊。”步防军里的人大多知道齐八爷性子好,人也随合,家里有事没事也会凑过去请教,唠叨多了便也少了些礼数。

  

  齐八听了着有人招呼,便停下脚步,晃了晃细竹小鸟笼:“哟,刘小毛,最近家里可好?”

  

  刘小毛忙说:“好着呢,多谢八爷上次的指点,现在家里安生多了。”

  

  齐八眯着眼睛说:“小意思,小意思。”

  

  刘小毛说:“八爷,最近怎么没见您到佛爷府里转转,我们好些兄弟可都在等着您指点迷津呢。”

  

  齐八笑着说:“最近不是观世音菩萨寿诞吗,不少人都去求签请圌愿,我那小摊也忙。对了,最近你们那怎么样?”

  

  “还能怎么样?日子照样过,就是。。。”刘小毛说着,往齐八身边靠了靠,小声说:“最近啊,张副官不好。”

  

  齐八听的来劲,问:“怎么个不好法?”

  

  刘小毛继续八卦:“脸色不好,而且看着没劲,像是被什么吸了精气,人丢了魂似的。我们私下都在说,张副官是不是被什么狐狸精勾引了,还想找您出马给看看呢。”

  

  齐八脸色微变,自己都成狐狸精了。还问想些什么,就听到身后一声大喊:“刘小毛,你这门列兵怎么当的?”

  

  齐八看去,张日山一身军装,冷着脸,站在不远处。

  

  刘小毛吐了吐舌头,扶好枪,在门岗上站直,目视前方。

  

  张日山匆匆走过来,还想要训话,齐八忙开口解围:“好啦好啦,下不为例。”

  

  张日山狠狠的瞪了刘小毛一眼,然后看着齐八:“齐八爷,今个怎么有空到这儿来?”

  

  齐八摆摆手:“去去去,谁没事跑你这地来闲逛?我要去花市买鸟,路过路过。”

  

  张日山看了看齐八的脸色,还算红圌润,便说:“八爷这两天精神头好的很啊。”

  

  齐八知道张日山是关心他,但又不说破:“好的很,不劳您费心。”说完拱了拱手,晃着鸟笼就走。

  

  张日山忙跟上去,也不说话,就在齐八后面跟着。

  

  两人过了军营,走到一个背街的小巷,齐八才扔给张日山一方手帕,开口:“擦擦,看你一脸的汗。”

  

  张日山摘了军帽,已是一头一脸的汗水。

  

  齐八知道事情紧急,张日山一边安排布部,一边集结部队外派,肯定忙的要命:“事很棘手?”

  

  张日山说:“被人算计了,现在佛爷那也不安全,所以今天午夜我就带着人走。”

  

  齐八点点头,问:“这次要去多长时间?”

  

  张日山说:“快则半月,慢的话可能要二到三个月。”

  

  齐八问:“这么长时间?那你和佛爷都走了,长沙部防怎么办?”

  

  张日山说:“这个你放心,我已经安排好了人手,没事。”

  

  齐八念叨着,晃着鸟笼向前走:“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张日山追上去:“八爷,您是要去花市啊?”

  

  齐八反问:“你觉得呢?”

  

  张日山撇撇嘴,没憋住:“我还以为八爷是来找我的。”

  

  齐八撇了张日山一眼:“你说是就是吧。”

  

  张日山笑了,兔子牙刺眼。

  

  齐八感觉自己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在阳光下看过张日山的脸了。一般他们私会都在晚上,昏暗的灯光下,什么都是暖黄色,跟本注意不到他脸色有问题,但听到刚才刘小毛的话后,齐八特意仔细看了,张日山的脸色果然很苍白,眼眶下青污一片,像是很长时间没有睡好过,人自然也没以前神气。

  

  齐八说:“手伸出来。”

  

  张日山问:“干什么?”但还是乖乖的把手掌伸了出来。

  

  齐八从长衫袖里抖出一个小绣包来:“拿着。”

  

  张日山拿着小绣包在手里捏了捏,感觉里面好像还夹着东西,便要打开看。

  

  齐八忙拉住张日山的手腕:“别啊,这可是保命的东西,没到万不得已的时候,千万别打开。”

  

  张日山把小绣包放到胸口的口袋里,像是得了什么宝贝,一脸得意:“这是八爷专门给我求的,我得要好好放着。”稚气未消,笑的像个小孩子似的。

  

  齐八摇摇头,又从袖里抖出个绣包来:“这个是给佛爷的。”

  

  张日山看着,上扬的嘴角瞬间耷圌拉下来。

  

  齐八的手又向前送了送,张日山接了,放在口袋里,嘟囔着:“一定送到,一定送到。”

  

  齐八摇摇头,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纸包,解开张日山刚才放小绣包的那个口袋,把小纸包也塞了进去,最后扣上扣子:“放好了啊,这可是专门给你求的。”

  

  张日山的眼睛又亮了,笑的像个呆瓜一样。

  

  齐八挥挥手继续向前,这次张日山没跟上来。

  

  刚才的触动还在指尖,张日山的脉搏跳动有力,不像是生病,但是虚汗频出且血色不足,应该只是贫血体虚。

  

  “贫血体虚。。。难道是我喝的太多了吗?”笼里的绣眼叫的正欢,齐八晃着鸟笼逗着:“看来咱不能再拖累人家了,小翠啊小翠,这是要找储备粮了吗?”

  

  齐八一摇一晃的向前走,前面是花市,再往前就是解九的解语楼了。

  


  TBC


评论(21)
热度(108)
©搅基个铲铲啊 | Powered by LOFTER

想不完的脑洞,填不完的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