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八】看破 十七

十六  十五 (一八开车。。。)  十四 (一八副本。。。)   十三 (一八副本进行中)   十二 (一八副本上线)

 十一 (九八副本END)  十 (九八副本进行ING) 九  (九八副本上线)

 八  (二八副本结束)  七  (二八副本拉灯)  六 (二八副本继续中)  五  (二八副本开启)

 四  (副官副本结束) 三 (副官副本进行中)  二 (副官副本开启)  

 一   序


很长时间没有写这篇文了, 不知道还有多少人记的。

前几天把前面码的写又看了一遍,发生如果一直这么车下去,很伤脑细胞,想想还是换个风格吧,只是不知道后面写的还有多少人会看了。


------------------------------------------------------------------------

十七


  车在齐府门前停下。

  

  站在门口张望的小满忙过来开车门。

  

  齐八推开二月红伸过来想要搀扶的手,自己扶着车门下了车。

  

  小满靠近齐八,一脸喜色:“爷,你终于回来了,昨天晚上可担心死我了。找又找不到你,府里还一直来人,都不知道要怎么办。”说着伸手指了指大门方向。

  

  门边的石阶上坐着一个少年,怀里抱着个灰色的大布口袋,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齐八眯着眼睛认着,看身形有些像在新谷家为他引路的少年。

  

  少年抬头看见齐八下车,忙站起来快步走过去。

  

  小满往齐八面前一站,直起背,满脸的防备。

  

  齐八拍了拍小满的肩膀,让他退到一边。

  

  少年也不认生,像是献宝似的拉开那个布袋的扎口,露出一个五彩斑斓的小脑袋,正是他昨天还回去的那只金刚鹦鹉。少年傻傻的笑着,用憋足的中国话说:“先生。。。鹦鹉。。。碗,碗。。。”

  

  齐八立即明白少年的意思。昨夜离开新谷的宅院时,他顺手拿了他的一只茶碗。那茶碗四只为一套,这少了一只套不成套的肯定让新谷心痛了一整夜,未了才想着用鹦鹉换回去。只是不知道经过昨夜那些事,茶碗还在不在。齐八摸了摸口袋,还好没丢。

  

  二月红走过来问:“什么茶碗?”

  

  齐八拿出茶碗递给二月红。

  

  二月红接过那个茶碗,拿在手上转了一圈。说实话,他很失望。原以为新谷用鹦鹉换的东西一定是千年难见的珍品,没想到就是一个深灰色的碗,看不出有任何特别的地方。

  

  少年把鹦鹉递给小满,眼睛却盯着茶碗不离开。

  

  二月红被少年看的有些不自在,问齐八:“怎么办?”

  

  齐八说:“小瓷很喜欢这只鹦鹉,换就换吧。”

  

  少年大喜,接过二月红递过来的杯子,捧在怀里,千恩万谢的走了。

  

  二月红问:“不后悔?”

  

  齐八说:“我对东瀛的东西没兴趣。再说,那只茶碗还不如我喝茶用的破杯子。”

  

  二月红轻笑出声。

  

  齐八喝茶用的杯子是一只铜胎掐丝的珐琅杯,虽是乾隆年间的东西,但也算是上品,价值不菲,如果那都算是破杯子,天下就没的好杯子了。

  

  说话的档口,日光渐强。

  

  齐八揉了揉额头,向着院里走。

  

  二月红悄声跟着,却没想齐八在门前台阶上停了下来,背对着他不动。他沉默了一会,说:“二爷,请回吧。”

  

  二月红知道齐八平时虽面上和颜悦色,但从小骨子里满倔强,刚才在车上已经在他在前露出些许脆弱,自然不会再让他再触及到底线,便走上前,轻轻握住齐八的手,柔声道:“让我陪着你不好吗?”

  

  齐八没回答,抽出手,只叫小满关门。

  

  小满对着二月红抱歉的笑了笑,关上门。转身对齐八说:“八爷,这样对二爷好吗?让他进来坐坐喝杯茶就是,而且一会九爷也会过来看看的。”

  

  齐八说:“从今天开始,友不见,客不接,我要一个人想些事情。”说完也不理会小满的唠叨,一个人向着后院走。

  

  后院是齐家的祠堂,里面供奉着齐家历代当家的牌位和一块牌匾。

  

  “齐门八算”。

  

  当年齐家先人在墓中寻找富贵时,遇到了神迹。

  

  那个仙人教会了齐家先人齐门八算,只是要付出一些代价。齐家先人答应了。

  

  从此之后,齐家神算之名如雷贯耳,但是那些习得齐门八算的齐家子弟始终活不过四十岁。

  

  其实齐门八算并不是书卷或是口诀,而是一个幻境。齐家每一代的族人里总有几个人在长时间睡眠或是冥想之后可以进入一种幻境,幻境里他们可以看到一些事件的碎片,这些事件可能已经发生,可能尚未发生,而这些尚未发生的事件碎片被称之为“未来”。

  

  齐家族人用这些碎片信息得到了明朝某个皇帝的青睐,不但官居礼部尚书,还得到了那块亲笔御赐的牌匾。明朝末年,满清入关,齐家先人带着这块牌匾移居长沙,为了避祸,这块牌匾只能藏在祠堂深处,似是对以往荣光的无言讽刺。

  

  南迁的齐家族人日渐凋零,在考虑再三后他们决定重新下斗,寻找破解诅咒的方法,但一无所获。

  

  时间慢慢到了民国,齐家本家已经单传了数代。

  

  齐八从小就知道齐家孩子的时间比其他孩子紧张一些。当二月红还在父母膝下享受童年快乐的时候,他已经跟着师傅游历江湖,认人识物,为未来继承齐家作准备。本来齐父与惊门总舵主约定可以让齐八离家七年,至他十岁时方可回齐家,可是一封加紧的家信让他结束了游历的生活。

  

  父亲病了。

  

  那是齐八第一次直观的看到诅咒的力量。一直健康的齐父的皮肤如同一张晒透了的宣纸,只需轻轻一点的力气就会碎裂剥落,露出皮肤下的脂肪和肌肉。齐母小心的给齐父受伤的部分缠上纱布,然后转过脸去轻声哽咽,最后抱着齐八无法抑制的大声痛哭出来。

  

  齐父倒是在一边安慰,没事的,没事的。可齐父受伤的部位越来越多,身体也逐渐虚弱下去。

  

  死亡也许并不可怕,而慢慢的通向死亡的过程才更让人恐惧。

  

  齐母终于承受不了这样的心理负担,终比齐父先走了一步。

  

  齐家的家训,死者必须火化。

  

  齐八按照齐母的要求,把骨灰撒在后山山坡上。骨灰顺风飘散,最后落入泥土里,成为花草的肥料,完成另一次轮回。齐八呆呆的看着,耳边却是传来和尚念经的声音: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舍利子,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识,亦复如是。。。齐八回头望去,一座古庙掩映在林中,庙里的老和尚正在给弟子讲心经,他就坐在廊下,仔细的听。

  

  佛家七苦,间世三毒,人生中的沉沦挣扎最终会归于虚无。既然齐家每代都要受诅咒之苦,为什么还要让这些继续下去?

  

  齐八想,如若求不得长生,那就让齐家的诅咒在他这里结束好了。

  

  当然,这样的想法齐八并没有跟齐父说起,只是定期会去城外的庙里坐坐,并跟老和尚说起日后他会归入佛门。

  

  老和尚看着齐八摇摇头:“齐施主尘缘未尽,一切尚早。如心在佛门,世间也可修行,如心在红尘,佛门也不甚清净。”

  

  齐八只是笑笑,也并不反驳,他自觉已经看破一切,红尘真无留念。

  

  只是,齐八低估了自己的欲望。

  

  在那次古墓事件之后,齐八明确的感觉到身体状况有所好转,已经溃烂的皮肤恢复如初,精力也比以前充足。

  

  这一切,只是开始。

  

  他未来没有感觉到血液的滋味是如此的美好。

  

  他从来没有感觉到沉溺于肉裕是如此的快乐。

  

  他变的贪婪,变的无法满足。

  

  他不想去这么死去。

  

  他开始执着于生。

  

  可是他却厌倦臣服于男人的身体之下。

  

  所以他听了血蛊的意见。

  

  齐八在幻境中看到血蛊,他幻化成人类少年的模样,只是他的头发与眼眸是红色的,如血般明艳。

  

  血蛊对他说:“如若有人心甘情愿的提供大量的血液,把你身体里的血液全部替换的话,你就可以不再需要吸食血液,然后生存下去。”

  

  愚蠢如他,齐八竟然相信了那个家伙的鬼话。

  

  张启山放血的结果并不能解决他的问题,而是把他推向另一个深渊。

  

  血蛊骗了他,为的是夺取他的身体,他必须要做些什么。

  

  齐八走进祠堂,阳光撒在他身上,他闭上眼睛,让自己沉于冥想。

  

  四周的一切都在奔溃,却又重组成他从未见过的样子。

  

  齐八睁开眼,开口:“我们需要谈谈。”

  

  四周寂静无声,一只冰凉的手抚上齐八的脖子,轻轻的抚弄着。他听见一个声音在他的耳响起:“真是难得,你尽然主动叫我。”

  

  TBC





评论(12)
热度(67)
©搅基个铲铲啊 | Powered by LOFTER

想不完的脑洞,填不完的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