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鼠】ABO系列 -- 跟他还是跟他 中

【猫鼠】ABO系列 -- 本能 END


【猫鼠】ABO系列 -- 无关 END


【猫鼠】ABO系列 -- 小江医师的诊疗笔记 END


【猫鼠】ABO系列 -- 跟他还是跟他 上


硬生生拖出个“中”来


  展堂并不知道他爸和他爹在成亲前的爱恨情仇。关于他们的故事,他从小到大听过无数的版本,但他知道,没一个版本是真实的。

  

  展堂记得六年前,展昭和白玉堂发生过一场剧烈的争吵。为了什么吵他是不记得了,反正结果就是白玉堂摔了杯子走人,这一走小半年没见着人影,半年里展昭也没着急,就这么带着两兄弟过着平常日子。

  

  可是街角的媒婆坐不住了,三天两头往展府跑,夹着厚厚的一叠相亲资料,献宝似的给展昭看:“展大人你公务繁忙,家里没个人照顾两兄弟不行,你看这是东街的王家小姐,貌美如花;那是西市的黄家千金,温柔善良,还有七八家的黄花大闺女,个个都是顾家的好手。”

  

  展昭笑着看着,没说什么,东西都是收下了。

  

  展堂带着白云瑞在前院里玩,一边听媒婆说话,一边心里发凉,想着要完,他们兄弟俩要有后妈了,以后要过上小白菜一般的没人痛没饭吃的苦B生活了。晚上展堂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最后决定带着白云瑞投奔到卢家,卢大娘的厨艺一流,不会饿着他俩。放下心头事,展堂昏昏睡去,等着醒过来,日头高挂。展堂连忙去打包自己和弟弟的东西,拉着还没睡醒的白云瑞就向外走。

  

  媒婆摇着扇子从门外走进来,一脸的得意,似乎对于此行志在必得。

  

  展堂真的很想踹这媒婆几脚,他爹就是离开小半年,人还没死呢,就急吼吼的上门说亲,真是缺德。

  

  白玉堂从天而降,落在媒婆面前,什么也没说,抬腿对着她屁股就是一脚。

  

  媒婆哀嚎一声,转头看着是正主来了,心知理亏,爬起来拔腿就跑。

  

  一只手搭在展堂肩上,他抬头看去,看到展昭站自己的身后,挑着嘴笑。那时,展堂突然有一种感觉,似乎这一切都是展昭安排好的。还没多想,展堂就被白玉堂拎着后领像是拽小鸡一样拽起来:“好啊,我这才几天人不在,你们一家从上到下都给我反了?大的动歪心思,小的给我离家出走?走走走,都给我走。”说完就把展堂和白云瑞丢到门外。

  

  两扇门轰的关上,差点夹到展堂的脚。

  

  门内白玉堂对着展昭说:“你怎么不走?”

  

  展昭说:“这我家,我怎么会走。”

  

  白玉堂说:“好,你不走我走。”

  

  展昭说:“你是我的人,不能走。”

  

  白玉堂说:“你说不走就不走?我偏要走。”

  

  展昭说:“你说要走就要走?我偏不让你走。”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说的越来越不像大人说话,到了后面就传来砸东西的声音。

  

  展堂没来由的心痛,看来客厅里那些个古董瓷器又要遭殃。

  

  白云瑞揉着还没睡醒的迷糊眼睛,摇着展堂的手:“哥,我饿了。”

  

  展堂抓抓头,背着包裹,牵着云瑞着东大街的卢府走:“我们去大伯家大娘要吃的,怎么样?”

  

  白云瑞立即点头,两眼放光:“好。”

  

  两人边走边玩逛到东大街。

  

  卢大娘看到两人时,展堂拿着糖葫芦,白云瑞吃着白米糕,嘴边一圈芝麻。卢大娘忙抽出手绢帮白云瑞擦拭干净,抬眼看着展堂背上的包裹,就知道展昭和白玉堂又吵架了,看着包裹的大小,这次吵的还不轻。她忙让卢珍带两人去玩,然后让管家去展府看看。一个时辰后,管家回来说,还在砸东西呢,一时半会好不了。卢大娘叹了口气,安排两人住下。

  

  卢方一生江湖豪迈,晚年才得一子,卢珍被卢方惯的不成样子。虽然长的是白净纤弱,但是内里却是一混世魔王。他一人就成把卢府搅的不成样子,不要说再加上个展堂和白云瑞。

  

  三个男孩子若要闹起来,那能量绝对是三的三次方。卢大娘那几天被他们吵的头痛,天天念着老五家两口子来接人。

  

  十天后,展昭提着聚香园的点心上门。

  

  卢大娘看着展昭简直看到了希望,她接过点头,还是担心两人的事,便问:“这次没问题了?”

  

  展昭笑着抱起扑过来的白云瑞,说:“没问题了,保证没问题了。”

  

  展堂站在一边与卢珍告别,还想着他那精力旺盛,睚眦必报的爹怎么会轻易妥协,可回去后发现,白玉堂真的安静了不少。只是,十个月后,他们多了个妹妹。

  

  卢大娘抱出小婴儿给他们看,展昭则进屋去看白玉堂。从虚掩的门逢里,展堂看到展昭坐在床边,白玉堂虚弱的挥了挥手,展昭握着白玉堂的手搓了搓,眼神里全是心痛与溺爱。

  

  展堂那时突然明白,展昭与白玉堂不管一起经历过什么,他们之间一定存在着比血缘更为强大的牵绊。

  

  这样的牵绊维系着两人,不会允许有第三者的存在。

  

  所以,一定是哪里错了。

  

  展堂如此坚信,但是几个时辰后,他就被现实拍拍打脸,生痛。

  

  那天学堂下课,展堂别了几个小伙伴从小道抄近道回家。离家还有二条巷子的时候,他突然看到展昭穿着平时不会穿的素色长衫,嘴边贴着两撇小胡子,左右看看确定无人后才匆匆向着城西而去。展堂脸抽了抽,忙偷偷跟了上去。

  

  展昭在小巷里左走右穿,走的时快时慢,就是要看后面有没有人跟踪。

  

  展堂从小在这片巷子里长大,道路大多认识,任凭着展昭在前面怎么反跟踪,他都死死的咬着前人不放。

  

  半个时辰后,展昭停在了一个小院门前,在确认了左右无人后,他敲了敲门,三长三短再三长。

  

  九声敲门声后,门打开了,一个女子扑了出来,扑进展昭的怀里。

  

  女子说:“展大人,你不来我一个人在这里,好害怕。”

  

  展昭拍了拍她后背说:“家里有事。”

  

  女子抬起头,锤着展昭的胸膛,撒娇道:“你真坏,家里有个正夫人,就不记得人家了。”

  

  展昭握住女人的手,把她推进屋,关上院门。

  

  展堂躲在树上看的真切,那女子最多十五岁,长的如出水芙蓉般娇艳,让人心生倾慕。

  

  老牛吃嫩草也就算了,还眼皮低下金屋藏娇。

  

  艾虎的话突然闯进脑海,还让白玉堂逮了现形。

  

  看到这情景白玉堂还能淡定的提出离婚,绝壁是真爱,但展堂却是气的牙痒痒,真想一把火烧死这对狗男女,想想又忍住了。他记着小院的位置,准备调查一下,这个能做展昭和白玉堂的三儿的女人,到底是什么来路。

  

  

TBC




评论(11)
热度(75)
©搅基个铲铲啊 | Powered by LOFTER

想不完的脑洞,填不完的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