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八】清明 END

这还是一篇没头没尾的小短文。。。

-------------------------------------------------------------------


  齐铁嘴离开长沙很多年了。

  

  与九门其他家不同,齐铁嘴对权力没什么兴趣,战争开始前,齐铁嘴就散了伙计带了些轻便的物件与小满离了长沙。一路向南,辗转到了上海,最后在解九的安排下准备坐船西行。

  

  齐铁嘴在上船前意外的看到了张启山的车子。

  

  那辆不管什么时候都是干净黑亮的进口福特就算混在忙乱的码头人群里也异常显眼。

  

  张启山坐在后排没动,撇过脸去,面色铁青。

  

  张日山从副驾匆匆跑过来,拉着齐铁嘴的手不放,嘴唇微动,想要说什么却又说出来的样子。

  

  齐铁嘴笑笑,拍拍张日山的手背,轻声说:“天下不太平,好好照顾佛爷,好好照顾自己。”

  

  张日山听了眼眶一红,终于出了声。

  

  空中传来客轮汽笛的轰鸣,一阵白烟弥漫在空气里。

  

  齐铁嘴看着张日山的嘴唇动了又动,但说了什么却一句都未听清。小满在船梯上叫嚷着让他上船,齐铁嘴轻轻吐了口气,说:“我走了。”

  

  张日山的双手紧了紧,最后还是松开。

  

  齐铁嘴走上船梯摸着口袋掏船票,不想却掉出一串珠子,上好的紫檀,已经被搓揉的爆了浆。这不是他的东西。他忙回头望去,张启山的车子已经消失在人群里。齐铁嘴摇摇头苦笑出声,顺手把珠子戴上手腕。

  

  客轮的终点是法国,于是齐铁嘴便在法国定居下来。刚开始还能收到二爷或是九爷的书信,信里简约的说着国内的近况,可到后来国内战事吃紧,他的信过不去,那边的信过不来,两边便断了联系。

  

  一年又一年。

  

  新年,清明,端午,中秋。

  

  齐铁嘴嘴上不说,心里却记着日子。

  

  新年过去,又是一年。

  

  这天店里没有客人,连小满都出了门,齐铁嘴坐在店门口的摇椅上一晃一晃晒着太阳。

  

  阳光很好,天气很暖。

  

  齐铁嘴在摇椅规律的吱呀声中悠悠睡去。

  

  半晌,齐铁嘴睁开眼睛,抬头却看到长沙齐家的老旧牌匾。

  

  齐铁嘴连忙向四周看去,熟悉的长沙街道已是断壁残垣,烟火不断,也不见一个人影。齐铁嘴忙向前找去,不知不觉走到张家大院外,那栋他以前经常出入的两层小楼已经被炮弹炸的没了顶,连院里的那尊大佛也被炮火撕去了半张脸,仅剩的一只眼睛依旧带着无限的怜悯。齐铁嘴望着大佛好一会,轻轻喊了声:“佛爷。”

  

  张启山的声音传来:“老八。”

  

  齐铁嘴一愣,回头。

  

  本来没有任何事物的街上不知何时停着一辆车,那辆不管何时何地都被擦的程亮的进口福特。

  

  车门开着,张启山坐在后排,向他伸出手。

  

  齐铁嘴眼眶一热,想也没想快步过去。但还没迈出一步,就感觉有人从身后拉住他。那人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你若去了那里,便会永远离开我。”

  

  齐铁嘴没有回头却知道那人是谁,那双手的最后触感让他至今都无法忘怀,也许有些事情必须要经过离别他才会懂得。他轻轻拍了拍身后人的手背,一如既往。

  

  福特的车门关了,车子开动,消失在薄雾里。

  

  那人呼出的气在齐铁嘴的耳边凝结成冰:“现在,你将永远属于我。。。”

  

  齐铁嘴一惊,醒来。一抬手,一直带着的那串紫檀珠子已经散了一地。

  

  春风和煦他却是全身冰冷。

  

  新年过后是什么日子来着?

  

  清明。

  

  END


评论(10)
热度(31)
©搅基个铲铲啊 | Powered by LOFTER

想不完的脑洞,填不完的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