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诚】味觉失控 01

  味觉失控  01


  一切的开端是冬至的那天,阿诚心血来潮的买了一只鸡。


  老家有种说法,冬至炖个老母鸡汤喝下去,可保一冬天无病无灾。虽然他不信这种说法,但是身在法国的他们总需要吃点老家的料理来解解馋虫。菜市场里有个老妇在卖母鸡,阿诚便问了价格,买了一只。


  回到住宿的地方,阿诚处理好鸡放入大锅里炖煮,还没两分钟,便有同楼的同学过来敲门。说是来问课后习题,这问着问着便坐着不走了。一连来了好几波人,阿诚终于不奈烦的打开门,微怒道:“又哪道题不懂?”


  门口站着的是一个年青的中国留学生,长发辫成麻花辫垂在两肩。她突然听到阿诚的声音着实被吓了一跳,愣了一下才开口说:“我想你在炖汤的话,估摸着会需要这个。”说着把手里的一个小盒子塞到阿诚手里。


  阿诚打开盒子,看着盒子里放着一支野参,看着不少,价格自然也不会便宜,忙道:“这个我不能要。”


  少女红着脸,低头搅着发梢说:“没关系的。。。我平时也用不到,就是。。。给我留碗汤就好了。”


  阿诚听了,“噗嗤”一笑,得,又过来一馋虫。把少女引进了门,阿诚指着满屋子的人说:“这些都是闻到味过来窜门喝汤的,你啊,还算晚了的。”


  少女看着满屋子的人,问:“那我能帮什么忙吗?家里人可没教我白食。”


  阿诚说:“那你帮我打打下手吧,这么多人几锅汤也不够,总得要准备点其他菜。”


  少女点点头,跟着阿诚进了厨房,两人边做菜边聊天,倒是熟悉了不少。少女姓张,单名卉,江南人士,被家里人送来留学快两年了,中途因为学业紧张,假期也没回国,想着吃家乡菜都想疯了,否则也不会厚着脸过来敲明家的门。


  阿诚想着自己刚到法国的时候也是满大街找家乡菜,但可惜不是太甜就是太咸,根本不合胃口,不得以自己下厨做饭以果腹,便有了种同命相连的感觉,于是说:“下次想吃的时候随时欢迎过来,大菜不敢说,几个江淅菜我还是炒的。”


  张卉抬头看着阿诚,眼睛雪亮:“真的吗?”


  阿诚点点头。


  顿时两人关系又进不少,话题也更亲近了些。两人说的正起劲,没注意到一边火炉上的汤水快要溢出来,阿诚眼尖,忙拉过张卉,张卉不防,牙齿刚好咬破嘴唇,痛的轻呼了一声。阿诚捧起张卉的脸,低头查看。


  明楼回来的时候,客厅里的众人已经开起了小派对,红酒,香槟开了好几瓶。他琢磨着今天没派对计划来着,便拉过明台细问。明台简单扼要的说起原由,那只罪魁祸首的鸡,明楼倒笑起来,真不知道一锅汤能有这么大的魅力,说完便要到厨房看看。


  还没到厨房门口,明楼便听到一声女性的轻呼,接着便是阿诚略带关切的声音。明楼忙过去推开门,便看到阿诚捧着一个女生的脸,轻柔的在说着什么,未了用拇指在女生的唇边轻轻划了一下。女生羞红了脸,捂着嘴敲打着阿诚的身体。阿诚轻巧的躲开,然后抓住女生的手好一阵哄。


  画面粉嫩的有点无法直视。


  明楼默默的关上门,感觉着喉咙干喝的厉害,连着头也开始痛起来。走回客厅坐在沙发上,一杯葡萄酒被递到他的面前,明楼抬头看去,一位金发姑娘正带着担忧的眼神看着他。


  “先生,您看起来好像很难过。”金发姑娘关切的问。


  “没事。”明楼接过酒杯,挤出一个微笑,说:“谢谢。”


  明明是冰冷的液体,但喝下去却是无比的灼热,喉咙也越发难过。


  一时忙来忙去都没在意,阿诚这个年纪,早该有一个女朋友了?刚才那样的情况难道不是很正常的事吗?看到那样的情况他应该放心才对,这个弟弟终于有了伴。一阵失意涌上心头,明楼摸到茶几上放的半瓶酒,倒入杯里,继续喝。


  金发少女坐在一边,看着明楼一杯接着一杯的灌着酒,一时没来由的心痛,忙夺过明楼手中的酒瓶。


  “别喝了。”金发姑娘说。


  明楼苦笑一声,丢了酒杯,按揉着额头,倒在沙发里。金发姑娘附下身体去摸明楼的额头,想看看他有没有发烧,明楼握着金发姑娘的手,轻轻一带,把她拉到怀里,抱住。两人就这么倒在沙发上。


  阿诚刚才看到明楼关了门,心里有点做贼心虚的感觉,便嘱咐张卉看着火侯,自己出去找明楼。打开门时,明楼已经失了踪影,只有一个喝高了的同学正站在走廊里问他厕所在什么地方。阿诚忙扶着那人去厕所,省的新铺的地毯遭殃。这一折腾,便是十几分钟,当他走到客厅时,就看到明楼倒在沙发上,怀里还有一个金发姑娘,两人就这么贴在一起,有说有笑。


  明楼去年与汪曼春断了关系,之后的一年里没有再谈任何女朋友,每次问他感情方面的事,他总是盯着阿诚看很久,然后。。。就没然后了。阿诚以为是明楼因为那段感情伤的太深,都不会去爱了,还替他担心过,现在看着明楼与金发姑娘那么亲密的样子,心里悬着的那块石头终于落下,只不过落的快了些,砸着他的心有点痛。


  张卉走过来,轻轻扯了扯阿诚的衣袖。阿诚转过头对她笑了笑,伸手把她搂到怀里。


  其实,这样也好。


  这天晚上,最开心的应该是明台。大哥不管,二哥不顾,他跟着人喝了不少,等着第二天清醒过的时候,有些事早已成埃落定。


  以后,每到周末,明家的饭桌上都会多出两双碗筷,而明楼和阿诚身边也都有了良人相陪。


  明台看在心里实在是羡慕嫉妒恨,但又没处发泄,终于写信给明镜,开头就写着:大姐,你信吗?就是因为一只鸡,大哥和阿诚哥都交到了女朋友。。。


  TBC

  


评论(24)
热度(108)
©搅基个铲铲啊 | Powered by LOFTER

想不完的脑洞,填不完的坑。