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八/副八】狩猎 001(末世AU ABO)

在作死的边缘试探。


【一八/副八】狩猎 001(末世AU ABO)


001


  未来。

  

  一场太阳风暴席卷了全球,地表温度升高,海平面下降,水源严重缺乏,陆地沙漠化。

  

  数以万计的生物在这场灾难里死亡,只有极小数的生物幸存。人类开始向地下寻找生存之地,巨大的地下城市被建造成型,地面城市被遗弃,地下世界成了人类最后的避难所。

  

  因为辐射的原因,人类从身体内部发生变化,分化为Alpha,Beta,Omega三类。身体强壮的Alpha成为地底社会的统治者,享受着所有特权,而Omega,则成为Alpha的玩物,失去一切。。。

  

  东部地区,掩体D-01。

  

  这里有九个家族联合统治,称之为九门。

  

  九门规定,九门当家,必为Alpha。

  

  齐八现在二十四岁。

  

  一般来说,孩子从十岁开始就会进行性征分化,十八岁左右结束,与齐八年龄相仿的张启山,二月红,狗五,解九,还有比他小很多的张日山都已经分化成Alpha,只有他没有任何变化,所以齐八一直认为自己是一个Beta生。对于此,齐八无所谓,反正齐家在九门倒数,以齐八的脸面其他几家也都会照顾着,下面自然没人敢说什么,他也乐的清闲,只要他不是Omega,他的性征是什么,都可以。

  

  可惜,一切好日子到齐八被人发现他是个Omega而结束。

  

  齐八的热潮期来的迅猛而激烈,集聚了十年的热浪一同涌了出来,他几乎没有反映的时间就被那股热浪击倒。好在第一次的热潮时间都不会太长,他硬撑过那阵阵热浪之后,昏沉沉的躺在床上,就听到家门被人撞开了。

  

  有人快步走进他的卧室,站在床头看着一身狼狈的他。

  

  齐八眯着眼睛看着来人,一身黑色军服穿的体面得体,看着气势十足,却长着一张还没有完全成熟的脸,是张日山。他算是松了口气,还好不是其他人,小副官比较好说话,等他恢复过来,好好与他谈谈,这事说不定还能圆过去。

  

  张日山脱下帽子丢到一边,顺手扫了扫头发,便坐到床边,伸手去抚弄齐八早就被汗湿的额前发:“八爷真是给了我一个天大的惊喜。”

  

  齐八挥开张日山的手:“滚开。”他现在没有心情与他开玩笑。

  

  张日山却是笑了,他蹬掉长靴,跨上床,把齐八压下身下。

  

  齐八猛然清醒过来,他挣扎的越利害,身上的人就把他压的越紧。

  

  张日山笑着说:“放心,我会很温柔的。”说着,右手紧紧的钳住齐八的下颚,低头去吻。下颚被制住,齐八想动都动不了,只能感觉着张日山的舌头强行越过牙齿探入他的嘴里,开始有点不适,但口腔里慢慢的溢出了一丝甜味,像是一粒正在融化的牛奶糖,越来越香浓。齐八像是许久没有食到甜味的小孩,开始回应那个吻。

  

  张日山松开了口,齐八的舌头不舍的追了过去,拉出一道银丝。他的唇红的像一粒宝石,张日山脱下手套,手指轻轻抚过,惹的齐八的舌头轻轻一挑。张日山感觉下身一紧,开始松头外套的领口,手动的飞快,面上却装作镇定的问:“想要更多吗?”

  

  齐八的眼睛有些迷茫,但是那香甜的味道实在让人欲罢不能,他扭了扭身体,伸手开始解张日山军装的扣子。

  

  张日山笑着,一只手挑开身下人已经松散的睡衣,另一只手开始抚弄他已经肿胀的下体。

  

  齐八的挺起腰腹,喉咙里溢出呻吟,股间的耻液早就流的到处都是。

  

  张日山舔了舔干燥的唇,准备开始食用眼前的大餐。

  

  卧室的门突然被人敲响。

  

  一个冷漠的声音从门后传来:“张副官。”

  

  情事被打断,张日山脸色一冷,随手拿起手边的一个物件扔了过去,砸在门上,厉声道:“滚。”

  

  那个冷漠的声音停了停,继续道:“张副官,我们是来接齐大当家的。”

  

  张日山几乎想踹死那个人,怒道:“谁让你们来的?”

  

  冷漠的声音说:“张大佛爷。”

  

  齐八如被冷水灌顶,全身冰凉。

  

  后面事情发展的出乎意料。

  

  齐八没有被带到张启山那里,而是在关在一个没有窗户的房间里,房间里只有他一个人,无法与外界联系,他不知道时间过了多入,但他知道他在被迫等待一件事情的发生。

  

  狩猎。

  

  或许是Omega太过于稀少,所以地下世界的人们才想出这样的活动。

  

  每一年,东部地区的四个掩体都会有新化分出的Omega,这些Omega会被集中到一个地方,像是物品一样站在台上供那些Alpha选择。Alpha如果有满意的Omega,便会缴纳一定数额的金钱,进入下一轮的比赛。因为活动是A,B,C,D四个掩体轮流举办,所以比赛的场地也会有所区别,A区是废墟,B区是沙漠,C区是沼泽,D区是森林,但不管是哪个场地,Omega都会被放入其中成为猎物,那些Alpha则带着面具进入这个森林,成为狩猎者,来猎捕他们所想要的Omega。几个Alpha同时看上一个Omega是常有的事,彼此之间的竞争也是他们彰显实力的方式,最强的Alpha才能得到他所想猎取的Omega。虽然规则上说72小时内Omega如果没有被任何Alpha猎捕到就可以得到一笔奖金并可以任意的选择Alpha,但是这个活动举办至今,没有一个Omega能坚持72小时,大多数Omega会在48小时内被捕获,并在观众面前表演一场活春宫。

  

  齐八知道自己完了,没有人可以救的了他。

  

  一如没有人会为了一个Omega来对抗整个地下世界的规则。

  

  齐八不知道自己被关了多长时间,房间的门才打开。

  

  两个警卫走了进来。

  

  房间外通道顶部的灯光照在金属的地板上,反射的光亮的刺眼,齐八缓了好一会才看清几步远的前方,张日山正站在那里,一言不发的看着他。

  

  齐八想说些什么,还未及出声就被警卫推搡着前进。

  

  张日山转过身在前面走着。

  

  地下掩体的通道修建的几乎一样,齐八强行辨识着走过的路线,想找出一点过往的记忆,最后他无奈的发现这个区域是他从来没有来过的地方。轻轻叹了口气,他抬头去看面前的领路人。张日山依旧一身黑色军装,出色的剪裁衬托着他腰部曲线异常吸引人。那天发生的事突然出现在齐八的脑海里,那个从小跟着他的小孩子也成了一个Alpha了。他舔了舔干燥的唇,试着开口:“副官。。。”

  

  张日山突然停了脚步,皮靴落下一个重重的音。

  

  跟着的警卫也停下来。

  

  张日山转过身,眯着眼睛看着齐八,目光有些冷,像是在看一个不认识的人。

  

  齐八也看着他。

  

  张日山微微一笑,伸出右手挥了挥,对着那两个警卫说:“剩下的路,八爷由我来送。”

  

  两个警卫对望了一眼,其中一个犹豫的说:“佛爷让我们。。。”

  

  话未完,已经被张日山厉声打断:“我不想再说一遍。”

  

  两个警卫向着张日山敬了一礼,转身离开。

  

  看着警卫转过通道的转角,齐八终于舒出一口气,他伸手去握张日山的手,笑着说:“真有义气,不枉我平时那么痛你。”

  

  张日山一手挥开齐八的手,脸上的笑容又收了回去。

  

  那一下不重,但还是痛,齐八轻轻的吸了口气,脸上的笑容抖了下,甩了甩手,继续向前,他不会回头也知道张日山会一直跟着他。

  

  还未走几步,就听到张日山在后面叫他。

  

  “八爷。”

  

  齐八嗯了一声,还未站稳,便感觉背后一痛,已经被张日山用力抵在墙上,齐八怒了:“张日山,你。。。”

  

  张日山的脸凑了过来,嘴唇贴着嘴唇,舌头如一条湿滑的小蛇从齐八张开的嘴里探了进去,他的动作很慢,很轻柔,划过他有些干燥的唇,接着,他顺着他的脸颊,鼻尖,耳朵一路吻过去,最后牙齿轻轻捻着他的耳垂。齐八身体一颤,鼻腔里闻到一股甜味,那粒香浓的牛奶糖又开始融化,接着,小腹里突然涌起一阵热浪,迅速向四肢蔓延。Omega抑制剂像是失去了作用,把已经压下去的欲火又释放了出来。正当他在理性与欲望的边缘挣扎的时候,他听到张日山在他耳边轻轻的低语:“八爷,我们逃吧。”

  

  齐八狠狠的吸了两口气,强迫自己已经沸腾的身体平静下来,用力推开张日山,怒道:“小子,你想找死吗?”

  

  张日山踉跄的后退了几步,垂着头,嘴角露出一丝苦笑。当他抬起头之后,他的表情又变的淡漠而疏离:“八爷,请。。。”

  

  齐八狠狠的瞪了副官一眼,心里咒骂了一句,拖着已经有点瘫软的双腿,向着通道的尽头走去。

  

  通道的尽头是一间房间,所有要被参加狩猎活动的Omega,都会被带到那里,进行梳洗,以最好的样子上台展示,以求高价。

  

  短短十来米的距离,齐八走的很慢,但,终是到了那间房间的门口。

  

  张日山走到门边,向着墙上控制窗口输入了些许指令,金属门无音的滑开。

  

  门里已经有八个人立在两边等待,看见张日山,皆弯腰行礼。

  

  齐八停了一下,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抬起脚,突然感觉着丝滑的织物紧紧的握住他手,他知道那是张日山的右手,一年前的事故而小副官失去了右小臂,装上机械手臂之后,他便一直带着白色手套。

  

  张日山说:“八爷,我。。。”

  

  齐八的手指动了动,反握了过去,但脚下却没有停。

  

  金属门在齐八完全进入后,无声的闭合。

  

  张日山低头看着自己的右手,金属的手掌连最后的一丝温度都留不住,他右手握拳,转身一拳猛击在墙壁上。

  

  不是他的,终不是他的。

  

  


评论(8)
热度(45)
©搅基个铲铲啊 | Powered by LOFTER

想不完的脑洞,填不完的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