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八】看破 十二 (一八副本上线)

 十一 (九八副本END)  十 (九八副本进行ING) 九  (九八副本上线)

 八  (二八副本结束)  七  (二八副本拉灯)  六 (二八副本继续中)  五  (二八副本开启)

 四  (副官副本结束) 三 (副官副本进行中)  二 (副官副本开启)  

 一   序


终于啊,到“一八”副本,

放一张“睫毛怪”佛爷



012


  常言道: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齐八本以为关了算命摊子就能避开祸事,但他忘记了有的时候运气要是不好,真是喝着凉水都塞牙。

  

  而他的祸事就这么飞到院子里。

  

  那是一只五彩金刚鹦鹉,迎着阳光飞进院子里的时候如同一道华丽的彩虹,如梦如幻。鹦鹉并不善飞,飞不远就要落下,齐八看鹦鹉的毛色就知道价格不菲,估计还是国外货,飞走了主人一定很急,于是提着鹦鹉四下问去,周围的邻居都没养过,也没见过。

  

  齐八想了想便把鹦鹉先带回家养着,再慢慢寻找主人。

  

  齐小瓷放学回家,便看到廊下一只鹦鹉站在竹架上蹦跳,她没见过这么漂亮的鹦鹉,立马被鹦鹉五彩的羽毛吸引,忙过去看:“哥,这鸟漂亮,得花多少钱?”

  

  齐八用花生逗着鹦鹉,说:“别人家飞来的。”只见鹦鹉用喙夹开花生外壳,再用脚拨弄出花生米,滚掉外皮,最后吃掉。

  

  齐小瓷看着欢喜,说:“这鸟可真聪明,这可给你捡到宝了。”

  

  齐八又丢了一个花生,说:“别胡说,主人要是寻来是要还人的。”

  

  齐小瓷摸了个苹果来,咬了一口:“你的意思是如果没人来寻,就能留下了吧。”话没说完,便看到鹦鹉异常激动的嘎嘎大叫,扯着脚上的铜链哗哗直响。

  

  两人吓了一跳,齐八忙把齐小瓷护到身后。

  

  齐小瓷看着鹦鹉的眼睛盯着苹果看,便咬下一小块给它送过去,鹦鹉飞快的吃掉,扑腾着翅膀还想要,她所性把剩下的苹果全给了鹦鹉。鹦鹉把苹果吃了一大半,终于心满意足的伸了伸翅。

  

  两人相视一笑,所来鹦鹉只是嘴馋。

  

  鹦鹉歪了歪小脑袋,突然开口:“阔你急娃,阔你急娃。”

  

  齐八一听不妙,这鹦鹉说的是日语,说明主人是日本人,在长沙的日本人里,能养的起这种鹦鹉的,可没几个。。。想到这,齐八吸了口凉气,忙拎起鹦鹉。

  

  齐小瓷还没玩够,追着问:“哥,你带这鹦鹉去哪?”

  

  齐八说:“这东西不能留。”

  

  齐小瓷说:“长沙晚上这么冷,你丢了明早就成死鸟了吧。”

  

  齐八说:“放心,我大概知道这鹦鹉是谁的。”

  

  齐小瓷听了,知道留也留不住,便逗了逗鹦鹉,说:“小家伙,再见。”

  

  齐八进屋转了一圈,找了个麻布口袋把鹦鹉给罩住,这只鸟颜色过于艳丽,太过于醒目,给人看了始终不好。鹦鹉在口袋里探出脑袋,黑豆般的眼睛看着齐八,齐八伸手点了点鹦鹉的头,说:“乖乖进去不要叫,我这就带你回家。”鹦鹉似乎真的听懂了一般,把头缩了回去。齐八唤来小满:“我出去一会,晚上会到二爷或是九爷那,你不必给我留门。”

  

  小满点头道:“知道了,反正八爷最近经常在二哥和九哥那留宿。”

  

  齐八伸手对着小满的后脑就是一下:“佛爷不在,长沙有多乱你知道吗?我们不多撑着点谁知道明天九门会怎么样。”

  

  齐八虽文人,手劲也不轻,打的小满捂着头求饶:“八爷八爷,我不就是随口说说嘛,您老苦功高,您功不可没,您喝口水顺顺心。”说着从桌上捞起一杯茶塞到齐八手里,自己脚底抹油,溜了。

  

  小瓷也就算了,现在连着小满也有爬上来的趋势,难道是自己对下人太温柔了吗?

  

  初秋太阳下山后,长沙的夜已经有些寒意。

  

  齐八喝了口茶,顺了顺气,拿起一边的围巾绕上脖颈,走入长沙的夜里。

  

  夜晚的街市并不安静,街边的小道上,卖着吃食的小贩正在吆喝着生意,借着沿街店铺的灯光,几个食客正坐在矮凳上大快朵颐。这些小摊使用的食材可能并不精良,但味道却比一些饭店里要地道。所以齐八经常在夜市街巷里寻找新开的食摊,品尝各地美食,连带着也认识不少食摊小贩。有几个认识齐八的小贩跟他打着招呼,说八爷好长时间没来光顾,这次家乡送来了些特色菜,还专门给八爷留着。

  

  齐八笑着回应,说,得空一定来。

  

  日本商会在长沙城北买了一条街,整个街面的铺子都经过改建,都成了日式风格,走进这条街,便有了一种异国情调。两边店面都打着纸灯笼,上面用粗毛笔写着店铺的名字,像是一块发光的招牌。饭店里不时传来男人酒后的嬉闹声,似乎这个国家不管发生什么动乱都与他们无关。这是长沙的冰山一角,但是中国又有多少个这样的冰山一角。数年之后,这个国家会变成什么样子。

  

  齐八一间一间的看过,终于在写有“新谷”两字的灯笼前停了下来。

  

  大门紧闭,在整条热闹的商业街上,这间宅院异常清冷。

  

  齐八走到木门前用力拍了三下。

  

  正门未开,一边的侧门则开了。开门的是一个年纪不大的少年人,看着齐八不认识,便问:“先生找谁?”用的是日语。

  

  齐八听不懂日语,不想多言,只是把手中的布袋丢给少年,用中国话说:“你家主子的东西,让他不要再丢了。”

  

  少年人接过布袋,拉开袋口,看到那只五彩金刚鹦鹉,脸上立即露出欢喜的神色,向着齐八鞠躬道谢,高兴的抱着鹦鹉进去了。

  

  齐八点点头,算是心领。

  

  大门吱呀呀的开了,门洞的阴影里站着个人,那人用生硬的中文道:“齐先生。”

  

  齐八看不清那人的样貌,不知那人是谁,便问:“您是?”

  

  那人呵呵笑着,从阴影里慢步而出,正是新谷润一:“在下新谷润一。”

  

  齐八道:“原来是新谷会长。”

  

  新谷道:“我这鹦鹉飞走,没指望它能回来,没想到一天时间未到,就被送回来了,齐先生真是好计谋。”

  

  齐八拱拱手,露出招牌笑容:“不敢当,不敢当。既然鹦鹉已物归原主,那齐某就告辞了。”说完便转身。身后传来新谷呵呵的两声笑,齐八一愣,眼尖的看到宅院墙根的阴影里站着几个日本大汉,正静静的向着院门口移动。他叹了口气,果然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这院子今天他是进得进,不进也得进。

  

  新谷润一伸手:“请。”

  

  齐八回礼:“请。”

  

  院门缓缓关上,隔绝了两个世界。

  

  看着消失在门缝里的最后光源,齐八心里叹息,想要从这里全身而退,着实要费些脑子了。


TBC

评论(6)
热度(60)
©搅基个铲铲啊 | Powered by LOFTER

想不完的脑洞,填不完的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