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鼠】ABO系列 -- 跟他还是跟他 下

【猫鼠】ABO系列 -- 本能 END


【猫鼠】ABO系列 -- 无关 END


【猫鼠】ABO系列 -- 小江医师的诊疗笔记 END


【猫鼠】ABO系列 -- 跟他还是跟他 上   


已经不知道在写什么的“下”


  世上万事,最怕“认真”二字。

  

  自从展堂下定决心去着手调圝查小三之事后,就变的不太一样。一下课就不见人,上课也是卡点到,身上还带着晨露与鸟粪的臭味,这让其他几人很是疑惑。中午在饭堂卢珍就把展堂给拦住,按坐在板凳上,他看着满脸倦容,眼睛wū青的展堂,关切问:“兄弟,发生了什么事?说出来给大家听听,或许我们能帮上忙呢。”

  

  展堂伸手从韩天锦的碗里顺走一个肉包子,啃了一口,如同嚼蜡,他这几天是到小三门口的树上蹲圝点去了,但这话能说吗?

  

  韩天锦挥挥筷子,说:“别问了,我都问了多少次,他就是不说。”

  

  徐良斜眼看了展堂一眼:“我看是到哪个姑酿家蹲圝点去了。。。啧啧啧。。。某人的春圝心动啦。。。”

  

  展堂一听,差点噎着,忙喝了几口水,想敷衍过去。

  

  卢珍从小和展堂一同长大,相当了解他,看到他失态,立即惊道:“不会吧,真有姑酿?”

  

  展堂连忙瞪了卢珍一眼,不管他们说什么,他就是不回答。

  

  几人没辙,撇开展堂围在一起商量了一会,准备下课后跟着他mō圝mō底。

  

  刚下课,展堂果然没了影,卢珍忙追过去,却没想展堂脚快,走过两条街人就没了人影。

  

  卢珍四处寻不到展堂,重重一跺脚,气呼呼的走了。

  

  展堂隐在不远处的屋檐下,哼笑一声,跟圝踪他?也不看看他轻功谁教的。展堂看着卢珍走远后才跳下地,算了下时间,这个时候那个小三应该去茶店了。

  

  自从上次之后,展昭并没有到小三那里去,主要是京里来了辽囯的使节,开封府众人忙的不可开交,展昭和白玉堂一直在开封府里倒班,根本没时间管其他的事。这到给展堂创造了机会,他现在有大把的时间去监圝视小三。从这几天的观察来看,那个小三的消遣不多,白天会在屋里dāi着,晚上会到汴河边的一家茶屋二楼临河的位子坐一会,喝点茶,听个曲,过的相当滋圝润。每到此时,站在街角喝冷风的展堂心里都非常不平,X的,果然是有后mā就有后爹,以后要是这小三进门,他估计也水都没的喝,不行,他怎么着也要把这个小三给除去。

  

  展堂在茶屋的拐角等了很久,看着天气将晚,小三也没出现,他心里暗想,难道今天有事没出来?于是便转身准备去她居住的小院看看。刚走进一个巷子,迎面便冲出一个穿着群青sè衣裙的小姑酿,展堂一看,这小姑酿却是小三的小跟班,一直服侍小三。

  

  小姑酿一脸汗水,看着展堂忙向着他后面躲:“哥圝哥,救我。”

  

  展堂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但还未及开口询问,就听到巷子的另一边传来男人的叫嚷声。

  

  小姑酿扯着展堂的衣服,急的眼泪向外涌:“他们抓了小圝姐,还想抓我。”

  

  展堂真想呸一声,就一小三,还小圝姐,但看着小姑酿楚楚可怜的样,又心生不忍,想着当小三的又不是她,于是拉着小姑酿的手,向着巷子深处跑去。身后传来男人的叫圝声,说的还是方言,展堂听不懂,不过估计还是让他们不要跑之类。

  

  夜里的汴河边格外热闹,街边商铺林立,来往人熙熙攘攘,这让展堂有了机会,他拉着小姑酿冲进人群,两个人子不高,没在人群里让那群人好一通找。展堂拉着小姑酿躲在一个摊位后面,看着那些男人找寻过去,走的没了影才拉着小姑酿站起来。

  

  小姑酿小心的左右看看,看不到追人的大汉,忙松了口气:“谢谢哥圝哥。”红扑扑的脸弹配着露圝出的小虎牙,也是jiāo俏动人。

  

  以前展堂总是关注小三比较多,只记得她身边有个小跟班,倒没太注意她的样貌,没想到现在看起来也是个美圝人胚子,他脸一红,忙摆手回答:“没事没事,举手之劳。”

  

  看着展堂手足无措的样子,小姑酿捂嘴笑起来,倒也没什么不好意思,问道:“哥圝哥姓什么?”

  

  展堂说:“我姓展。”

  

  小姑酿眼睛一亮,问:“南侠展昭的展?”

  

  展堂嗯了一声,想着如果小姑酿继续问怎么办,他要不要如实回答自己的父qīn是谁?还好小姑酿没继续问下去,展堂便问:“你叫什么?”

  

  小姑酿的眼神闪了闪,犹豫了一会,然后说:“我叫丁铃。”

  

  抬着头的展堂并没有看到丁铃的眼神,边走边问:“那些是什么人?他们为什么要追你?”

  

  丁铃紧紧的跟在展堂的身边,说:“不知道。本来我和小圝姐要去茶楼喝圝茶的,谁知道半路出了那些dǎi人,把小圝姐掳了去,我挣拖出来,一直向前跑,就遇到你。”

  

  “听起来你现在的情况很危险。”展堂问:“你现在有地方去吗?”

  

  丁铃愣了愣,似乎是在想着什么,然后摇摇头:“我们初来汴京,还没有什么朋友。”说着眼眶发红,又要liú下泪来。

  

  展堂这生最怕着人liú泪,看着丁铃那样子,忙说:“别别,你千万别哭。要是没地去,就暂时跟着我吧。”

  

  丁铃立即破涕为笑,点点头:“好。”

  

  展堂抓了抓头发,有点为难。答应人shuǎng圝快,但人要往哪里带呢?学堂里的那些人肯定不行,外面也不放心,那就先带回家吧,反正家里没人,zàng一夜还是可以的,等着明早再把她送到包黑那里去。于是便说:“嗯。。。先到我家去住一夜,明天白天再找落脚的地方。”

  

  丁铃轻声嗯了一声,算是同意。

  

  展堂带着丁铃向展府走:“你怎么这么相信我?不怕我也是坏人?”

  

  丁铃摇摇头:“不会啊,你一直在宅子外的树上保护我和小圝姐好多天了。”

  

  展堂的笑僵在脸上,虚汗直冒,去他的展式轻功。

  

  街道两边全是小摊mài了各类吃食,香气扑鼻。展堂晚饭还没吃,光是闻着味肚子里都直打鼓。他看了看丁铃,她的眼睛也盯着摊子上放的各类美食,移不开目光,看样子也是饿了。于是展堂停下脚步,指着刚出炉,热气腾腾的白米糕问:“想吃吗?”

  

  丁铃忙点点头,眼睛都发着光。

  

  展堂mǎi了两块递给丁铃,她捧在手里等不急凉透,直接咬了一口,白米糕里的红糖芝麻烫的她眼泪直liú,但还舍不得松口,这让他想起小时候的白云瑞tān嘴的样子,顿时有多了点怜惜:“你很喜欢吃这个?”

  

  丁铃咽下白米糕,说:“以前māmā经常给我吃。但是她过世后。。。”话未说完,便已哽咽,显然是说到了伤心处。

  

  展堂知道自己问错了问题,暗骂自己惷笨如租,如若家境尚可,谁愿意让这么小的孩子出来做仆?忙又去mǎi了其他零食塞到丁铃手里。

  

  丁铃看着手里的桂huā糕,百果蜜饯愣了愣,绷着小圝脸说:“光是这些还不行,我还要吃其他东西。”

  

  展堂掂量了下口袋里的铜板,想着请人吃一顿还是足够的,便说:“好,但你不要再哭了。”

  

  丁噗嗤一下笑出声,点点头。

  

  不是吹,这条街的小摊展堂几乎都吃过,他一心盘算着要从哪家吃起,完全忘记后面还有追bīng的事,结果却是在街角吃馄饨时,两人被隐zàng在一边的黑衣人敲昏过去。

  

  其中一个黑衣人抱起丁铃就走,头领说:“把这小子也带上。”

  

  黑衣人说:“他不是我们的目标。”

  

  黑衣人头领说:“听他们说话,这小子好像是展昭的儿子,必要的时候说不定可以拿来挟开封府。”

  

  黑衣人点点头,拖着展堂离开。

  

  瞬间,空地上只有一个无人的馄饨摊,炉里的火还在燃圝烧。

  

  --------------------------------------------------------------

  

  展堂醒来的时候,后脑生痛,他想伸手去抱一下,但动了几下都没够到,忙jǐng觉的睁开眼,发现双手被bǎng在身后。

  

  这是哪里?

  

  展堂歪着脖子四处望去,这里是一间破损的地圝下室,除了一边的破板门,没有其他的窗户,满屋子里都是挥散不去的霉味。门外点着火,火光从门下缝隙里透过来。有男人说话,依旧是那些展堂听不懂的语言。展堂叹了口气,果然被黑衣人抓到了。丁铃也在一边躺着,看样子还没醒,展堂刚想靠墙坐起来,就听到门外那些人说话突然大了起来,接着门上的锁链huá啦啦直响,他忙闭上眼睛继续装昏。

  

  门开了,几个人走了进来,其中一个男人问:“是哪一个?”

  

  另一个男人说:“年纪小的那个。”

  

  第一个男人说:“带走,头要见活人。”

  

  脚步响起,男人带着昏迷中的丁铃离开。

  

  锁链声响起,门又被锁上。

  

  听了脚步响远了,展堂才睁开眼,他小心的挪到墙边,靠着墙坐好,背在后面的手在腰带里mō索着,好不容易抽圝出一把小dāo,这要感觉他jiāng湖阅历丰富的父qīn的坚持,万一哪天能用上呢?gē断麻绳,展堂轻声的走到门边,透过门上的缝隙向外看去,门外边也是一个不大的空间,墙角燃圝烧着一个火堆,一边放着一张老旧的桌子,两个人黑衣人正站在桌子边说着什么,而门锁的钥匙握在其他一个人的手里,露圝出的黄铜装饰正在火光下闪着光。

  

  展堂在屋子里轻声走了一圈,选择了一个位置躺下,把断掉的麻绳裹在脚上,双手背在背后,如同被bǎng住一样,然后xī了一口气,大叫一声。

  

  门外说话的两人立即闭了嘴。

  

  展堂发现已经成功的引起了门外两人的注意,便痛苦的呻圝吟出声,像是疾病突发。

  

  两人在侧耳听了一会后,终于决定进门看看。

  

  展堂听着响起了开圝锁的声音,手心一直在冒汗。说真的,他虽听家里人说着行侠的故事,也想着自己行走jiāng湖的情景,但真正动手,今天还是第一次,简直紧张的要sǐ。

  

  一个人先走了进来,走到展堂的身边。

  

  展堂没有动手,继续有节奏的抽圝搐着。

  

  那人推了推展堂,发现情况不妙,便招呼来了另一个人。

  

  展堂就等着这一刻。等着两人都近身后,展堂一个挺身跃起,手中拿着的麻绳直接绕过一人的脖子,用圝力一勒,那人忙用双手去拉。展堂一手紧拉着麻绳,一手cāo圝起手dāo便敲在那人动脉之上,那人白眼一翻,昏圝厥过去。另一人看情况不妙,忙向外跑,展堂顺手拿起身边的一块石头向着那人的后脑用圝力丢过去,就听着那人闷圝哼一声,软圝绵绵的瘫倒在地上。展堂轻轻踢了两人一下,看着两人没有反应才松了口气,cuō了cuō刚才敲的太痛的手。他小心的走到门外看了看,确定没有惊动其他人,才放心大胆的把两个黑衣人拖到房间的一角,用刚才bǎng他的绳子给紧紧bǎng住。末了,展堂在两人黑衣人的腰间mō了mō,看看有没有什么暗zàng的武圝器,就像他zàng着的小dāo,但小dāo没mō圝到,却mō圝到一个四四方方的东西,他抽圝出来一看,是一块黑漆令牌,上面刻的字,却是一个也不认识。展堂想了想,把令牌收到怀里,然后关门离去。

  

  锁上圝门,展堂四周看了看才发现这里全是一派颓败的景像,像是某一处废弃不用的地圝下废墟,而这些黑衣人应该来很突然,废墟里的很多地方都没人迹,他只是顺着火光走,不久便听到有人声。展堂停下脚步,靠着土墙细细听来,确定没有听错,便又向前寻去,尽头是一个巨大的空洞,四壁都是火光,倒也把那里照的亮如白昼。他躲在阴影下望去,对面还有数个洞圝口,看来这里就是废墟的中心。

  

  有个衣着huá丽的中年男子坐在洞中的一张梨huā木太师椅上,气派十足。

  

  黑衣人羁圝押着丁铃从另一处洞圝口出来,走到中年男子面前,行了一礼道:“主人。”

  

  中年男人从太师椅上站起来,走到丁铃面前,问:“这就是那人要找的人?”

  

  黑衣人点头说:“是的。”

  

  中年男人伸手钳住丁的下颚,用圝力抬起她的下巴,他看了一眼,眉máo紧锁:“真的?”

  

  黑衣人未作答,一边有个女声从黑圝暗里传了出来:“没错,这个就是那人要找的人。”

  

  丁铃听见女声,一反刚才的平静,大力挣扎,一边扭圝动着身圝体,一边叫嚷:“你这忘恩负义的家伙,你怎么能做出这种事。”

  

  “你父母从来没有把我当个人。”女人从一边的阴影里走了出来,来到丁铃的面前,笑着说:“省点力气吧,小主人,哭huā了脸,可不好看。”

  

  展堂一惊,怪不得刚才觉得女声耳熟,原来就是小三。但以现在的情总来看,两人的主仆关系应该掉换一下,丁铃是主人,小三才是仆人。可是她们为什么要这么做?那展昭知不知道两人间的关系?展堂听不明白,决定先看看情况再说。

  

  丁铃被黑衣人制住,只得用脚去踢小三,但那小三也不是吃素的,扬起手就是一巴掌,直接把她给打闷,话也说不出。

  

  小三扬手想再打,被中年男人挡了下:“这里没你的事,下去。”

  

  小三放下手,心里却不痛快,狠狠的瞪了丁铃一眼,转身离去。

  

  中年男人从黑衣人的腰侧抽圝出一把dāo,指尖在dāo刃上轻轻移动:“我也是受人之托,要怪,你怪你父qīn挡了加别人的道。”

  

  丁铃抬起头,舌圝头tiǎnshì掉嘴角liú的xuè,慢慢道:“你是头?我想跟你谈个条件。”

  

  中年男人没有停下手上的动作,反而看着dāo的眼神更为专注:“说吧,我听着呢。”

  

  丁铃说:“谁收圝mǎi你的,我不管,但那人给你的条件,我可以双倍给你,只要。。。”

  

  中年男人接过话:“只要放过你,是吧。”

  

  丁铃没说话,直直的看着中年男人。

  

  中年男人在dāo刃上的移动的手停了下来,似乎是在思考,好一会后

  

  才对丁铃身后的黑衣人说:“放手。”

  

  黑衣人依言放开丁铃,并离开了山洞。

  

  丁铃活动了一下双臂,问:“说吧,你想要什么?”

  

  中年男人反问:“你能给我什么?”

  

  丁铃说:“要财得财,要泉得泉,只要在我父qīn的能力之内,随你喜好。”

  

  中年男人听了,突然哈哈大笑,声音在空旷的空间里异常刺耳:“她说随我喜好,她说随我喜好。”

  

  展堂被男人的笑声惊的一颤,本能的感觉他决不是要财要泉这么简单,果然,在一下秒,中年男人的笑声突然中断,狰狞的面容出现在他的面上,他抬才就是一拳,只接击圝打在丁铃的腹部。中年男人说:“我喜欢shā圝人。。。”

  

  丁铃被那一拳打的错手不及,猛退了几步想要逃开,却又被身后的黑衣人擒住。

  

  中年男人向着丁铃走近了两步,嘴贴在她的耳边轻声细语:“那人的条件,就是允许我慢慢折磨sǐ你。”

  

  丁铃的瞳孔突然变大,不可置信的看着中年男人:“你这疯圝子,还不如一dāo了结我来的痛快。”

  

  中年男人听了像是得到了什么提示,他举起dāo,dāo尖在丁铃的脸上来回摩擦:“那多没意思,我就是喜欢看到xuè从皮肤下一点一点liú圝出来的样子,尤其是美圝人。。。”

  

  丁铃的脸失去xuèsè,抖着唇不知道要说什么。

  

  中年男人手上用圝力,dāo尖已刺破丁铃脸上的皮肤,xuè顺着脸颊慢慢liú下。

  

  展堂在一边已经忍不住,终于在看到dāo尖刺下的那一瞬间冲了出去,挥出手中的那把小dāo挡开中年男人手中的弯dāo。中年男人一愣,但立即又回过神来,手腕一转,dāo又向下劈去。展堂双手举着短dāo,用圝力挡着中年男子,对丁铃大声:“愣什么,跑啊。”

  

  丁铃反应过来,撒tuǐ就跑。

  

  中年男人用圝力一压,展堂几乎要被压跪在地上,不过他还是咬着牙硬撑在那里。中年男人根本就没有管丁铃,只是玩味的看了展堂一眼,却撤了dāo,问:“你就是展昭和白玉堂的大儿子?”

  

  展堂听到父qīn们的名字,瞬间腰板都能直起来:“是。”

  

  中年男人哼了一声,手上的dāo却玩的漂亮。

  

  展堂从小看着白玉堂耍dāo长大,知道什么手势是攻击势心里早有准备,但没想到中年男人的速度会那么快,在他还没反应过来之时,中年男人的dāo已经向他劈了过来。展堂听着dāo声咧咧,想接已经来不及,便闪身躲过,可没想到中年男人却在半途收了dāo势,一脚踹向展堂。展堂一心躲dāo,没想到男人会有其他的攻击,这次躲避不及,生生的受了那一脚,那一脚刚好踹到他的肋骨,展堂就感觉到侧腹一痛,半边身圝体都没了感觉,只得向后退了数步,最后摔倒在地。

  

  中年男人慢步走到展堂身边,踢走了小dāo,踩住他的手,用圝力捻了几下:“白玉堂的儿子,也不过如此。”

  

  展堂咬着牙没出声,对于腹部的疼痛,手上的感觉就像虫子咬,让他揪心的是丁铃被黑衣人扯了回来。

  

  黑衣人把丁铃向着地上一推,丁铃从地上爬起来,直接扑到展堂身边,关切的问:“展哥圝哥,你怎么样?”

  

  展堂喘着气,腹部没破皮没liú圝xuè,但刚才那一脚着实不轻,不知道肋骨断了没有,他对丁铃说:“快跑。”

  

  丁铃紧圝握着展堂的手越来越紧,要能跑她早就跑了。

  

  中年男人站在一边翻了个白眼,似乎对这种儿女情长甚是不屑,他抬tuǐ又是一脚,这次的目标却是丁铃。展堂看的明白,翻身覆在丁铃身上。

  

  丁铃惊叫出声,但展堂却是护着她任凭中年男人怎么踢打都不松手。展堂整个身圝体都痛的动不了,意识也越来越模糊。

  

  最后,中年男人感觉失了乐趣,说:“算了,看在白玉堂的面子上,我给你们一个痛快。”

  

  丁铃对中年男人圝大叫:“你要shā,shā我好了,不要伤他,他与我没有关系。”

  

  中年男人说:“shā了你就不可能放过他。”

  

  丁铃想挣拖出去,但展堂却是越抱越紧。

  

  中年男人举起dāo,就要劈下。

  

  展堂闭上眼睛,心里念着完了完了,这下玩拖了。

  

  刹时间,就听到一声轻响,有东西打到dāo刃之上。那东西虽小,但力道极大,中年男人被击的后退几步,手腕发圝麻,dāo也掉到地上。

  

  展堂听到情况有变,立即睁眼望去,肿圝胀的眼睑中只看到一丝光影,却也见一席白衣飘然而落,立在他的面前。

  

  救bīng到了。

  

  白玉堂侧头看了展堂一眼,见他伤势虽重,但无性命之忧,便似笑非笑的说:“人不大,倒会怜香稀玉的连着命也不要了。你还真不枉姓展。”话未说完,倒觉耳边dāo风正甚,转头便见中年男人眼带shā气,长dāo直劈过来。白玉堂抽圝出配dāo,顺势格档,两者都用了十成力气,震的两dāo直响。白玉堂的dāo与平常的dāo不同,他的dāo是其师傅夏玉琦从西域带回来的。当年夏玉琦游历到西域,偶尔得到一块品质上好的wū兹钢,于是huā重金请波斯相当有名的铸dāo师专门打造,以唐dāo为型,wū兹钢为身,铸成了一把dāo,dāo面上huā纹簇拥,如行云liú月般美丽,遂起名为“斩月”。中年男人的dāo只是平常dāo具,根本不是斩月的对手,只是一击,他便听到了dāo刃破裂的声音。

  

  中年男人后退一步,眯着眼睛认清了来人,倒是供手一礼:“白少侠,好久不见。”

  

  白玉堂盯着中年男人,看了好一会,才哼笑一声:“我以为是谁,原来是罗三炮,当年的事让你在中原无fǎ立足,没想到你到成了外族人的走圝苟。”

  

  罗三炮倒也没恼怒,像扯家常般开口:“为钱mài命,谁管主圝子是谁。”

  

  白玉堂倒是笑了:“你倒是老实。”

  

  “我一向老实。”罗三炮说完,侧耳听了听,似有无数脚步声向这里而来:“看来你是有备而来。”

  

  白玉堂收了dāo:“我一向如此。”

  

  “既然如此,这次是我败了。那小子的命先给你留着。”罗三炮对着周围的人说了一声:“走。”瞬间四周的黑衣人都消失的干干净净。

  

  丁铃在一边抱着已经半昏不配的展堂哭的满脸泪痕,嘴里不停的念叨着:“都怪我,这都怪我。”

  

  白玉堂脸sè一变,蹲下圝身圝体伸手拉起展堂的手腕,手指探向脉搏,感觉着脉搏有力的跳动着,才松了口气说:“哭什么哭,他sǐ不了。”

  

  丁铃愣了愣,问:“真的?”

  

  白玉堂白了丁铃一眼,拉过展堂靠在自己肩膀上,挡住想要跟过来的丁铃说:“这小子的任务已经完成,请您不要再纠缠他了。”

  

  丁铃dāi在原地只是liú泪,连着被开封府的四大门柱带走都没有反应。

  

  展昭走到白玉堂身边说:“你说的会不会太严重了?毕竟他还是个孩子。”

  

  白玉堂把展堂推给展昭,冷哼一声:“孩子?她mā,也就是丁三小圝姐当年怎么不念着展堂还是个孩子,想着fǎ把他往sǐ里整?”

  

  展昭看着白玉堂变了脸sè,知道再说下去肯定要糟,便说:“不说了,不说了。”

  

  白玉堂走在前面,说:“自己没本事,让儿子当饵,亏你能想得出。”

  

  展昭说:“大辽使节的事闹的整个开封府都不得安宁,只能来招引蛇出洞。没想到这小子倒是一试就灵。”

  

  白玉堂问:“可开封府出动了这么多人,可有逮到谁?”

  

  展昭说:“逮到是逮到,但都是小角sè,大头都跑了。”

  

  白玉堂说:“以开封府的能力,是逮不到那人的。”

  

  展昭一惊,问:“你跟领头的碰面了?”

  

  白玉堂说:“跟他战了一回,你猜那人是谁?”

  

  展昭看了看白玉堂的神情,沉默了一下,能让开封府都头痛的角sè实在不多,而且大多数都在监圝视之下,只有一个人在十多年圝前突然离开中原下落不明。于是他说:“罗三炮?”

  

  白玉堂脸上的表情很是玩味:“还真是罗三炮,他又回来了。”

  

  这下轮到展昭沉默了。

  

  白玉堂继续说:“他在这个时间回中原,还想办fǎ掳走大辽王yé的孩子,你不觉得这些事发生的有些太巧合了吗?”

  

  展昭低头想了一会,说:“你的意思罗三炮也只粒棋子,真正阻止宋辽之间和谈的威胁还在囯内?”

  

  白玉堂伸手去揉了揉展堂的头发:“我哪知道,我只知道现不能让这小子惹祸上身。”

  

  展堂迷迷糊糊的听着,感觉有点暖,终于放下心昏睡过去。等着他再次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有人推门进来,见展堂醒了便道:“哥醒啦,吃饭。”声音是白云瑞的。

  

  展堂的身圝体缠着绷带已经不怎么痛了,眼睛却还肿的厉害,只能模糊的直到一丝光,便问:“这哪?”

  

  白云瑞伸手在展堂的眼前晃了晃,说:“不会吧,糊涂啦,家都不认识了?”

  

  展堂望着窗外那棵梧桐看了半天,才“喔”了一声。

  

  白云瑞把饭放到桌上,唠叨着:“你的伤公孙先生来看过了,内脏和骨头都没有大问题,其他的皮外伤他给你上了点yào,过两天就能好。”

  

  展堂慢悠悠的爬下床走桌边坐下:“这些天到底发生什么事?”

  

  白云瑞倒来一杯茶,坐在展堂对面:“辽囯一个王yé到京里参加此次和谈,开封府有线报说有人想要暗圝shā他和他的家人,包大人便让父qīn去调圝查此事。但那些暗圝shā者这次隐zàng极深,父qīn用尽的方fǎ也找不出,他便想用王yé的孩子做诱饵引暗圝shā者出现。这计划好归好,但是也要有人保护王yé孩子不是,于是就想到你了呗。”

  

  展堂愣了半天,总感觉哪里不对。很多事情明明是自己的私自行动,白云瑞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你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

  

  白云瑞捧着茶杯不说话,转头看着窗外树上嬉闹的麻雀。

  

  展堂看着白云瑞那样子就知道有事瞒着他,于是说:“你今天想不想跟我们去打猎了?”展堂说的打猎是他与卢珍,韩天锦几人利圝用书院休冬假的时间,一起去远山进行狩猎,没大人在场,就几个半大的小子去打些野兔野鹿什么的。这可让白云瑞眼馋了很久,前几年白玉堂都以年纪小不让他去,不过终于在今年夏天松了口,他可是从夏天一路盼到了秋天,可是这时展堂若说不行,他今年肯定还是去不了。

  

  白云瑞急了,忙qiú饶:“别别,我说,我说还不行嘛。”

  

  展堂拿出作为大哥的派头,手指扣了扣桌子:“说吧。”

  

  白云瑞撇了撇嘴:“本来这个计划是让我去的,毕竟我年纪小,看起来也没什么防备。。。他们的事,我先也是蒙在鼓里,看着父qīn偷偷出去也偷偷跟圝踪了,并发现了那个宅子。”

  

  展堂点点头,到目前为止,都与他遇到的一样。

  

  “刚开始是愤怒,但是那阵气下去后我一想,不对啊,父qīn的轻功再差,也不可能让我跟上吧,所以中间一定有问题。于是我就去找父qīn谈心,他先是不认,后来被我bī的没办fǎ,才把引蛇出洞的计划对我说了。”白云瑞看着展堂的脸sè不好,便压低了声音:“于是我就开始保护那小子。”

  

  展堂的脸sè一白,这么简单的事,他怎么就没想到?问:“那怎么又换成我的?”

  

  白云瑞说:“别急啊,听我说完。一切看似都在安排中,但谁知道我与那小子天生不对付,我看他不顺眼,他看我也不顺眼,别说保护了,我都想把他给掐sǐ。”

  

  展堂说:“不会啊,丁铃不是蛮好的一个姑酿吗?”

  

  白云瑞听到姑酿一词,哼笑了一声,说:“姑酿?你知道吗?他真名叫耶律不令,是辽囯王yé的独生子。”

  

  独,生,子,三个字白云瑞还加重了语气,直接把展堂震的说不出话来。

  

  白云瑞白了一眼说:“打扮成女孩样子只是想麻痹敌人的视线,但也没想着把哥圝哥你也给迷住了。”

  

  展堂脸一红,说:“我哪有被他迷住。。。”

  

  白云瑞斜眼看了展堂又白又红的脸,说:“别解释,解释就是掩饰。你干的那些事,爹他们都看到了哦。”

  

  展堂反口:“怎么可能会看到?”

  

  白云瑞又喝了口茶:“你当父qīn和爹爹真放心你一人去?都是一直在后面保护你,只是你不知道bà了。爹回来就说了,看你保护耶律不令的样,要麻烦。”

  

  一直在跟着还看着他被打成个租头样,那顿揍展堂算是白挨了啊。

  

  白云瑞似乎看出了展堂所想:“怎么会是白挨?你往好处想,至少父qīn和爹爹不会离圝婚了。”

  

  展堂怒了:“这不是废话嘛,他们要是能离的成太阳就能打西边出来。我算是看出来了,反正啊,这家里就我最倒霉,白白被打还被蒙在鼓里。”

  

  白云瑞扬眉笑的像一朵huā:“不错啊,大哥,开窍了。”

  

  展堂气的饭也不吃了,往床圝上一躺。

  

  白云瑞靠在床边问:“不去上课?”

  

  展堂指着自己的眼睛说:“上上上怎么上?这样去书院还不被笑sǐ。”

  

  白云瑞说:“好咧,你慢慢睡,反正现在你可出名了。”

  

  展堂被子一拉,继续睡觉,全当养伤。

  

  这伤一养就是小半月。

  

  卢珍带了些补品过来慰问他,语气颇为羡慕的说:“现在全汴京都在传你勇救辽囯小王yé的事,你这还未出山就已经名动jiāng湖,五叔真是给你开了个好头。”

  

  展堂听的满心委屈无处说:“得了,要不我跟你换换,让你也尝试一下我在这家里的滋味?”

  

  白云瑞拿着一套新衣过来,看到卢珍便笑着问:“卢哥,晚上的宴会你去吗?”

  

  卢珍从盘里拿起一个核桃niē开:“辽囯王yé宴请开封府众人,如果父qīn去,我自然也会跟去看看,你呢?”

  

  白云瑞说:“我今圝晚当然会去,估计会有好戏。”说着还不忘看了展堂一眼。

  

  展堂听的有点懵,他在家修养的时候太久,有点跟不上节奏。

  

  白云瑞把手上捧着的一套新衣塞到展堂手上,说:“晚上去吃饭,穿好一点。爹爹可是说了,别给他丢人。”

  

  展堂mō了mō手上的衣料,上好的素sè绸缎,快赶上过年的新衣了,知道场合重大,忙问:“去哪?”

  

  卢珍拨出一颗核桃肉,塞到展堂嘴里,说:“宴无好宴。。。”

  

  展堂嚼着核桃肉,满嘴留香:“只是吃顿饭,还能成了鸿门宴?”

  

  白云瑞从桌子上拿起一个桔子,剥圝开吃:“你当然不会是jiāng东之地,却也是块大肥肉啊。”

  

  这句话本是戏语,谁知一语成谶,本来是开封府的庆功宴,还真成了展堂的鸿门宴。

  

  耶律王yé和包大人坐在上坐,展堂坐在后面的未席,一边坐着白云瑞,一边坐着耶律不令,本来耶律不令与他的父qīn坐一起,看到展堂来非要让他坐上坐。但那地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坐的吗?展堂心里清楚,不管耶律不令怎么说,他都不上去,只是跟着白云瑞坐在未席。谁想到耶律不令直接走了过来,使唤人拿来一张椅子,直接坐在展堂那一桌,也不管三人坐一起挤不挤。

  

  白云瑞撇了换上男装,干净俐落的耶律不令一眼,说:“我说耶律小王yé,你坐在我们这种末末席,还真不怕失了你的皇族身份。”

  

  耶律不令看了白云瑞一眼,没恼,只是从展堂手里半抢半接过一个桔子回答:“展堂圝哥圝哥在这,我当然要在这里陪着他。对吧。”说完还把剥好皮的桔子递给展堂,向着他笑了笑。

  

  展堂本能的接过桔子,剥下一瓣放到嘴里。

  

  耶律不令靠过来问:“甜吗?”

  

  展堂笑着点点头。

  

  白云瑞转过脸不再看他那不知道是洒还是憨来形容的大哥,那dāi样,真心丢人。

  

  耶律王yé看着儿子正说的开心,也笑起来,便对着展昭说:“展护卫,看我这儿子与您大公子性格相合,不如让他随着我们走好了,到时荣huá富贵有小儿的,就有他的。”这王yé也是坝道,直接开口就让展堂随他回大辽。

  

  展昭还不及说话,白玉堂倒是开口了:“谢王yé好意,展堂可没那福份。”

  

  能跟着王族对于辽囯人来说可是天大的福气,耶律王yé根本没有想到白玉堂会拒绝,当他只是客套几句,便说:“怎么没有?我看展堂还是很有福气的嘛。”

  

  白玉堂说:“王yé你有所不知,展堂他从小,就是不是展家的人。”

  

  耶律王yé脸sè微变,说:“此话怎讲?”

  

  白玉堂看了展堂一眼,开口:“我十年圝前遇一大难,有人在佛前请圝愿,若我能活命,就把自己的儿子献予佛圝主为徒,终生伺候。只是现在展堂还未成年还留在我们身边,等着成圝人礼一过,他将遁入空门,进行佛fǎ修行,不再眷恋红尘。你说是不是,展大侠?”

  

  听到这,展昭差点没被自己的口水呛着。白玉堂一般只会在三种时候叫他“展大侠”,那就是激动,愤怒还有威胁,这里肯定的是第三种情况,他现在不知道白玉堂葫芦里mài的什么yào,反正只要顺着他话附和就行:“是,是。”

  

  耶律王yé看着展昭和白玉堂两人一唱一合,心里起疑继续追问:“不知展堂入的是哪里的佛门,拜的是哪位大师?”

  

  展昭紧张的满身大汗,这还没编呢。倒是白玉堂不紧不慢的回答:“大相囯寺的戒sè大师。”

  

  这下,轮着包黑差点被口水呛着,还好公孙先生在下面踢了他一脚,示意他说上两句。包黑忙打圆场,咳嗽一声慢慢道:“哦,那位大师与在下很熟,是位佛fǎ高深的大师。”

  

  包大人都这么说了,耶律王yé不得不信,看了耶律不令一眼,哀叹道:“如若如此,倒是小儿没这福份啊。”

  

  不论是事是真是假,白玉堂老道的直接把这两人的关系扼圝shā在摇篮里,实在干的漂亮。

  

  白云瑞心里给白玉堂赞了一声,向嘴里丢圝了一粒huā生米,转头看向展堂。

  

  被这条天降消息惊到的展堂无神的看着桌子的一角,眼神惆怅。而耶律不令紧圝握着展堂的手,为了将要发生的离别伤感万分。

  

  白云瑞哼笑一声,自家哥的脾气他最明白,他不太可能为了与耶律不令的离别而伤感,惆怅多的是以后不能吃肉了吧。

  

  不过少年人的惆怅一向来的快去的也快,转年在将要进入jiāng湖的喜悦中,展堂早就把这事给抛在脑后,耶律不令的事也渐渐淡忘,只是有时才会记起那个总是哭个不停的异囯小王yé。

  

  若干年后,回陷空岛白家庄的展堂偶过丁家庄,遇到了真正的丁家少庄主丁令,才知道陷空岛与丁家庄之间结怨的来龙去脉,两人和力化解了白家与丁家的仇怨,展堂也与丁令成了好友,结伴游历jiāng湖。

  

  而远在大漠的耶律不令不知从哪里也知道了这件事,放弃在辽囯的一切直接shā回中原,誓与展堂不分离。

  

  展堂为难的看着丁令与耶律不令,实在难以选择。

  

  他与他,到底选谁好?

   

  END

      

       PS:关于白玉堂的刀。书里小白一直是用刀的,但没有刀的名字,也不知道到底用的是什么刀,但以小白的个性,他用的刀应该不会差。度娘了一下中国刀,除了唐刀以外,其他的刀真是一言难尽的霸道。后来买了一本冷兵器的图解,一眼就看到了大马士革刀,刀身上的纹路实在太美,太配小白,于是就以唐刀为型,大马士革刀为身给小白造了一把刀。



估计有不少人没注意过大马士革刀,配图一张。



评论(24)
热度(96)
©搅基个铲铲啊 | Powered by LOFTER

想不完的脑洞,填不完的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