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八】失而复得 004 (现代AU)

003    002    001


004


  副官坐在休息室里一个靠窗的位置。

  

  这天的天气很好,阳光照射到人体的表面温度是23摄氏度。对于人类来说,这是个舒适的温度,可以让人心情愉悦。但是对于副官来说,这个温度并不合适,23摄氏度会让他的体表温度升高5度,散热系统将由原来的常规模式变为降温模式,CPU的使用率会提高10%,电池待机会缩短1到2个小时。

  

  副官衡量了一下,从齐八给他安排的位置上站起来,换到靠墙且阳光直射不到的位置。

  

  墙的另一边是走廊,有人走过,并关上了会议室的大门。

  

  副官可以从走路的声音中判断那人是解九,他应该是从办公室拿了文化部的文件进了会议室。接着,他听到了哀嚎声,争吵声。。。副官判断,这将会是一场长时间的会议,直到一方妥协。

  

  副官闭上眼睛,转为待机模式的同时,开启了硬盘整理程序。他是一台全新的合成人,CPU,内存,硬盘等硬件设备都应该从未使用过,但是在昨天的初次硬盘整理时,他发现自己的硬盘里有一块区域是封闭的,就像是一个没有盖子的黑盒子把一切都包裹住,他接触不到。他试着向公司的远程服务器求解,但是服务器只回复了一个让他忽略的指令。

  

  解语楼的WIFI网络比齐八家的速度要快上许多。

  

  副官连接上WIFI开始从浩瀚的网络数据里寻找破解的方法。

  

  他很好奇黑盒子里的内容。

  

  这很奇怪。

  

  他尽然没有服从总服务器的指令。

  

  与人类世界的记录方式不同,在网络世界里,你留下过足迹就可以被找到,哪怕你以后删除,也可以从类似镜像网站的服务器里搜索到相关内容或是页面快照。

  

  只要你有关键词。

  

  副官先是搜索:“合成人”。

  

  大多是介绍与争议,没有什么有价值的东西。

  

  副官想起那个突然沉默的会议室,再搜索:“副官”。

  

  零散的信息,没有价值。

  

  副官想了一秒,增加了关键词:“齐八+副官”。

  

  没有交集。

  

  副官加大了搜索范围:“九门+齐八+副官”。

  

  这次终于有了结果。

  

  那是一个大学的旧服务器角落里的文件包,被无数有用的,无用的文件包压在下面。

  

  副官拾起这个满是灰尘的包裹,压缩的时间为五年前,这五年里它被遗忘在角落里,没有人记得它。他试着打开,但有密码。副官看了一下,用的是最原始的RSA算法,如若只是六位密码,他相信自己可以在五分钟内破解出来。

  

  远方传来高频鸣笛声,像是警车的声音。

  

  副官知道自己被这个大学里的防火墙盯上了,他只是一个偷入者,可不想被防火墙找到,因为那将会给他的主人带来很大的麻烦。副官抱着盒子在旧服务的硬盘空间里游走,他要尽可能的拖延时间。

  

  六位密码数字闪着红光,三十秒后第一个数字亮了绿光,接着第二个,第三个。。。

  

  防火墙离副官越来越近。

  

  四分三十七秒,六位密码完全解破。

  

  副官看到文件包被打开,解压出近1G的各种文件。副官就手拿起一份文件,那几乎是一种聊天软件的输出包,展开是一条一条的聊天记录。

  

  前几行如此写着:

  

  “陌生人:HI,我叫齐铁嘴,你叫什么?”

  

  “陌生人:你好齐铁嘴,你可以叫我副官。”

  

  “齐铁嘴:副官?真是个奇怪的名字。”

  

  “副官:我不认为这个名字奇怪。”

  

  ……………………

  

  只看到这几行,副官就感觉有人,不是防火器,而是有人接触到了他的身体,那人的信息并不在他的数据库里,该死的解码让他的CPU高速运转,他尽然没有在第一时间察觉到这人的靠近。

  

  副官猛然睁开眼睛,伸手捉住那人的手腕。

  

  那人没有尖叫,也直直的看着他。

  

  副官认得这个男人,那是刚才在会议室里,被齐八称为“小四”的人。副官把男人的样貌数据与解语楼官网上表演者的照片进行对比,最后认定,这人是九门的陈皮。副官迅速浏览了一下陈皮的简历,他是二月红的徒弟,却没有跟着师傅唱昆曲,而是表演单口相声。

  

  于是副官问:“你为什么不唱昆曲?”

  

  陈皮愣了一下:“啊?”

  

  副官说:“你是二月红的徒弟,应该唱昆曲。”

  

  陈皮噗嗤一笑,似乎是听了天下最好笑的笑话:“照你这么说,我爸自杀了,就应该跟着去死?”

  

  副官说:“这是一种逻辑谬论,并不成立。”

  

  陈皮说:“你也知道是逻辑谬论?”

  

  副官说:“你的父亲自杀与你的生死并没有因果关系,但是你拜二月红为师,且唱昆曲,这是有因果关系的。。。如果。。。”

  

  陈皮眉头一皱,打断副官可能出现的长篇大论:“你有完没完?”

  

  副官说:“没有。”

  

  陈皮说:“我对你的因果逻辑论没有兴趣,你想说什么我管不了你,但是你先把我的手腕放开。”

  

  副官转脸看去,他的右手还紧紧的握着陈皮的左手腕,并未松开。

  

  陈皮拽了拽。

  

  副官松开手,解释:“这是我的防御程序,它作用于一些不可预知的危险。。。”

  

  陈皮本来迈出门的那只脚在听了副官的解释后生生的收了回来,他转身冷眼看着副官:“你知道阿西莫夫的机器人定律吗?”

  

  副官说:“是的,我知道。第零定律:机器人必须保护人类的整体利益不受伤害。第一定律:机器人不得伤害人类个体,或者目睹人类个体将遭受危险而袖手不管,除非这违反了机器人学第零定律。第二定律:机器人必须服从人给予它的命令,当该命令与第零定律或者第一定律冲突时例外。第三定律:机器人在不违反第零、第一、第二定律的情况下要尽可能保护自己的生存。”

  

  这次,陈皮安静的听完了副官的话。他走到副官面前,弯下身体平视着副官的机械眼眸,慢慢的说:“不要跟我扯什么防御程序,也不要扯什么不可知危险,你刚才的动作已经伤害了是人类的我,如果我一个不爽,可以立即打电话到你所属公司让你回炉再造,懂吗?robot boy。”说着,他伸出手拍了拍副官的脸颊。

  

  副官伸出手想去阻止,但在中途停住。

  

  陈皮看着那只悬在半空的手,满意的笑了笑:“我只是帮八爷通知你一下,他去化妆准备上台了,你可以在这里坐着等他表演结束,也可以到前面找个空座坐着看,虽然你可能根本不懂什么是相声。”说完便关上门离开。

  

  副官眨了眨眼睛,他的确没有注意到时间已经到了下午五点。

  

  解语楼早已开门迎客,很多客人入座后都连接到WIFI,消磨下开场前的一段时间,这使得解语楼的宽带速率下降,副官也没有了一展所长的条件,他想继续读取只看了四行的聊天信息,却发现因为刚才的突发事件,解压的文件在传输中受到了损坏,那个聊天文件怎么也无法打开。副官想去旧服务器里再看看,发现本来潜入服务器的BUG已经被大学的工作人员及时修补,没办法再用。

  

  于是副官决定去前面听齐八说的相声。

  

  今天的解语楼又是客满。

  

  副官就站在员工通道的门边,看着台上的表演。

  

  齐八和狗五穿着长衫站在台中间,两人已经说了一小会,引的台下笑声连连。

  

  副官觉得自己也应该笑一笑,所以他笑了。却听到一边有人惊呼,他转过头去,看到解九依着墙站在门的另一侧。

  

  解九看着副官说,一脸惊讶:“原来合成人也会笑啊。”那样子就知道明白了“多莉羊会作梦一样”。

  

  副官说:“微笑可以拉近人与人之间的距离。”

  

  解九摆摆手:“得了,我知道你们笑起来是什么样子,我家也有两个家用合成人。”

  

  副官不再说话,只是站直身体,向解九伸出右手。

  

  解九看着副官伸出的那只手,问:“怎么?想让我成为次级用户?”

  

  副官说:“不是。齐先生说握手是初次见面的礼仪。”

  

  解九愣了一下,伸出手,与副官的手握了握:“你真是个奇怪的合成人。”

  

  台上,齐八与狗五的表演结束。

  

  台下,观众报以热烈的掌声。

  

  解九看着副官的嘴动了动,似乎是说了什么,但是周围的声音太大,他没有听清。想再问,副官已经被谢幕的齐八引去了注意力。

  

  齐八谢幕时偷偷的向着员工通道方向挥了挥手。

  

  副官露出兔子牙,笑了。

  

  TBC


评论(2)
热度(25)
©搅基个铲铲啊 | Powered by LOFTER

想不完的脑洞,填不完的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