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八】看破 九 (九八副本上线)

【all八】看破 八  (二八副本结束)

【all八】看破 七  (二八副本拉灯)

【all八】看破 六  (二八副本继续中)

【all八】看破 五  (二八副本开启ING)

【all八】看破 四  (小副官副本结束)

【all八】看破 三  (小副官副本进行中)

【all八】看破 二  (小副官副本开启ING)

【all八】看破 一  

【all八】看破 序


先来一张不戴眼镜的九爷




009


  齐八有个妹妹。

  

  几年前,齐父给齐八找了个小丫头回来,说是给他压八字。当然,压八字是明面上的,暗地里齐父是打算把小瓷养大了给齐八当暖房丫头,但齐八一口回绝,说是封建余毒,思想害人。无奈下,齐父就收了小瓷为养女,成了齐家的大小姐。齐父死后,齐八也没亏待她,不但吃穿用度跟着他来,大了点,还把她送到女子学校去学文化。文化是有学出来,但性子也被齐八惯的不成样,刁蛮任性齐家第一,连他都没有办法治。

  

  齐八有时想,这丫头就是天生克他的吧。

  

  所以,当某个阳光明媚的午后,齐小瓷端着杯茶坐在他身边,什么都不说只是对着他笑的时候,齐八知道这丫头又要求他做什么了。

  

  齐八接过茶喝了一口,但没理小瓷,只是一味的看书,翻过一页,又翻过一页,再翻过一页,直至最后一页。

  

  小瓷撑着下巴,笑着问:“要不再来一本?”

  

  齐八叹了口气,合上书:“说吧,又要什么?”

  

  小瓷笑的像只猫:“我想学探戈。”

  

  这个是新名词,齐八没听过:“探戈?那是什么?”

  

  小瓷站起来原地绕了圈:“那是很棒的舞蹈。”

  

  齐八问:“学校不教?”

  

  小瓷露出郁闷的表情:“教了,但那天我不是生病没去学校,等着我回学校,探戈老师都回南京去了。”

  

  齐八说:“哦,那就算了,等着来年去南京的时候我再给你请去。”

  

  小瓷一拍桌子:“不行,新年舞会都要跳的,只有我不会,那多尴尬。”

  

  齐八说:“那我有什么办法?”

  

  小瓷说:“你去学,然后教我。”

  

  齐八说:“你说的轻巧,我去找谁学去。”

  

  小瓷微微一笑:“解九爷啊,他会。”

  

  齐八说:“为什么要我去?”

  

  小瓷拉起齐八就往门外推,边推边喊:“让你去就去。小满,叫车。”

  

  齐八就这么被小瓷塞进了车。

  

  一个小时之后,齐八坐在解语楼解九房间里的那个从美国空运过来的大沙发上,翘着腿对解九说着这件事,解九听着听着就笑了。

  

  齐八问:“你笑什么?”

  

  解九的目光在齐八的身上来来回回过了几次,他还是如同平时一般,穿着暗红色的长衫,长衫配探戈,实在不搭:“笑你穿这身来学探戈。”

  

  “你还真会啊。”齐八差点从沙发上跳起来:“我以为你不会,还想偷个懒在这里喝个小茶,下个小棋,然后回去跟小瓷交差。”

  

  解九坐在沙发扶手上,靠着齐八略带自豪的说:“只要你听的过的洋玩意,没有我不会的。”

  

  “让我想想。。。”齐八想着从报纸上看到的新鲜玩意,伸手拿了块白米糕重重的咬下:“哎,那自行车你会骑吗?就那两个轮子的东西?”

  

  解九伸手拿过齐八手上那半块白米糕,咬了一口:“你非要挑刺吗?”

  

  齐八拍了拍手上的白米糕碎屑:“对哦,你也不用会,解大少爷出入都有人接的。”

  

  解九站起来前抹掉齐八嘴角的白色碎屑问:“准备开始了吗?”

  

  齐八说:“来吧,长痛不如短痛。”

  

  解九在一边挑着流声机的碟片一边说:“怎么说的像是要就义似的。”

  

  齐八说:“能不是?上次学舞,你硬是踩坏我一双鞋,脚痛了三天。”

  

  解九说:“你踩坏我三双,怎么不说?”

  

  齐八说:“不是赔你一副小字了嘛,那可比三双鞋值钱多了。”

  

  解九选出一张碟片放到流声机上,挑了指针放上去,就听到吱吱呀呀几声之后,一段音乐流了出来,小提琴悠悠的响起,领着曲调,解九走到齐八面前,伸手做了个邀请的动作。

  

  齐八愣了一下:“我是女步?”

  

  解九说:“你不学女步,怎么教你妹?”

  

  想想也对,齐八把手轻轻搭在解九肩头。

  

  解九的手拦上齐八的腰,并不急着起步,就着音乐慢慢解释:“你要知道,探戈刚开始是战舞,所以跳这个舞蹈充满力量,满怀激情。”

  

  齐八试着想了一下自己看过的各种充满力量,满怀激情的舞蹈,他突然想到北方神婆跳大绳时的样子,如果那算是舞蹈的话,也不算太坏。

  

  “现在呢,这个舞蹈在南美的阿根延街市里很流行,因为。。。”解九说着,右手顺着齐八背部肌肉向上绕过颈部,直达头部,他摘掉自己的眼镜,下一秒也摘掉了齐八的,一起丢到一边、齐八还没来得急出声,解九的右手又回到他的腰间,突然收紧把齐八拉向自己,然后额头相抵:“可以挑选自己的猎物。。。”

  

  齐八直视着解九的眼睛,他豁然明白所谓的猎物指的是什么,他不由怒了:“她一姑娘家,学这东西做什么。”说着挣脱解九向外走。

  

  此时,小提琴声中突然加入钢琴的声音,琴键有力的敲击,似乎直击心脏。齐八停顿了一下,解九顺势把齐八拉回怀里,带着齐八踩着舞步。刚开始,齐八的身体有些僵直,只得跟着解九的步伐移动,他听到解九说:“靠近一点,再靠近一点,看着我的眼睛,不要在乎踩坏几双鞋。”

  

  齐八听着笑出声,身体也跟着柔软下来,他想去踩解九的脚,却被解九轻易的躲了过去,齐八忙打哈哈:“对不起啊,没了眼镜,看不清。”

  

  解九没理会齐八,他突然停住脚步,左手高举,右手扶着齐八的腰让他原地旋转,齐八被转的有点懵,等着旋转停止,他本能的向着解九身体靠了过去,解九伸手刮了他的鼻子,说:“得了,你那眼镜只是用来遮挡你的坏心思,你眼睛一点问题都没有。”

  

  齐八索性靠在解九身上:“这你都知道?”

  

  解九眼神亮了亮,低头附在他耳边小声说:“因为我也是。”

  

  齐八听了,抬脚就踢。

  

  解九很从容的侧了侧腰,齐八的小腿擦着解九的腰腿滑落。解九笑了,说:“哟,无师自通,连着踢腿都会了。”

  

  齐八抬了抬眉,伸手推开解九:“爷会的多着呢。”

  

  解九的手滑过齐八的手臂,最后与他的指尖脱离。他后退了两步,看着站在另一边的齐八,第一次,他尽然感觉着有人穿着中式长衫这种与探戈格格不入的服装动起来也是那么有韵味。

  

  音乐结束。

  

  流声机咯咯响,准备着下一首曲子。

  

  解九慢慢走着,伸手开始解开西服的衣扣:“要来试试吗?”

  

  齐八也随着解九移动,却永远与他保持着一定的距离:“为什么不?”

  

  解九脱下西服,甩到一边:“探戈没有什么所谓的正常跳法,它需要你在展现自己的同时,寻找猎物,并且捕获猎物。”

  

  齐八眼珠转了转,然后点点头。

  

  解九已经很长时间没有直视过齐八的眼睛了,大多数的时间里,他看到的只是那副薄薄镜片上的逆光。他一直认为,戴着眼镜的齐八和不戴眼镜的齐八完全是两个人,一个面慈心善,一个聪明狡猾,镜片就像是一堵墙,分开了这两个不同的齐八。

  

  而现在这个微笑着的,目光闪烁的,会是哪个齐八?

  

  解九解开衣袖,挽起袖子,向前一步。

  

  齐八也学着,挺直腰身,右脚一跨。

  

  音乐的节奏越来越快,解九步伐快速移动,拉近两人的距离。

  

  他们互为对方的猎物,他们都想要捕获对方。

  

  他们的手击打在一起,手臂紧紧的靠贴,凝视着对方,想从对方的眼神中看出哪怕一点点的关于感情的足丝马迹。

  

  先收手的是齐八。他抽手,手臂却从解九的脊背滑过,在他的腰窝处流连。解九猛的贴近齐八的身体,密不透风。齐八回头,嘴唇在解九面前晃过,解九想去回应这个吻,可齐八却伸手把他推离。解九作势揽住齐八的腰,在他没有反应过来前,拽向自己,形成一个拖拽的动作,齐八的脚在地上滑行了几步,然后停住。

  

  或许解九带着齐八跳的并不是纯粹的探戈舞步,他只是就着音乐,把齐八带入到一个只属于他们的世界,并以此为乐。

  

  音乐还在继续,异国女人的声音低沉,带着说不出的性感与放浪。

  

  他们抱在一边旋转,嬉笑,最后倒在沙发上。

  

  解九从小就比齐八高一点,他看他永远都是要抬着头,这让齐八不爽了很久。现在呢,齐八坐在解九身上,居高临下,他很满意现在的姿势。

  

TBC

下章应该是九八字母。。。


最后

解家备外里会出现的小副官,不知道这两只会不会爆CP




评论(12)
热度(67)
©搅基个铲铲啊 | Powered by LOFTER

想不完的脑洞,填不完的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