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鼠】无题 END

没头没尾短篇一则,润润手,过两天更新长篇呵


--------------------------------------------------------

  事情发生在一个雨夜。

  

  那晚展昭值夜班,他每隔一个小时就要开着警车沿着辖区的几条马路来回巡视,预防一些突发事件。好再他们辖区所管小区不多,开个车绕个圈也就二十分钟,展昭一圈看下来,还有不少时间可以回值班室喝个茶休息一下,再和白玉堂聊会天。

  

  老式的挂钟每到整点都会敲出单调的声响。

  

  展昭抬头看了一下时间,又到了出发的点,于是他放下茶杯跟白玉堂打了声招呼便拿起车钥匙向停车场走。

  

  雨已经下了一天还没有停歇,看样子还要继续下下去。

  

  每当遇到风雨天展昭巡夜都相当小心,风雨声可以遮掩住盗窃时发出的异响,所以小偷们最喜欢这种天气。

  

  发动警车后,展昭把远光灯打开,缓缓的离开了警局。

  

  雨丝被车灯打出一道道银光,织成一张从天降的大网,无边无际,让坐在车里的展昭都感觉到了一丝窒息,让他越发想念值班室里的白玉堂,他吐出一口气,微几天增加了车速。

  

  有个黑点出现在车灯范围里,越来越大,警车开到跟前展昭才看到一个毛茸茸的东西躺在路中间。

  

  展昭停了车,下车查看。

  

  那是一只成年黑猫,不知被什么撞了,已经没了呼吸。

  

  展昭微微叹了口气,从后备箱里找出条擦车的旧毛巾把黑猫从满是雨水的路面上抱起来,放到了后备箱。

  

  这次的巡视没有发现什么问题,一路平安。

  

  展昭把警车开回了警局,不过他没把车开到停车场,而是直接在警局大门停了下来。跑到值班室,展昭找到白玉堂跟他说起黑猫的事。白玉堂想了想,从杂物室里找出个铁锹准备把黑猫埋在院里的梧桐树下。

  

  白玉堂把铁锹丢给展昭示意他去挖坑。

  

  展昭接过铁锹:“我挖坑,你干什么?”

  

  白玉堂从门口拿出一把黑伞,啪的打开:“帮你遮雨。”

  

  展昭抓抓头,认命的去挖坑。

  

  等着两人把黑猫埋好已经到了下一个巡夜的时间。

  

  白玉堂把展昭从上车,突然说:“都说黑猫有灵性。”

  

  展昭扣上安全带,笑着说:“那猫不是我撞的,我好心埋了它,它应该不会恩将仇报吧。”

  

  白玉堂向着车后排看了一眼,然后摆了摆手:“下半夜小心点吧。”

  

  展昭点了点头。

  

  在城南街时,展昭远远就看到一个年青男人一边淋着雨一边推着摩托车向前缓行,满身的泥水看起来无比的狼狈。警车的灯光照着那辆摩托尾部反光条,反光条掉了一半,另一半虽还能看到,却是挂在车的后保险杠上,而那保险杠已经掉了一半,看起来像是新损坏的。于是展昭减了速,把车开到与那人并排,摇开车窗,上下打量着男人,然后问:“需要帮忙吗?”

  

  男人明显的愣了一下,看了展昭一眼,快速骑上摩托车就向前飞奔而去。

  

  这反应不对,明显心里有鬼。

  

  展昭油门一踩,打开警灯紧紧追。

  

  雨突然大了,雨刷打到最大也扫不尽车前窗上的雨珠。

  

  摩托车七拐八拐到了一个新建小区,那里还是半个工地,根本没有路灯,夜路面不清,展昭只能盯着摩托车尾灯紧跟。

  

  突然,摩托车尾灯消失了。

  

  展昭皱了皱眉,就感觉耳边一阵冷风过,车前的路中间正蹲着一只黑猫。

  

  猫直直的盯着展昭,一双绿色的眼眸在车灯的照射下闪着冰冷而妖异的光。

  

  展昭吸了口冷气,立即去踩刹车并猛打方向盘。

  

  警车在猫前一米处打了一个弯,直接冲向一边的砖堆,接着侧翻过去。

  

  展昭就感觉头昏眼花,耳边翁鸣不断,他想爬出警车,但胸部被弹出的安全气囊压着,动都动不了。

  

  黑猫慢慢的走到车边。

  

  展昭动了动手,黑猫走近舔了舔他的手。

  

  有声音传入展昭在的脑里,像黑猫在问:“你想活下去吗?”

  

  展昭轻轻“嗯”了一声。

  

  黑猫说:“那就拿最珍贵的东西来交换。”

  

  展昭感觉清醒了些,恍惚间看到前方似乎有一个光点,光点中白玉堂正抬头看着老式挂钟上的时间,在想些什么。

  

  黑猫不知何时走了过去,蹲在白玉堂面前喵喵直叫。

  

  白玉堂弯腰摸了摸黑猫的小脑袋,便跟着他走进了雨幕,似乎再也回不来。

  

  最珍贵的东西,来交换。。。

  

  是,白玉堂吗?

  

  悲痛铺天盖地而来,展张开嘴想要呼喊某个名字,却发不出任何声音,挣扎了半天,终于吐了一个字:“白。。。”

  

  “白白白,白什么白,白痴啊。”

  

  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展昭忙睁开眼睛,看见白玉堂一脸不奈的站在他面前。展昭一喜,忙伸手去抓,却没想到带着一阵叮当作响。

  

  白玉堂脸色一变,双手压住展昭的肩膀让他不要动作,斥道:“刚醒,疯什么疯?”说完便按了下床边的呼叫铃。

  

  展昭握住白玉堂的手,暖暖的,不像是死人,便也不折腾了,问:“这是在哪?”

  

  “医院啊。”白玉堂努了努嘴,指了指刚推门进来的小护士。

  

  小护士看到展昭醒了,忙去摸了摸他额头,看他烧退了,才舒了口气。刚想说些安慰的话,便看到展昭因为刚才乱动,插在手腕上用于输液的针头已经移位,输液管里有丝丝血液回流。小护士忙拔出针头,一边找血管一边说:“小心点啊,这样会出事的。”

  

  白玉堂扯了扯手没扯出来,瞪了展昭一眼,对小护士说:“没关系,尽管扎,他皮厚。”

  

  小护士看了看一脸嫌弃的白玉堂和一脸傻笑的展昭,默默收拾好东西走了,出去前还不忘关上门。

  

  白玉堂说:“能放手了吧。”

  

  展昭说:“你不走了?”

  

  白玉堂白了展昭一眼:“包老大让我今天就在这呆着,我能去哪?”

  

  展昭松了口气,恋恋不舍的放开了手。

  

  白玉堂从一边的果篮里拿出一个苹果,摸出随身带的小刀,削起皮来。

  

  展昭靠在床边,看着阳光撒在白玉堂身上,有种岁月静好的感觉。想着能这么让白玉堂照顾一次,他住院也是值了,于是轻笑出声。

  

  白玉堂头也没抬,但似乎已经看到了展昭发傻的表情,说:“都伤成这样了,你还能笑的出来,果然笨蛋的思维就是跟平凡人不一样。”

  

  展昭能听出白玉堂的讽刺,但也不恼,却问:“我怎么在这的?”

  

  白玉堂说:“被120抬进来的。”

  

  展昭继续问:“120怎么找到我的?”

  

  白玉堂说:“昨天你超时未归,我跟着黑。。。不,警车的GPS找到你的,没想着出车祸了。”

  

  展昭想起出车祸前看到的那只黑猫。

  

  白玉堂继续说:“送你到医院后,我看了下行车记录仪,发现你是因为追一辆摩托车出的车祸,于是又回出事现场。那时雨停天亮,发现摩托车消失的地方是一处新挖的地基,还没来得及上护栏。摩托车不慎掉入坑里全毁,那个驾驶员运气不错,被工地边的麻绳拖住,只摔了个腿骨骨折。当时你若是直追过去,连车带人估计都保不住,虽出了车祸也算是因祸得福了。”

  

  展昭听了忙问:“行车记录仪里有看到我是避让什么东西出的车祸?”

  

  白玉堂摇摇头:“没有。”说完便把削好的苹果递给展昭。

  

  展昭接过苹果咬了一口,想着也许那只黑猫只是昏迷前的错觉,根本不太存在,一定是自己多心了,但白玉堂又哪里不对。想了半天才想起来警车里那部GPS前天拆出维修,还没送回来,那白玉堂又怎么可能触通过GPS定位他的具体地址的?展昭心里一冷,猛然抬头。

  

  白玉堂正站在窗边侧头微笑,而他的前面正蹲着一只黑猫。

  

  END


评论(10)
热度(37)
©搅基个铲铲啊 | Powered by LOFTER

想不完的脑洞,填不完的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