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八】撩 END

       这是一篇没头没尾的文啊。


-----------------------------------------------------------------------------


  某天,霍锦惜约了二月红、齐铁嘴到解九那打麻将。

  

  谁知她到解语楼专门包间时,其他人还没到。

  

  解九连忙过来解释,二月红有场戏,得等着散场才能来,齐铁嘴顺路去接,而他正和一个商会会长谈事情,还需要耽搁一会。

  

  这不是三缺一,而是一缺三。

  

  霍锦惜叹了口气,挥了挥手,找了窗边的位子坐下。

  

  解九怕霍锦惜等着无聊,便让伙计上了几道茶点,自己跑回隔壁房间继续谈生意。

  

  霍锦惜是吃过午饭来的,本不想再吃些什么,但看着那糕点红的喜人,便拿起一块就着茶水吃完,却没想到沾了一手的白粉。

  

  伙计麻利的端了盆干水进来。

  

  霍锦惜仔细清洗后,接过伙计递过来的干净绢帕,擦拭干净。冬春交替的时节,天气总是那么干燥,她动了动手指就感觉皮肤紧绷的有些难受。想起包里有盒朋友刚从上海带回的雪花膏,便拿出打开了盖。手指刚触到膏面,就听着走廊上猛然一声响,惊的她手下一抖,硬生生挖出一大块膏体出来。这盒雪花膏是霍锦惜托朋友从上海的百货大楼排队带回来的流行品,价格不菲,让她把多余的填回去,有点失面子,但要用的话,这挖出来的量够用两双手的了,真犹豫着,便听见有人推门进来,抬头一看,是齐铁嘴跨进了门。

  

  霍锦惜眼珠转了转,向着齐铁嘴招了招手:“八爷,过来一下。”

  

  齐铁嘴见着美人召唤,乐颠颠的跑过去:“什么事?”

  

  霍锦惜嘴角弯出一个笑,哄小孩似的:“把手伸出来。”

  

  齐铁嘴听了一喜:“姑娘莫非要给老八什么稀奇的东西?”

  

  霍锦惜依旧笑,语气倒是凌厉了些:“快点,你哪来的那么多废话。”

  

  齐铁嘴忙把手伸了过去。

  

  霍锦惜两掌相对,把雪花膏在手心轻轻揉开,一股清香自她手心悠悠散开。

  

  齐铁嘴看着霍锦惜拉起他的手,手心覆在他的手心上。刚触及时,齐铁嘴感觉到掌心一丝冷意,轻轻吸了口气,但片刻后,那一丝冷意就被霍手心的温度给驱散,成了暖意。接着,女人纤细的手指在他的指缝里间来回轻揉,让他的心酥麻了下。

  

  霍锦惜没看齐铁嘴,低头仔细揉着他的手。以前她还真没在意,没想到齐铁嘴这大男人的手却是相当白嫩,连块老茧都没有。想来也是,齐铁嘴一不像张家人要在水火里滚爬,也不像二月红从小唱戏练功吃尽苦头,他一齐家九代单传的独子,从小就是被齐家里捧在手里养大的,一脸的富贵样。

  

  二月红进了门,看着霍锦惜坐在沙发上轻揉着齐铁嘴的手,而齐铁嘴就那么直直的站在那里,脸有些红,连着他进门都没发现。二月红悄声走到两人身边,问:“哟,这是干什么呢?”

  

  齐铁嘴一惊,想抽手没抽回来,到是霍锦惜伸手拍在他手背上:“动什么动。”

  

  霍锦惜看着柔弱,但手劲却不小,只一下就让齐铁嘴龇着牙猛吸了几口冷气,忙跟着二月红解释:“这不是七姑娘看着我手干,给上点油嘛。”

  

  二月红听了抬起自己的右手,来回看了看,说:“这天气是很干燥,要不七姑娘也帮帮我吧。”

  

  霍锦惜松开了齐铁嘴的手,双手搓了搓,打趣道:“二爷妆盒里的东西估计要比我这多了多少,不用我来了吧。”

  

  二月红斜眼看了看还红着脸的齐铁嘴一眼,刚想说什么,解九推门进来,嚷着开局。

  

  四人各坐一边,麻将声起,这事也就成了一个插曲被齐铁嘴丢在了脑后。

  

  但他忘了有人却没有忘。

  

  几日后,齐铁嘴去戏园看戏,抬脚进了二月红的休息室。

  

  二月红正对着镜子整着头饰,看着齐铁嘴进门便招呼他过来。

  

  齐铁嘴走到二月红面前。

  

  二月红也不说话,只是对着齐铁嘴笑。

  

  齐铁嘴的目光转了转,发现二月红妆饰皆全,只是唇上差一点红。齐铁嘴便拿起一只景泰蓝的小盒,用小指尖点起一点胭脂。

  

  二月红微微启了唇。

  

  齐铁嘴的指尖在二月红的唇上勾勒出一朵展开的花:“二爷,你看我的手艺怎么样?”

  

  二月红对着镜子抿了抿唇:“还不错,得给你个奖励。”

  

  齐铁嘴一听奖励来了精神:“什么奖励?”

  

  二月红伸手拉过齐铁嘴,凑到他面前,唇对着唇轻轻印了下:“看你唇干。”不等齐铁嘴反应,说完便上台开唱。

  

  齐铁嘴回了神,抬手想抹了去,却又停了手,他站在那里低头想了会,突然轻笑出声似是明白了什么,整了整衣服,看戏去了。

  

  END


评论(5)
热度(100)
©搅基个铲铲啊 | Powered by LOFTER

想不完的脑洞,填不完的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