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八】看破 十一 (九八副本END)

【all八】看破 十  (九八副本进行ING)

【all八】看破 九  (九八副本上线)

【all八】看破 八  (二八副本结束)

【all八】看破 七  (二八副本拉灯)

【all八】看破 六  (二八副本继续中)

【all八】看破 五  (二八副本开启ING)

【all八】看破 四  (小副官副本结束)

【all八】看破 三  (小副官副本进行中)

【all八】看破 二  (小副官副本开启ING)

【all八】看破 一  

【all八】看破 序


011


  齐八听了二月红的话,暂时闭了摊子,这些日子不是到红府坐坐,就是去解语楼喝茶,日子过的也自在。

  

  这天,齐八惯例在院里逗着绣眼,小满抱着大包小包的走了进来。

  

  齐八停下手,问:“这哪来的东西?”

  

  小满说:“九爷送来的,说给你和小姐。”说着走到内堂一骨碌倒在桌上。

  

  齐小瓷耳尖,听了从后院出来,翻看着桌上的东西,大包小包一共五包。她看着有个一包上帖着自己字的标签,便打开看,却是一件红色舞裙,蚕丝面料,拿在手上轻盈顺滑。齐小瓷看的眼睛发亮,忙贴在身上比划着:“哥,你看这裙子好看吗?”

  

  齐八拿着鸟笼晃进屋子,看着红裙露胸缩腰,还能露出半截白花花的大腿,便道:“有碍风化什么的咱不说,新年舞会,新年舞会,到时你不冷?”

  

  齐小瓷没理会齐八,把红裙放到一边,伸手去拆帖有“八爷”标签的包裹。打开一看,是一套崭新的白色燕尾服,中间还夹着一张请帖。齐小瓷打开看了,是解九的字,说是有请来一位会探戈的小姐,可以教小瓷跳舞,邀请他俩过去,时间是当天下午,地点还在解语楼。

  

  齐八拿着请帖看了半天,还没说话,齐小瓷已经招呼小满去叫车。

  

  两人到解语楼时,解九正在客厅里与一位小姐喝茶。

  

  那位小姐看年纪最多十八,黑色卷发,一身白色衣裙,外面罩了一件宝蓝色的披肩,举手投足间也是大家风范。

  

  看到齐八和齐小瓷到了,解九忙站起来介绍:“这位是霍锦绣,这位是齐八爷。”

  

  霍锦绣拢了拢披肩,款款站起,欠了欠身体:“久闻八爷大名。”

  

  齐八看着霍锦绣虽然年青却是气魄十足,便问:“霍小姐真是丽质天成,可不知霍小姐与霍家。。。”

  

  解九说:“锦绣是霍七姨的掌上明珠,从小在美利坚学习,七姨就她一个女儿,出去久了想的很,就让她回了国。”

  

  齐八微笑。他与霍家现任的当家霍老夫人关系不错,她老人家也把他当孙子辈顾着,他刚接手九门时也是帮了不少的忙。上月听着霍老夫人病了,齐八便带了点东西过去慰问,顺便在那里听老人家唠了大半天的嗑。霍老夫人掌着霍家偌大个家业,在长沙城里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在家里竟然连个能说的真心话的人都没人,有些心里事还要他来开解,想着也是凄凉。齐八惯例的开解了几句,让老家人放宽心,儿孙自有儿孙福什么的。出了霍老夫人住的院子,他便遇到了霍七姨,看着是给老夫了送药,到是与他向着宅外走,话里话外也是探着老夫人的口风,齐八笑而不语,于是霍七姨便开始说起自己的唯一的那个女儿。当时听着霍七姨倒豆子似的说着自己女儿的好,他还以为是夸大了不少,但现在看着霍锦绣的气度,的确有一争霍家当家人的资本。不过想归想,但嘴里还是说:“果然是霍家姑娘,不一般,真不一般。”

  

  齐小瓷从齐八身后转过来,抱怨:“你们招呼好了没?就我一个人很无聊的。”

  

  霍锦绣看着齐小瓷,弯眼笑:“这就是小瓷?要学探戈的?”

  

  齐小瓷歪着头看着霍锦绣:“是啊,姐姐会吗?”

  

  霍锦绣拉着齐小瓷说:“当然会,不过你这身学生装可不成,要换一套。”说着拉着她去换衣服,边走边向解九使了个眼神。

  

  齐八看着两个姑娘消失在房门的另一边,略有担心:“她们没问题吧。”

  

  “能有什么问题?”解九看了齐八:“你不换衣服?”

  

  齐八说:“我换什么衣服?”

  

  解九说:“那套白色的燕尾服。”

  

  齐八说:“我也要跳?”

  

  解九说:“三缺一,你觉得呢?”

  

  齐八扶着额:“我就知道,你不会这么轻易放过我。”

  

  解九揽过齐八的腰,脚下滑过一个旋转的动作:“你身体这么柔,不跳多可惜。”

  

  齐八推开解九,狠狠瞪了他一眼。

  

  解九一直西装示人,换衣速度极快,霍锦绣和齐小瓷换好裙子时他已经站在厅里选择着音乐。

  

  齐小瓷换上那件红色舞裙,穿着红色小皮鞋,也没有姑娘家的矜持,落落大方的走了出来。

  

  霍锦绣总感觉少了点什么,她跟在后面,撑着下巴看了下一会,发现在问题所在:“对了,还有头发。”便招呼齐小瓷过来梳理头发。她把小瓷的头发放下,编成一股麻花然后盘在脑后,露出少女美好的背部曲线。霍锦绣点了点头,很是满意。

  

  齐八换上了那套白色的燕尾服,敞开的外套下能看到腰带勾勒出的窄腰。或许是平时齐八穿着的长衫实在是遮掩身材,大家也都记得他缩着身子躲人背后的怂包样,此时穿着一套剪裁得当的燕尾服上身,他再抬首挺胸的往那一站,却也是风度翩翩,气质非凡。

  

  解九看着没有声音。

  

  齐八眨眨眼睛,走到解九身体,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呆了?”

  

  解九抓住齐八的手,在掌心里揉了揉:“以后要给你衣柜里添加几套衣服。”

  

  齐八挑着眉:“你买单,我不反对。”

  

  霍锦绣拍着手:“我说先生们,把两位如此美丽的女士凉在一边,可不是什么绅士行为。”

  

  齐八忙讨饶:“霍小姐莫怪,霍小姐莫怪。”边说边推着解九去放唱片。

  

  音乐声响起。

  

  霍锦绣向着齐八伸出手。

  

  齐八轻轻揽起霍锦绣的腰,动作异常绅士。

  

  两人随着音乐起舞,虽都是简单的舞步,但也和谐美好。

  

  霍锦绣嘴角带笑:“久闻齐八盛名,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齐八笑着说:“过奖过奖。”

  

  霍锦绣说:“齐先生不必自谦,我可是听外祖母说起过的。”

  

  齐八说:“哦,不知道霍老夫人说了齐某的什么?”

  

  霍锦绣说:“说齐八爷聪明世故,说齐八爷待人温和,说齐八爷能助人成事。”

  

  齐八一听不妙,这小姑娘是想让他助她在崔家立足啊。想着霍家那一大家子女人,齐八头都痛。正想着要怎么给拖过去,就听到音乐一断,齐八忙把霍锦绣不动声色的推送出去,换了齐小瓷过来。但解九那可不这么想,他脚底一转,倒是把自己给送了过去。齐八看着解九,说:“你怎么过来了?我要我妹啊。”

  

  解九耸耸肩:“不满意?不满意再把崔小姐给换回来?”

  

  齐八一听立即缩了脖子:“别别,算我怕了你了。”

  

  解九微笑:“怎么?这才一面就怕她了?”

  

  齐八说:“可不是,想让我去帮助呢。”

  

  解九说:“这不好嘛,人家长的也不差。”

  

  齐八说:“你不懂,崔家人长的美不错,但那是白长的吗?”

  

  这边两人边说边跳,那边两人边跳边嬉闹,都没有正行。

  

  齐八突然问:“这曲子好听,叫什么?”

  

  解九说:“‘一步之遥’。”

  

  齐八说:“虽是一步之距,但实是天地之差别。这人是发生了什么大事,写成的曲子?”

  

  解九说:“据说是写这曲子的人当时去赌马,自己买的马一直跑第一,却在最后冲刺的时候被另一匹马赶上,最终,他买的马以一步之差输了比赛。他心痛赌资之余便写了这歌。”

  

  齐八问:“真的?”

  

  解九说:“真的。”

  

  齐八笑出声:“你说是外国人多稀奇,这事也能作出文章来。这要是搁在国内,就算是输了银两,也要写上沐浴更衣去看比赛,领悟一番做此曲,决不会说是什么输了钱心痛。”

  

  解九想想还真是如此。

  

  中国人就是在意别人的眼光,坏的也要写成好的。

  

  一曲终了。

  

  齐八摆摆手,表示自己再也跳不动了。

  

  音乐继续播放,两个女生似乎跳上了瘾,霍锦绣又开始教齐小瓷跳踢踏舞,小瓷撩起裙子的下摆,也不管鞋子合不合适,学的认真。

  

  齐八和解九坐到窗边,暖暖阳光撒进屋,倒是个聊天的好天气。

  

  没有张大佛爷坐镇的长沙,表面上太平无事,可背地里却是暗涌不断,首当其冲的便是日本人。长沙城里日本商会会长新谷润一开始收买什么王参事,刘副官,张会长之流,虽都是权力不大者,但人数多了也是麻烦。

  

  解九给齐八倒了一杯茶,慢慢说:“新谷润一表面上是在扩大日本商品的市场份额,但暗地里是在向长沙军商两界各处插暗钉子。”

  

  齐八闻着杯中的茶香,叹了口气:“有些人真是膝盖没骨头,看点好处就急着向人摇尾巴。”

  

  解九说:“这世道,谁不爱财?”

  

  齐八说:“都说君子爱财取之有道,但也不至于收卖国财。”

  

  解九说:“那些人,自然是要教训的。”

  

  齐八听着话中有话,但又不好问破,他看到解九眼中闪过一丝凌厉,知道他已经动手教训了一些人。齐八喝了一口茶,上好的太平猴魁,入口清香,回味无穷。他缓缓的吐出一口气,解家毕竟不像张家,有军队在后面撑着,解九也只是以个人力量尽力平衡着长沙城里的局势,也不知道能撑几天,要想这长沙长久太平,还是要靠张启山,张大佛爷啊。

 

TBC 

  

写着写着,还是很想佛爷和小副官哒。

评论(3)
热度(57)
©搅基个铲铲啊 | Powered by LOFTER

想不完的脑洞,填不完的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