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八】试炼 END

一发完的小短文

有头无尾

看着乐的

-------------------------------------------------------

  张日山从纪事起就会作一个梦。

  

  年纪越大,梦的内容就越清晰。

  

  他陷在一个巨大的,漆黑无边的空间里,只有前方亮着一个光点,他向着那个光点跑去。

  

  光点越来越近,越来越大,就在他将要触碰到在光的那一刹那,地面之上突然出现一个黑洞,他掉入,坠落,惊醒。

  

  梦已醒,天未明。

  

  这个梦从他的年幼开始,断断续续的出现,随着他的年岁越发的清晰和频繁。

  

  张日山曾经问过张启山关于梦的事情。

  

  张启山看着窗外长沙阴云翻滚的天空,慢慢说:“这是张家人的试炼。”

  

  张日山问:“试炼?”

  

  张启山说:“血脉的传承。”

  

  张日山问:“如果无法通过呢?”

  

  张启山说:“一生被梦魇所侵,不得安宁。”

  

  张日山想着梦中不停的奔跑和掉落,或许以后的某一天,他会真的崩溃。沉默了许久,他才问:“佛爷,您通过了吗?”

  

  张启山的目光从窗外移到张日山的脸上,意味深长的回答:“长沙是个好地方。”

  

  答非所问。

  

  传命兵敲门进来,通报齐八爷到了,现在书房候着。

  

  张启山不再作答,起身离去。

  

  张日山看着张启山的背影,猜测,佛爷是通过了吧。

  

  生活还在继续,梦境如影随行。

  

  张日山又一次从梦境中惊醒。

  

  这是在白乔的一个废旧屋舍里,天色未明。

  

  齐铁嘴嘟囔了几声,翻身,半个身体滚出被外。

  

  张日山伸手拉了被子给齐铁嘴盖好,顺手挥走了几只蚊子。

  

  胖子警觉的睁开眼,看到张日山作了个禁声的手势,翻身继续睡去。

  

  张日山听着齐铁嘴的轻微的鼾声,想着后半夜肯定又是无眠,索性靠在墙上,看着夜晚的星空。这梦来的越来越频繁,或许以后的某天,他会被困死在这无限循环的梦境里。

  

  但现在根本不是想这件事的时候,佛爷的下落才更为重要。

  

  在胖子的引荐下,他们进了汉人营寨,算是有了个睡觉的地方。

  

  是夜,张日山又从梦中惊醒,喘着粗气。

  

  齐铁嘴突然开口:“作噩梦了?”

  

  张日山一惊,忙问:“你知道什么?”

  

  齐铁嘴睁开眼睛,眯成一条缝:“胖子说的。”

  

  张日山咬着牙,心里怪着胖子多嘴。

  

  齐铁嘴说:“不说来的听听吗?你的梦?”

  

  张日山背过身去:“不用八爷费心。”

  

  齐铁嘴盯着他的背看了一会,闭上眼睛:“不说就算了。”

  

  张日山犹豫了一下,舔了舔干涸的唇,慢慢开口:“那一个黑洞,只有前方有一个光点,我向着光点不停跑,不停跑,等着终于要触及到光点时,地上就会出现一个深洞,我怎么也避不开,就掉到深洞里,醒来。”

  

  齐铁嘴轻轻哼了一声:“我以为多大事呢?睡吧。”

  

  张日山苦笑着摇摇头,他已经独自渡过了许多个这样的夜晚,知道余下的时间里,他根本无法入眠。

  

  齐铁嘴伸出手,触到他的背,指尖顺着他的脊椎缓慢而轻柔的抚摸着,如同在安抚一个婴儿:“闭上眼睛,剩下的都交给我。”

  

  张日山依言闭上眼睛,感觉着背上一阵暖流涌过,温暖着四肢,片刻后他真的睡了过去。

  

  又是那个空间,黑洞光点。

  

  张日山一如平时向着光点跑去最后落入洞里,但这次他却没有感觉到下坠感,他被什么东西拉住了。张日山抬头,看到齐铁嘴正扒在地洞的边缘,双手紧紧的拉住了他。

  

  “八。。。八爷。。。”第一次在这个梦境里看到认识的人,张日山心里涌起一阵喜悦,但这种情绪并没有持续多久,他能感觉到齐铁嘴的力量正渐渐耗尽,他的身体正慢慢向下坠去。

  

  齐铁嘴也感觉到体力不支,焦急的喊着:“呆瓜,我拉不动,你不会自己向上爬吗?”

  

  张日山反应过来,手指抠紧齐铁嘴的手臂向上用力,指甲把他的手臂上挖出几道深深的指印。终于,他的手攀到地洞的边缘。张日山站起来,看向四周,齐铁嘴不见了,地洞也不见了,只有那个光点在自己面前不断闪烁。

  

  有什么东西从光点中奔出,红色的光照亮了全部黑暗。

  

  张日山本能的用手臂遮住双眼,侧头避过。

  

  “吾主。”一个声音在他的脑中响起。

  

  张日山睁开双眼。

  

  一只火红的麒麟停在他的面前,屈下身子,向他臣服。

  

  “吾认汝之吾主。”那个声音又响起。

  

  张日山伸手去抚摸麒麟如火般的火红鬃毛。

  

  麒麟踢了踢前蹄,仰头长嘶。火炎从它的口出喷出,缠绕在它的身体周围。它走向他,而张日山却感觉不到一丝的炙热,他看着麒麟穿过他的身体。

  

  血液沸腾,如同重生,最终融为一体。

  

  张日山睁开眼睛,天已经大亮,通铺上只剩下他一个人,他爬起来,动了动手脚,感觉身体从来没有如此爽利充沛。

  

  这就是张家人试炼的真相?

  

  胖子推门进来喊他吃饭。

  

  张日山忙起来到井边梳洗,伸出手,却见指甲上全是干涸的血液,他想起昨天的梦,忙问胖子:“八爷呢?”

  

  胖子靠在门边,嗑着瓜子:“说是饿的走不动,在面摊边等着。”

  

  还真是他一惯的作风。张日山轻笑一声,洗去了手上的血液跟着胖子去面摊。

  

  齐铁嘴坐在桌边正卷起衣袖看着什么,瞥见两人来忙放下衣袖并嘱咐店家下面。

  

  胖子去端面,张日山在齐铁嘴旁边坐下,看着他面有愠色,便问:“八爷这是怎么了?”

  

  齐铁嘴坐直了,甩着手腕说起上午发生的事。

  

  张日山倒是听笑了,搓以搓双手:“八爷你怎么不跟我说啊,你跟我说当时我要在的话。。。”

  

  还未说完,便让齐铁嘴给截了去:“你在又能怎么样?难道说,你还要跟人打一架不成?”

  

  张日山心情正好,力气多的用不完想着打一架就打一架,还怕打不过?

  

  胖子端过两碗面放到两人面前:“来来来,趁热吃趁热吃啊。”

  

  齐铁嘴从筷笼里抽出一双筷子去夹面条,手略为颤抖的夹了两三次都没夹上来,眼睁睁的看着面条又一次滑到碗里,齐铁嘴筷子一丢,微怒道:“不吃了不吃了。”

  

  张日山无奈的笑了笑,正准备吃面,斜眼看到齐铁嘴衣袖似乎有什么红色的东西,他脸色一变,放下筷子抓起齐铁嘴的手腕。

  

  齐铁嘴哎呦一声看着张日山:“你烧糊涂了?”

  

  张日山没有说话,卷起齐铁嘴的衣袖,只见几道血痕在齐铁嘴白皙的手臂上异常清晰,那是指甲扣出的痕迹,深可见骨。张日山想着昨晚的梦境,说话也不利索:“昨天晚上。。。”

  

  齐铁嘴想收回手,张日山没放,一拉一扯间,已经结痂的伤口又裂开,血顺着手臂向下流去。

  

  张日山忙对胖子吼着:“看什么看,快去找点止血药来。”

  

  胖子忙答应去找。

  

  齐铁嘴按着伤口说:“吼什么,又不管他的事。”

  

  张日山愣在那里好一会,才拉着齐铁嘴的手,说:“八爷,昨天晚上的事,我会对你负责的,我一定会保你平安的。”

  

  齐铁嘴一听,白得的便宜不要白不要,于是说:“以后我走累了要背我走,我生气了不要回嘴,好东西一定要留给我。。。”

  

  张日山边听边点头,算是答应。

  

  胖子拿着药和绷带站在一边,这话怎么听起来那么变扭?也就一晚不见,他是不是错过了什么?

  

  END


评论(14)
热度(57)
©搅基个铲铲啊 | Powered by LOFTER

想不完的脑洞,填不完的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