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八】看破 八 (二八副本结束)

【all八】看破 七  (二八副本拉灯)

【all八】看破 六  (二八副本继续中)

【all八】看破 五  (二八副本开启ING)

【all八】看破 四  (小副官副本结束)

【all八】看破 三  (小副官副本进行中)

【all八】看破 二  (小副官副本开启ING)

【all八】看破 一  

【all八】看破 序


二八副本结束前,来张帅帅的二爷



  008

  

  二月红早上醒来时太阳已经升了很高,阳光撒在屋里异常温暖。他摸了摸身边,冰凉,齐八看来已经起来许久。二月红起身披了件衣服走出门,看到院中心的花圃边,陈皮站在那里剪着花枝。

  

  二月红走下台阶,问:“看到八爷了吗?”

  

  陈皮忙回:“八爷被小满叫回去了。”

  

  二月红皱了皱眉:“不是让管家吩咐小满,这几天不要开门的吗?”

  

  陈皮抬了抬手里的剪刀,说:“是说了,八爷吃过早饭后也没准备回去,找了剪刀修花枝。可半个时辰前,小满急急忙忙过来的,跟八爷说总舵主来了。八爷一听,便跟着小满走了。”

  

  二月红低头想了下,这总舵主,好像有听齐八说过。

  

  三教九流中的行业各成一派,每派自然有每派的领头人物,而这总舵主就是惊门(注1)的头。齐家虽属九门,但在惊门中也算拔尖,总舵主与齐父关系密切,连带着也很喜欢齐八,齐八自二岁起就被总舵主带走游历江湖,到八岁才送回来,齐八看人识物的本领,大半都是那时学的。

  

  以前九门里的几人都听齐八提起过这位总舵主,说他人面广,手段高,不但在湖南湖北,连在长江中下游地区也排的上名号,没人不买他的面子。语气中颇有点敬仰的意思。

  

  众人也只闻其人,未见其人,可今天这人怎么找到齐八这来了?

  

  二月红感觉有点不安,忙叫陈皮备车赶去齐府。

  

  到了齐府,就看到一辆黑色汽车在门口停着,一个穿着西装的高大男人站在驾驶室外抽着烟,他抽烟极快,此时已是一地烟头。

  

  齐府大门紧闭,二月红去敲大门。

  

  小满打开大门,看到是二月红,一脸为难:“二爷,我家爷现在有客。”

  

  二月红看了一眼门口的司机,没出声,嘴型对了个:“总舵主?”

  

  小满点点头。

  

  二月红还想说什么,就看到齐八和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一起走出了前厅。

  

  男人身穿深蓝色绸缎长衫,带着一顶黑色帽子,长的极为普通,普通到过目即忘,淹没在人群里都找不出。

  

  齐八收了笑容,与那人说话也是严肃。

  

  二月红想,那人应该就是总舵主。

  

  两人轻声说了些什么,齐八抬头看到了二月红,微微点了点头,然后向着小满招了招手。

  

  小满跟二月红说了声“怠慢。”便跑过去听齐八的吩咐。

  

  齐八对小满说:“把桌上的东西包好,送到车上。”

  

  小满点头去做。

  

  总舵主嘴角带笑,很是满意:“这些东西果然还只有你这还有真的,我也算没有白跑。册门(注2)那老鬼拿出来的东西,我都不敢认,假的比真的还真。”

  

  齐八说:“册门东家给别人有假,给您的肯定是真,您就放一万个心。”

  

  总舵主挥挥手,话中带着些许怒气:“那家伙是什么脾性我还能不知道?也只有你能给他说些好话。昨天我跟他说起这事,他磨磨唧唧半天才拿个绢本《瑞鹤图》出来,说是宋徽宗真迹,他宝贝着呢,每天必细细观摩否则睡不着觉,今个我面子大,送给我了。我还想着这得盛多大的人情,结果打开一看,哼,上面的画我就不说了,字是你小子写的吧?”

  

  齐八眨了眨眼,讨饶说:“总舵主眼尖。”

  

  总舵主拍了拍齐八肩膀:“哎,你这字真是能以假乱真。不过你还算有点良心,字上留德(注3)了。”

  

  齐八说:“总舵主看出来了?”

  

  总舵主叹口气说:“看出来了。要是看不出来,我还真想不起来你这还会有真迹。”

  

  齐八脸色变了变,心里埋怨:你还不如看不出来呢。

  

  总舵主看着齐八脸色微变,知道自己抢了他的心头好,心里也过意不去,从怀里抽出一个小包,递给齐八:“拿着,我不能白要你的东西。”

  

  齐八低头看了下那个小包,不大,应该是贵重的东西,忙推开,道:“总舵主能看的上是我的福气,我哪能收这些东西。”

  

  总舵主说:“叫你拿着,你就拿着。”

  

  齐八收了手,笑而不接。

  

  小满抱着东西从屋里出来,总舵主索性把东西塞给他,说:“这是给你家老爷的,拿着。”

  

  小满接着谢过,抱着东西继续向着门外走。

  

  总舵主看着小满的背影,语重心长的问:“小八儿,你真不和我去金陵?”

  

  齐八说:“总舵主您知道的,家父过世嘱咐过,我必守孝五年,才能离开长沙。”

  

  总舵主说:“别人家守孝三年即可,到你这偏要五年,真不知道伏生怎么想的。”

  

  伏生是齐父的字,这时提到先人总有些伤感。

  

  齐八说:“家父既然吩咐过自然有他的道理。”

  

  总舵主猛出一口气,甩了甩衣袖:“罢了罢了,听他的就是,五年就五年。”

  

  齐八忙一礼:“谢总舵主成全。”

  

  总舵主忙扶住齐八,叹了口气:“这几年惊门凋零,我身边竟然连个商量的人都没有。小字辈里我最看中的就是你,可你却生得这副性子,竟比我还淡然,真可惜了你这脑子。”

  

  齐八没说话,和总舵主看着门外小满麻利的把东西放在车后座,然后关上门。

  

  司机坐回驾驶室,按了按喇叭。

  

  离开的时间到了,总舵主拉起齐八的手,紧紧握着:“我这次去金陵摸摸门路,搭搭关系,想这惊门翻身,就要看此一搏了。等你五年孝满,得一定要来帮我。”

  

  齐八深深一礼:“谢总舵主抬爱。”

  

  总舵主离开,经过大门时,停下,对着二月红便是一礼:“红二爷,久仰。”

  

  二月红还礼:“久仰久仰。”他看着总舵主的眼睛,那人眼神明亮,似乎只是在不经意的一瞥间,自己的心思已被读了去。二月红心里一惊,忙低下头去,等着再抬头,总舵主已经坐车离开。

  

  小满等车开远了,把刚才总舵主塞给他的小布包递给齐八,自己回客厅去收拾残局。

  

  齐八拿着布包在手中掂了掂,便知道是何物,于是走到二月红身边,拍了拍他胳膊,说:“这人厉害吧。”

  

  二月红说:“厉害,眼睛真厉害。”

  

  齐八说:“我都不敢在他面前说话,说不好我这半条命就没了。”

  

  二月红笑着说:“听起来总舵主很是器重你,怎么会削你半条命?”

  

  齐八说:“他总是让我想这想那,想的多了,别说半条命,整条命都要没了。”

  

  二月红恍然大悟:“哦,那个守孝五年是你编的。”

  

  齐八忙捂住二月红的嘴:“小声点小声点,给总舵主听到就全完了。”

  

  二月红抓住齐八的手,揉了揉,然后吻了一下:“要收买我可没那么容易。”

  

  齐八笑着说:“二爷今天不去戏园?”

  

  二月红说:“累了,休息。”

  

  齐八想了想,晃了晃布包中的二根小金条:“既然有笔意外之财,那今天我做东,去解语楼好好吃一顿。”

  

  二月红点点头:“行,听你的。”

  

  齐八对小满喊着:“今天东家有喜,关门谢客。”

  

  小满忙应着,他乐的清闲。

  

  解九正在解语楼喝二茶,突然觉得有点冷,连打了两个喷嚏。他望了望屋外的万里晴空,又喝了口茶。

  

  这是要发生什么事。

  

  TBC

  

  注1 测字算卦属惊门

  

  注2 古玩作假属册门

  

  注3 有些人在制作古玩赝品时,特意留有破绽让购买者识别,以免受骗,叫作留德。

  

  

评论(4)
热度(63)
©搅基个铲铲啊 | Powered by LOFTER

想不完的脑洞,填不完的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