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八】失而复得 003 (现代AU)

002   001



  齐八读大学时,在学校里与几个谈的来的朋友组了一个小社团,起名九门,专攻曲艺。社团在大学里相当有名,当时学校里的大型活动,九门总有几个节目可以被选上。然后大学毕业,众人各自工作,闲着无聊的时候就会到解语楼演出一场,没想到好评颇多,也赚了个名声。

  

  真正让这个社团大火的,是某个专向网络问答社区“者也”里的一个问题:在茶楼里听曲艺是种什么体验?那时,做为民间传统艺术枯木逢春,人们口袋里有闲钱可以装个13,于是各种体验答案满天飞,可得票最高的是一个挂着长发美女背影头像,ID为“一醉解千愁”妹子的回答。妹子做为一个到古城旅游的游客,无意进了解语楼喝下午茶,听了一场相声,就被深深吸引。妹子用精炼而优美的文字写着自己的经历,她就像一个无声的记录者,记录下了她所见所闻——解语楼的雕花桌子是用红木制作的,虽是古物,但保存的相当完好,又新上了一层木漆看起来极有质感而又有古意。我点的是一壶竹叶青,伙计送上来一壶茶,两只杯子。茶壶的是上好的白瓷,纯白地色上绘着根根青竹,画师技艺超然,两三根竹枝配着点点飘落的竹叶构成一副绝美的画。倒茶时,一片茶叶顺着水流入杯里,淡绿色的水里漂着一片碧绿的叶片,与壶上的那画悄然成趣。再看其他桌,却都是不同的茶具,再细看,竟然是点的什么茶,配的什么茶具,也算是店家用心了。等着糕点上桌,才知什么是匠心。白米糕放置成梅花的形状,上面都点了红,像是佳人面上的美痣,拿一小块细品,才发现那米粉磨的相当细致,只是刚刚入口,便已软化,再一口就已入喉,中间夹的红豆沙更是妙不可言,豆沙细腻如丝,甜味适中。本不好甜食的我不但吃完了一碟白米糕,又忍不住点了一盘桂花蜜汁藕。相声开场,两人上场便让人眼前一亮,与北方有名的相声社团的人员不同,上场的两人即不是胖子也不是光头,虽穿着青衫长褂但也能感觉到身上散出的文化气息。捧哏看着是一个好好先生,嘴巴却是异常犀利,常常怼的逗哏说不出话。最出彩的是逗哏先生,嘴快,包袱抖的一个接一个,引的台下的观众哄堂大笑,而他每次笑起来的小半圈梨窝足能甜死人。

  

  那文齐八也有看,本来还喜滋滋的想着可以发现自己小梨窝的妹子到底是个什么样的美人,能不能发展出一段旷世奇恋。可是后来有一天,当他发现所谓的“一醉解千愁”只是解九的小号,那个高票答案只是他为了解语楼做的一次另类推广时,心都碎成渣渣,再也不相信网络了。

  

  不过拜这个答案所赐,从此后,解语楼就成了名,每个到古城游玩的人都想着到楼里听场相声,看场昆曲,这票自然供不应求。

  

  解九看着生意大好,便说服几人辞了早九晚五的工作,专职表演,为了稳定军心,还特意拆分了解语楼的股份,给几人均分。毕竟给别人打工和自己做老板哪个更上心点不言而喻。

  

  白色suv开到解楼门前的路口,齐八对副官说:“向前二十米,有个红色木门,我们走那里进。”

  

  副官听了齐八的话,开到那扇门前,停了车。

  

  车刚停下,门房里就出来一个人,对副官说:“客人的车子不在这里停,前面有专门的客用停车场。”

  

  齐八从车窗里探出头:“老王,这是我的车。”

  

  老王看着齐八的笑脸,忙笑着说:“哟,八爷今个怎么开车来了?您可是好长时间没开车了。”

  

  齐八也笑,回道:“这不是找了个机司嘛,方便。”

  

  老王忙回去开门。

  

  为了配合解语楼的整体风格,后门也做了处理。两扇实木大门缓缓打开,后是一栋三层的防古风格小楼,楼前的空地上已经停了几辆车。

  

  齐八等车停稳,拿着包跳下车,看了看停好的车,除了张启山,其他人可是全到了。

  

  副官锁好车跟着齐八进了楼。

  

  会议室在二楼,此刻的会议室里已经坐满了人。

  

  齐八忙打招呼:“哟,二爷二嫂,三爷,小四,狗五,六爷,七姑娘。。。”

  

  所有人都没理齐八,全都被他身后跟着的副官引去注意力。

  

  陈皮调侃着:“八爷,您这是收徒了?怎么没声没气的,以您现在的地位怎么也得办个拜师宴,请大家搓一顿。”

  

  因为都是朋友,关系不错,说起话来也个注意,齐八听了也不气,走到自己的位置坐下,笑嘻嘻的说:“怎么可能是徒弟,他是合成人啦。”

  

  霍锦惜盯着副官看了半天:“你当我们没用过合成人?像他这样的怎么会是家用合成人?”

  

  齐八说:“怎么会不是?做饭,打扫样样精通,他很能干的。”

  

  二月红冷不防问副官:“你捆绑的主用户是谁?”

  

  副官停下脚步,看着二月红回答:“齐先生。”

  

  二月红继续问:“除了他,你是否还捆绑了其他次级用户?”

  

  副官回答:“没有。”

  

  二月红伸出手:“绑定次级用户。”

  

  齐八愣了愣,啊,还能绑定次级用户,他怎么不知道,看来晚上有必要把那7300多页的说明书好好看看。

  

  副官并没有伸出手,他看了齐八又看着二月红,回答:“对不起,我的设定是只有家庭成员才可以进行次级用户绑定。经过我了解,齐先生的家庭成员只有齐小瓷小姐一人,您并不是,所以我不能跟您进行绑定。”

  

  话音刚落,整个屋子的人都笑了,霍锦惜的声音最大:“二爷啊二爷,你也有被拒绝的一天。”

  

  二月红并不死心,继续问:“怎样才能成为齐八的家庭成员?”

  

  副官回答:“法律承认即可。”

  

  二月红问:“怎样才算是法律承认?”

  

  副官回答:“与齐八先生结婚成为其配偶,或与齐八先生进行关系公正成为其养父或养子。。。”

  

  狗五在一边说:“二爷,你就不要调戏八爷的人了。”

  

  二月红笑着对狗五说:“我是正经在求问,哪里是调戏。”

  

  狗五见招对二月红没用,向着丫头求救:“嫂子,管管你家爷。”

  

  丫头已经在一边很没形象的大笑捶桌,便伸手拉了拉二月红说:“好啦好啦。”

  

  二月红收回手,对自家老婆说:“你说停,咱就停。”

  

  齐八看着二月红收回的手,突然问:“绑定用户只要握手?”

  

  “当然,提取DNA留档。你不是激活过了嘛。”陈皮听着这话问的不对,忙问:“难道你家这合成人用的是其他方法?”

  

  齐八想起昨天那个吻,脸一红,忙摆手:“没,没有。”

  

  看着齐八那脸色,就知道有事,狗五还想问,解九拿着文件走进会议室:“佛爷家里有事,这几天都来不了了。今天的例会我们先开。”抬眼看了副官一眼,对齐八说:“让你家的合成人坐一边去,他站着太让人不舒服。”

  

  齐八忙让副官到外边的休息室等。

  

  狗五问:“老八,你这合成人总有名吧,老是合成人合成人的叫多不方便。”

  

  齐八还未回答,走到门边的副官突然停下,转身对他们说:“我的名字叫‘副官’。”

  

  几人听了都脸色一变,没了声音。

  

  齐八难得严厉的说:“出去。”

  

  副官听话的开门离开。

  

  屋里的气氛有点重。

  

  解九忙打圆场:“好了好了,我们开会。因为佛爷有事,他的节目时间得有其他人给替上,我想着每天只需一人多个节目,一周也就轮下来了。刚好可以练练新节目,给秋后的换戏预个热。”

  

  下面的几对表演者商量了下,想想也行,便点头答应。

  

  解九也点点头,问:“今天第一个谁上?”

  

  没人说话,这时间有点急。

  

  齐八小声跟狗五说:“你说我们那新段子能上吗?”

  

  狗五说:“你不是要改吗?”

  

  齐八说:“改好了,今天已经带来了,一会给你看下。”

  

  狗五说:“我这里没什么问题,你那要能把词记熟了,我们能试试。”

  

  齐八点点头:“没问题。”

  

  解九问:“狗五,齐八,在讲什么呢。”

  

  齐八对解九说:“今天就我们先来。。。”

  

  话未说完,便听到外面有人吵闹,然后就有人敲门。

  

  解九开门,看到保安站在门口扯着副官不松手。

  

  解九忙问:“这是怎么了?”

  

  保安说:“这家伙一直在走廊来回走,然后一个门一个门的打,却不进去,鬼鬼祟祟的。”

  

  齐八忙出来拉过副官对他说:“不是让你去休息室吗?”

  

  副官的表情有点委屈:“您并没有告诉我哪一间是休息室?”

  

  所有人看着齐八一脸红。

  

  二月红说对保安说:“没事了,这是八爷的锅。”

  

  保安看着有人认领,便放了副官,继续其他楼层的巡视。

  

  齐八拉着副官走到对面的房间,打开门把他推进去:“祖宗,你就在里面等着,有电视,有网络,不会无聊。”

  

  陈皮说:“得,这哪是合成人待遇,又是一爷。”

  

  解九看了看走廊尽头,自己办公室的门虚掩着:“对了,前两天文化局的杨秘书给我传了份文件,说是国家现在要大力整改文化产业内容,严禁黄赌毒。有些地方需要我们注意,去拿那份文件,一会继续。”

  

  众人哀嚎一片。

  

  TBC


评论(13)
热度(35)
©搅基个铲铲啊 | Powered by LOFTER

想不完的脑洞,填不完的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